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青青苦菜香

2008-06-13 00:10 作者:yangguangcanlan  | 0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清明之前,尽管节气已进入了天,但是,我的感觉却一直滞留在残未消的天里。总觉得春天沾染了冬天太多的气息,初春的阳光太过于单薄,总也暖不透心中那些被长冬笼罩已久的寒凉,夹杂着丝丝缕缕阴冷的春风,也总是不能在刹那间就鼓荡起那种让心感到畅酣淋漓的豪迈和张扬。以至于那些开花的树总是抱着一枝枝待放的春蕾在春天的薄暮中忧伤地徘徊着,低首着,很是不敢在瑟瑟缩缩的料峭里豪爽地张扬一把。清明过后,它们就对周遭的一切肆无忌惮起来,玉兰,杏花,桃花,梨花,紫叶李和其他的花们,都在暗地里拼着一股不服输地的心劲尽情地绽放争艳。争奇斗艳这时候可真是派上了用场。春暖花开,春光明媚,春意盎然,春色满园,这些词语才真正地如春潮般在人们的心中涌动起来。

相比于那些高挑的开花的树,紫花地丁和苦菜花更给初春的土地增添了一些清澈和妩媚。相比于有些在料峭的初春里缩手缩脚的植物们,苦菜却有着一种它们所不及的顽野和倔强。惊蛰过后,苦菜就从冬的沉寂中走出来,在那些比较干涸和贫瘦的泥土中早早地露出了绿绿的芽尖。细细想来,苦菜这个名字还真的很符合这种菜。不但味苦,生长的环境也比较苦。那些土壤肥沃水份丰足的地方,很少可以见到苦菜的身影。倒是那些茅草根节盘生的沟垄中,那些参杂着沙砾的薄地,那些枝桠丛生的果树的地盘下,多是苦菜的生身之地。真切地究来,自然界中的那些花草树木,活得并不比我们这些人要轻松。为了争得一点那生长必须的水份和阳光,它们莫不是在无声中积攒着任何一点可以强健生命的力量,只等待那个适合自己的生长的契点,就崭露头角,向自然向大地更向自己交出自己一颗热烈地生活着的心。

苦菜是一种春秋三季都可以采摘的野菜。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餐餐细粮的人们却又会在某些个胃肠寂寞的时刻怀念起那些粗粝苦涩的老饭旧菜。腻味了鱼肉之鲜美浓香,人们又把目光转向了那些在山野里生长的野菜。这样地转向,在情感上也该算是一种怀旧吧。这样的怀旧,让我们这些为生计为欲望而奔波而劳碌的人多少有了些淡泊的心怀。投身山野回归淡泊清贫,回归彻底的朴素和回归真正的简单,那只是智者的情怀,红尘万丈,牵绊丛生,我们也只能在心中偶尔地做回首翘望状。去一次山野,采一回苦菜,吃一回苦菜,我们远远地回归不到苦菜那种朴素的境界里。自然界的万物都深蕴着自己独特的心性。季节的不同,也造就了它们身蕴着不尽相同的味道。味道最好的苦菜就是清明前的苦菜。一冬的蛰伏,初春的寒霜,让苦菜的味道纯正甘美。开花之前的苦菜,叶嫩味正,开过花后的苦菜,总有些皮皮瑟瑟的感觉。暂且不提古书上所记载的那些有关苦菜的营养价值,也暂且不提苦菜的多种吃法,只为真实地感受一下苦菜的情怀,也只为单纯地回味苦菜让味蕾和心怀为之清爽的甘甜,我们就值得为苦菜而多留恋几回山野,多受点泥土之嫌。一把来自山野中的青青的苦菜,洗净后更加的青碧可人。放一小把筋道十足的豆面挂面在沸腾的开水中,在挂面煮好的同时,把那些洗净的苦菜投入其中,只加点适量的盐,不需要油来粘黏,也不需要酱来染指,更不需味精来插足,一碗清心寡欲清请白白的清水面汤就会让你喝的暗暗叫好,体内徘徊的那些污浊的气息,心中挤压的那些苦恼和烦闷,连日来那些慵懒和凑合,都会被这淡淡的苦清清的苦而驱逐。

苦该是世上最为复杂的一种味道吧。从苦涩中品味出来的甜蜜更让人回味悠长;苦尽甘来的幸福更会让人更怀念那些曾经过往;从清苦中感悟出的人生滋味,会更让人刻骨难忘。清贫,朴素和简单实则深蕴着很多深刻的道理,一如倔强地生长在山野里那些苦菜,在平凡琐旧的时光里,在匆匆游走的奔波里,它们却带给我们了我们很多有关怀旧的温情。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2914/

青青苦菜香的评论 (共 0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