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端午节

2008-06-13 00:18 作者:詹海林  | 0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小时候家里很穷,从没见过家里包粽子,自然,端午节在我的心中远不如节、清明至、七月半(农历鬼节)等重要(中秋节也不重要,家里很少加菜)。这是贫穷年代被扭曲的节日,所以,我们做子女的从不敢责怪父母亲。对端午节有点了解是少年时代,从没坐过公共汽车离开过饶平北部山区的我,不知道端午节的由来,不知道屈原和赛龙舟。我们家乡的河水很浅,人们叫它大溪,除了下暴发洪水,平时河床堆满沙子,连小船的影子都没见过,就别说龙舟了。有一个下雨天的五月,家里来了一位油漆师傅,他是在大埔县高陂镇长大的。给我讲述了韩江河上赛龙舟的盛况:是日江上百龙争先,彩旗招展,锣鼓震天,胜出者获得了金猪厚礼。两岸无论男女老小、士农工商,几乎倾城出动,人群像蚂蚁,密密麻麻挤着挨着,观看江里龙舟竞渡。而每家每户,都会用糯米绿豆裹粽子,煮粽子的香味,洋溢着整个镇子上空……,他绘声绘色,说得令我无比神往。若干年后我高中毕业,由高陂前往潮州的轮船上,望着滔滔韩江水,我忽然想起油漆师傅关于这条河上赛龙舟的盛事,只恨无缘遇见,支着下巴惆怅了许久。

后来我像许多人一样出外打工,在珠江之滨的小镇安了家,看龙舟竞渡就不再是新奇的节日景观了。每当端午节来临,从农历五月初一到五月初五,整个珠江流域的锣鼓声咚咚锵锵响个不停,一条条长长的龙舟插着绣有姓氏的彩旗和罗伞,两边坐满了桨手,站在船首的老大手挥三角令旗,桨手如临战勇士,一齐呐喊奋力划桨,龙舟就像箭一般向前冲去,锣鼓声加上两岸的喝彩声,场景十分热闹感人。

沿河而居,珠水两岸的原居民把划龙舟当作一种探亲访友、祭祀先人、纪念屈原的民俗。如果地方政府不组织赛事,他们也会把埋在河涌泥潭里的龙舟捞起来,冲洗干净,插上饰物,划上浩浩江面。

赛龙舟不仅仅好看,其实这是一项充满危险的民俗活动。江水流急,万一掌握不好,龙舟就会倾覆,落水者有可能遇到生命危险。我在新造工作的时候,小谷围岛广州大学城广州美术学院的所在地南亭村江面上,叫做海心岗的地方,历史上曾发生过龙舟沉没的事故,由于这儿水流急速,水面打着漩涡,落水者往往连尸体也找不到。某年端午节,有快速大船经过,临近穗石村的村民因龙舟倾覆落水,数位桨手死亡。明知非常危险,珠江两岸的村民们依然毫无畏惧,每年准时把龙舟鼓敲起来,表现出大无畏的英雄勇气!村庄里,为了筹集划龙舟的经费,村民纷纷募捐,有些从香港、澳门或外地做生意发财的乡亲回来了,出手特别大方。晚,龙舟靠岸,村民们就在祠堂里大摆龙舟宴,佳肴美酒,林林总总,无论你是什么人,只要来到村里,就可以上座吃喝,不收分文,人称“吃龙船饭。”这风俗流传了上千年,今天依然沿袭着。通过赛龙舟,他们维系着浓浓的乡情、团结一致、共御外诲!通过赛龙舟,他们保留着久远的中原文化、把宝贵的民间风俗保留下来。所以,我知道为什么当龙舟鼓敲响之时,那么多人立刻振奋起来,甚至感动了这一方水土上所有人的原因了!

在珠江之滨,到了端午这些天,市场买卖粽子的人会比平时多起来,在菜摊之旁,菖蒲叶子和苦艾草被人扎成一束束出售。这里的人,无论是住高楼大厦的、住出租屋的、住乡村的,大家都愿意花上一两块钱买一束回去挂在门上,以寄驱魔辟邪之意。很少人把粽子投到江里,也许为了环保和不浪费,但大家都记得屈原这位两千年前抱石投江的国诗人!

珠江之滨有两个村子全部姓屈,他们自称是屈原的后代,他们的先人是明末清初号称“岭南三大家”之一的爱国诗人屈大均,他的著作《广东新语》具有极高的文献价值。屈大均的墓地就葬在望得见珠江的山岗上,年年都有“屈”字大旗的龙舟从他的墓前经过。二OO五年天,我陪伴从澳大利亚归来的中国著名诗人刘湛秋先生凭吊了屈大均的墓地,表达了我们对屈原杰出后人的敬仰之情。(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时过境迁,不知道我们老家的人现在重视端午节不?但我已经把端午节当作重要节日了。端午节有着比其他节日更加深厚的文化底蕴,令我不敢轻易忘记。所以,我期望每年的五月,龙舟锣鼓嘹亮起来,纪念诗人的活动多起来。今年端午节,我就参加了一个叫做“端午诗会”的活动,这是孙中山先生的故里中山市委宣传部主办的,一队穿着整齐肃穆的大学生,在舞台上朗诵了《离骚》。“长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艰!”铿锵有力的句子,久久回响在我的耳边……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024/

端午节的评论 (共 0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