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邻人与荒草

2013-03-01 00:47 作者:徐小娘  | 30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荒草,似乎随处可见!不信,你看农家房前屋后,街头巷尾,以至于田间地头,无处不是她们的踪影。

若是打过后,柔顺春风和着稣润细,便彻彻底底地把她们从大地母亲温暖的怀中唤醒,仿佛一杯香茗的工夫,便一点点一片片郁郁青青蔓延开去!再点缀些或紫或黄的小小花儿,轻轻嗅去,细细品味着泥土的芬以及小小花儿的芳!心也跟着酥软了!这约莫便是草儿的可怜之处了吧!

然而随着心智的慢慢成熟以及对认知的加深,我对那草却有了别样的情愫!记忆当中,邻居大嫂是个干净利落的人!丈夫常年在外谋生,上有老下有小,里里外外全靠大嫂一个人照料,用我们农村人的话称就是大嫂这个人有材料!

大嫂的确是个有材料之人,地里庄稼活从未输过任何男人,且持家有道,庭院总是打扰得容不得一片落叶,一株杂草!不过大嫂对待子女甚是严厉,我是比她们子女更小的孩子,自然是怕极了她,我甚至见了大嫂会躲着溜走,若是无法躲开,就只有勾下头急急遁走了!

记得一次,我一个人在紧挨着池塘的那片杨树林里玩耍,邻居大嫂竟把我喊了过去,不一会儿,从庭院里开门出来,我看见她手中拿着一对青色的布鞋子,笑呵呵的说道:“这是海锋穿不能再穿的鞋子,刚好你可以穿,拿回去穿吧!”

我有点顺从的接过鞋子,从小内向胆小的我竟不知道说什么话予以答谢,只有顺从般的回答句“哦!”就转身迅速跑开了!(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一路上我不知所措,尽管不用仔细打量那双青色鞋子,我知道很旧,因为鞋尖被脚趾磨出来的洞太过明显,尽管如此,那时的心,却是甜滋滋的!

这里不得不说说我的母亲!我的母亲,四川成都金堂县人,三十年前带着我的姐姐来到河南,然后有了哥哥,有了我!记忆里,父亲和母亲经常吵架,有时甚至会大打出手,邻人劝架,而我年幼,却只会哭了!

在我一岁的时候,爷爷去世,母亲因为一次和父亲吵架而回了老家,父亲自然要去把母亲接回,只是我还小,父亲临行前再三叮嘱姐姐照顾好我!穷人家的孩子早成熟,我想这句话应该对的!姐姐那个时候学会了做衣服,纳鞋底做鞋子!因为母亲在针线活上并不娴熟,我们兄弟几个小的时候总是靠着亲戚以及街坊邻居贴济!我想这便是邻里间最朴实最纯真感情

只是那些房前屋后的草,青了又黄,黄了又枯,岁岁如斯!只是邻居大嫂家的院落,依旧干净整洁,多少年后,当那些天真贪玩的孩子们初长成时,邻居大嫂却喝了农药撒手而去!

悲痛过后,路还要走!

后来,邻居搬进新宅,靠着池塘的老宅自然便荒废了下来!

果然,墙头被风雨蚀了,窗户的玻璃碎了,红漆褪了,剥落了下来,而曾经干净的庭院,却早已因荒草的霸占而面目全非,似慵懒男人那满嘴的胡子一样肆无忌惮!

满眼凄迷的荒草,透着些凄凉,悄悄的蔓延,趁着人们不注意的时候,悄悄占据着人们脆弱的心灵,颤抖,跳动,从此,便少了太多的人情味!

不由得想起自家的小院,母亲在的时候,总会在自家院子里种些瓜果蔬菜,诸如黄瓜豆角西红柿,除草施肥浇水,我明白了种瓜得瓜,种豆得豆,种下什么样的因,便会得到什么样的果!

而自母亲也离世过后,我也时常回到老院,缅怀那忙碌的身影,纵然荒草离离,然而,我的心头,却始终灵台清明

首发散文网://www.sanwen.net/subject/565508/

邻人与荒草的评论 (共 30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