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欧美畅销书简介&选段《圣诞婚礼——圣诞爱情喜剧之六》)

2017-05-20 08:23 作者:汪德均  | 12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圣诞婚礼——圣诞情喜剧之六(一次北极圣诞中心的奇幻之旅,一场令人纠结的刻骨爱情,一段含泪带笑的青

译者 胡小翠 胡丽婷

内容简介

婚礼筹办师娃已经订好计划去夏威夷过圣诞节,连最后要喝的鸡尾酒品牌都考虑好了,可计划没有变化快:她那已经怀孕的商业合伙人坚持要她去北极帮圣诞老人侄女的一个忙!可圣诞老人只是传说中的人物呀!绝不相信!可她突然发现自己和前男友亨特坐在一辆橇上,八只毛发蓬松的驯鹿正拉着雪橇飞奔!奔向北极!任务是参加一场平安婚礼!时间非常紧急!结果呢?还真的有圣诞老人!夏娃以前不相信的一切都受到了挑战,包括她一直坚信的亨特不可能和自己在一起……

请欣赏圣诞爱情喜剧之六:《圣诞婚礼》,回味五味杂陈、含泪带笑的青春

作者简介(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卡罗琳•米克尔森,超受欢迎的知名畅销小说家,作品以爱情小说和推理小说为主。为众多喜爱情节轻松、剧情振奋、结局圆满的读者带来了满满的乐趣和正能量。

主要作品有《佳肴与谋杀》、《婚礼教堂》、《人鱼公司》、《女巫的重量》《魔杖农场》等。

其圣诞爱情喜剧系列6部:01《凯恩小姐的圣诞节》02《圣·尼克夫人》03《啼笑皆非的重逢》04《北极奖》05《圣诞新颜》06《圣诞婚礼》

第一章

“圣诞婚礼?”夏娃•本宁顿,曼哈顿最负盛名的婚礼策划师之一,看着坐在办公桌前的这个女人。“在今年圣诞节?你在开玩笑吧。你知道我很不喜欢过圣诞节。”

“我怎么会不知道呢?你每年都会提醒我。”从小学六年级开始,斯塔西就是夏娃最好的朋友,现在是她生意上的合伙人。她双臂交叉抱在胸部,继续说:“夏娃,相信我,我的意思是我们不仅要策划这场婚礼,而且还要排除万难。”

两个女人顿时陷入了沉默。夏娃记得,以前除了争论去哪儿吃午饭,她和斯塔西从来没有发生过重大的分歧。事实上,这两个女人几乎完全不是一类人,但她们却能够相处得很好,这简直不可思议。夏娃喜欢在安静的夜晚,捧一本书,品一杯咖啡;而斯塔西却像一个交际明星,喜欢聚会,喜欢香槟。夏娃身材高大,苗条,有一双棕色眼睛和褐色的头发;而斯塔西不仅身板娇小,还有一头金色卷发和明亮的蓝眼睛。但她们之间最大的区别就是,斯塔西喜欢圣诞节,而夏娃讨厌圣诞节。

“夏娃,这些事需要我们去做。”斯塔西重申了一遍。

夏娃的一条眉毛微微扬起,“可你当初为什么会考虑接这个活儿呢?我们好像也不缺钱啊。”她直直地看着斯塔西怀孕的腰身,“圣诞节的时候,你要休产假,而我要去考艾岛 [1] 海滩。我们都没法改变自己的安排。”

斯塔西双手轻抚着她隆起的腹部,里面有她即将出生的宝宝,“我确实没办法改变安排了,但你还可以改变计划啊。你可以在圣诞节之后再去夏威夷度假,把假期延长到一月份。元旦到1月10日之间,我们没什么工作安排。”

“是,这我知道,我们本来就是这样计划的。”夏娃推开了桌子,坐在转椅上旋转起来。她望着楼下绿树成荫的街道,尽力让自己平静下来,却不敢直视好友那满是希望的眼睛。难道斯塔西疯了吗?或者这种暂时性的精神错乱是因为怀孕期间荷尔蒙过剩了吗?现在是十二月,她们最近已经忙着策划明年秋天的婚礼了,而斯塔西却想策划一场圣诞前夕的婚礼?真的吗?

斯塔西的声音打断了她的遐想。“我会负责素材和资料的收集以及文书工作。只需要你在那一天到场,尽力做好你的工作就行了。”

夏娃转身回来看着她的合作伙伴,“你就算强迫我,施什么手腕也说服不了我接受这项工作。斯塔西,对不起,你应该知道我为什么不能答应你。”

“我知道你为何不答应,你不喜欢这样,没有人会怪你,但也许是时候该放下了。你现在应该真的不会再想念菲利普了,对吗?”

“当然不想。”实际上,她一秒钟也没有想过那个人,这么久了,夏娃几乎很少想起菲利普。三年前的圣诞前夕,她独自被留在教堂婚礼的圣坛上,这是她经历过的最刻骨铭心的事了。并不是说那件事不丢脸,那当然丢脸至极,但曾经相信能和菲利普会白头到的自己简直是大错特错,而菲利普及时醒悟了,可她却没有。

当然,如果在夏娃走过红毯和他一起站在三百宾客面前之前,菲利普意识到自己不愿结婚,那或许还不算太糟糕。一阵羞辱感过后,夏娃立马自我安慰起来。她和菲利普的确不能相守一生。菲利普是个好男人,但他终究不是亨特。夏娃不愿再回首往事,就把注意力转移到当前的谈话中,“但这并不意味着我想与圣诞节婚礼有任何关联,搞不懂你竟这么问。”

“夏娃,我们中必须有一个去策划这场婚礼。应该不会是我去,因为我快要生产了。”斯塔西有一种本事,明明气势十足却表现得柔弱可怜,“而且我也已经签过合同了。”

夏娃吸了一口气。她睁大了眼睛,气急败坏地说,“你都做了什么?天哪,斯塔西,你疯了吗?我不敢相信你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斯塔西举起手做了一个暂停的手势,“夏娃,打住,打住,你听我解释。”

但没有得到夏娃的同意就签下了合同,而且是一份关于圣诞婚礼的合同,这要怎么去解释才好呢?斯塔西的预产期在12月23日,这意味着实际上这场婚礼会完全落在夏娃的肩上。夏娃站了起来,从桌子上拿起一些新娘杂志,全部塞进了手提袋里。“实在是没有别的什么理由可以解释你怎么会签下这份合同,权当是孕妇的荷尔蒙在作祟吧。”

夏娃在桌子旁边踱步,但斯塔西把她赶到了门口,之后又伸出双臂,堵住了夏娃的出路。

“别这么快拒绝我,好吗?”斯塔西哭了,“打退堂鼓可不是你的作风。我们都知道就算你睡着觉,也能策划出一整场总统就职典礼。你能做到的,夏娃。”

夏娃把她的手提袋提到肩上,无奈地闭上了眼睛。她们做朋友已经有二十二年之久了,可斯塔西对于所有的事情从来没有这么不理智过,一次也没有。“我知道我可以做到,但我也知道我不会去做。斯塔西,这是你接的单子,现在你完全可以推掉它。要么你把定金退还给新娘,要么免费送给她一块蛋糕,你怎么做都行,我不管,你只要告诉她这场婚礼让她再找别人去策划吧。”

斯塔西双臂垂了下来,放在门框上。“我不能那么做,夏娃。你不明白。”

“你说得对。我确实不明白。”

“这对新郎新娘真的很特别。”

夏娃眉毛上扬,“哪个新娘不特别?但这并不意味着这世界上的每一场婚礼都要由我们去策划。无论新娘是谁,你拒绝她,她都不会怎么样的。你拒绝她也是不用负法律责任的。”

“老实说,当时我真的试图拒绝。”斯塔西用双手托着后腰,“但那时她的叔叔来拜访我了一次。”

“然后呢?他做了什么?暴力威胁我们了吗?”

斯塔西犹豫了一下,“那倒没有,但他不是那种你能拒绝的人。”

夏娃开始在心里揣测她的这位挚友,虽然斯塔西长得非常漂亮,但她也不是那种优柔寡断的人。像夏娃一样,她是个聪明的女商人。能做出这种疯狂的事,怕是只能由她那孕妇过剩的荷尔蒙来解释了。斯塔西自己也承认,她怀孕三十周之后,对每一件小事都非常多愁善感。夏娃叹了口气,“安排个会议吧,让我给他说说拒绝的理由。”

斯塔西断然摇了摇头,“不行,夏娃,你没办法推掉。我告诉你,他决不会接受的。”

夏娃拿出手机,说,“把他的电话号码告诉我,我们把这个合同终止吧。”她等着斯塔西的回应,但斯塔西却继续保持沉默。夏娃胸中燃起一阵又一阵的怒火,她控制不住自己一定要和她最好的朋友争论个明白,“告诉我,这个叔叔是谁?”

“圣诞老人。”

***

看到助手带着侄女克里斯和她的未婚夫凯尔来到办公室,圣诞老人抑制不住满脸的喜悦之情。“快进来,快进来,我有好消息告诉你们!”他热情地拥抱了这两个客人,然后指了指他桌子前的两个红色天鹅绒靠椅,说:“来,坐下吧,我好好给你你们说说。”

他的侄女开始发话了,“圣诞老人,您看起来有什么特别开心的事要说,快别吊我们的胃口啦。”

圣诞老人大笑起来。“好好好,不吊你们的胃口。我刚刚在楼下和最著名的婚礼策划师签了一份合同。也就是说,再过24天,你们就要喜结连理,举办一场盛大的婚礼。怎么样?是不是没想到呀?”

克里斯和凯尔听到之后,大为吃惊,彼此对视了一下。

“圣诞老人,对不起,我一定是听错了吧。”坐在靠椅上的凯尔身体微微前倾,表情困惑不解,“您选了圣诞节前一天作为我们结婚的日期?”

“对啊,我选的日子,那个日期很合适啊。”他转向他的侄女以寻求支持,“难道这听起来不完美吗?”

“圣诞老人,事实上,没有比这个日子更糟糕的了。对了,其实12月25日这个日子更糟糕,但我们肯定也不会选择那一天的。”克里斯拨弄着她经常戴的那串珍珠,继续说,“凯尔和我其实早已打算把婚礼办得不那么传统。”

圣诞老人浓密洁白的眉毛突然竖了起来,“不那么传统?”

“是的。我们计划着去一个天气温暖的地方,在沙滩上举办我们的旅行婚礼。”

“而且最不可能的就是在十二月份,”克里斯补充说,“二月份的夏威夷倒是非常不错。”

“二月份?”圣诞老人双手扶着办公椅,身子沉了进去,刚才满脸的激动消失不见了。他看着对面的这两个人,说:“但我已经决定举办一个圣诞婚礼了。”

这间木制办公室瞬间陷入了令人不安的寂静。壁炉中的木头正烧得吱吱响,落地大座钟嘀嗒嘀嗒地走了半个小时,但始终没有一个人打破寂静。

克里斯开始说话了,声音很温柔,“圣诞叔叔,圣诞婚礼有一点不太合理。您看,每逢重大节日,圣诞中心的活动就特别多。如果要在圣诞节前把婚礼准备好,我们都会特别赶。而且24号晚上您要在这里熬到很晚才能回家。这还是假设一切顺利的情况下。我们为什么要把一场婚礼搞得这么复杂呢?”

“因为浪漫啊!”

“情人节也很浪漫啊。”克里斯转向她的未婚夫寻求支持,“凯尔,不是吗?”

“是啊,圣诞老人,确实是这样。克里斯和我彼此相爱,我俩重视的是我们的婚姻,而不是这场婚礼本身。只要我们全家人聚在一起,办个简单的仪式我俩就很开心了。我们知道我们想要的是什么,也知道不想要是什么。”他伸手握住克里斯的手,继续说,“而且我们不喜欢太疯狂。”

“你的意思是,你们觉得北极的圣诞节太疯狂了?”

凯尔点点头,“是啊。当然,您的主意很不错。但那并不是我们想要的气氛。”

圣诞老人耸耸肩,“好吧,那就这么决定吧,你们想怎么办就怎么办吧。”他站了起来,接着说:“但至少要由圣诞奶奶和我来给你们策划婚礼吧。我们都听说过夏威夷,而且也很喜欢夏威夷,所以你俩大可放心地把婚礼交给我们就好。这下你们可不能拒绝了吧。”

克里斯和凯尔勉强答应由圣诞老人负责策划婚礼,然后被领出了办公室。办公室里一下子空落落的,圣诞老人一屁股坐进壁炉前的摇椅上。他注视着壁炉里的火焰,微微蹙起了眉头。情人节很浪漫吗?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他叹了一口气。

“圣诞先生,您有什么事吗?”

圣诞老人猛地跳了起来,“哦,拉普斯,你什么时候进来的,我没听到。”他对着他最疼爱也最淘气的小精灵笑着说:“我刚才在想事情。”

拉普斯爬上圣诞老人旁边的那把椅子,坐了下来,“我看到了,您是有什么心事吗?”

“你刚才看见克里斯和凯尔刚从这儿走了吗?”

拉普斯点了点头。

“刚才我们在商量婚礼方面的事情。”

“但您听起来不太开心啊,”小精灵说,“其实我想说的是,所有精灵真的都非常期待这场婚礼。除了圣诞节之外,这就是今年的大事了。”

这些话本来是圣诞老人最爱听的话了,可令人失望的是,此刻小精灵的这番话却只能让自己更加难受。他神色黯然地望着拉普斯说:“没有什么婚礼了。至少是不会有圣诞婚礼了。”

“什么?”拉普斯的眼睛睁得大大的,问:“为什么没有了?”

“因为新郎和新娘想去夏威夷举办一场沙滩婚礼。”他举起一只戴手套的手挡住了想要发表抗议的拉普斯,“别激动,我还没说完呢。他们还在商量,看看情人节举办婚礼会不会很浪漫。”圣诞老人转了转眼睛,问:“你之前听过这样办婚礼吗?”

“太离谱了!”拉普斯沮丧地摇摇头,“那您答应他们这么不合理的请求了吗?”

圣诞老人点点头,“差不多同意了吧,我还能怎么样呢?我很爱我的侄女。她和凯尔会幸福携手余生,自然,我也想给他们一个想中的婚礼。”

“那是当然。”拉普斯拨弄着脖子上重重的金项链,“梦想中的婚礼,是啊,每一个新娘都应该有一个梦想中的婚礼。”

“确实是。”圣诞老人的语调显然有些失落。

“每一个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的新娘都应该有完美的一天。”拉普斯扭头看了一眼圣诞老人,“您知道我说的意思吧?”

“我不太懂,继续说来听听。”圣诞老人把椅子转了过来,面对着小精灵。

“我觉得这和孩子在圣诞愿望清单里写着炸药包没什么区别。”拉普斯停顿了一下,等着圣诞老人捡起掉在地上的面包屑。“小孩子其实不是真的想要炸药包,他们只是自以为自己想要罢了。这个婚礼如果也这么办,您觉得怎么样?”

圣诞老人兴奋地眨了眨眼,“你的意思是我们给他们准备一个炸药包?”

“恩,就是这个意思。”拉普斯咧开嘴笑了,“他们既得到了预期的效果,没有人受伤,而且全家人都会很开心。”

“小鬼,太谢谢你了!”圣诞老人微笑着说,“毕竟,我是圣诞老人,决定怎么做才能让大家开心,这是我的职责。”

拉普斯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沙滩婚礼?有人听过这样搞的吗?”他扮了一个鬼脸,说:“我还是回去工作吧。对了,这个婚礼策划需要我帮忙吗?”

圣诞老人也站了起来,“也许很快就需要了,但是现在呢,你最大的帮忙,就是保守秘密。我们都不想让送给克里斯的这个惊喜泡汤,对吗?”

拉普斯很严肃地摇摇头,说:“的确不想。”

“拉普斯,谢谢你。”圣诞老人拍拍小精灵的肩膀说,“毫无疑问,这将会是北极历史上最棒的婚礼。”

第二章

夏娃抿了一口双枪卡布奇诺,不停地朝咖啡店的门口张望,不到十分钟,这已经是第二十次了。她努力让自己表情自然,掩饰内心的紧张,但却忘了双膝一直在微微发抖。幸好膝盖是在桌子下面,别人看不到,自然也就背叛不了她,不像她正在等待的这个男人,亨特•尼尔森,可以为了跑半个地球去追一则新闻故事失约自己的祖母。

夏娃咒骂着手里的手机,到底她是怎么了,竟然这么冲动,给前男友打电话寻求帮忙?她和亨特已经三年多没有见面了,确切地说,是三年五个月四天二十二个小时。她闭上双眼,努力不让自己此刻再回想起曾经在一起的时光。

“好久不见,美女。”

夏娃迅速睁开眼睛,这么有磁性的声音到处都有,听上去简直就像性感的男播音员。亨特已经站在了她的旁边,和几年前一样,他依然穿着那条褪色的牛仔裤,一条黑色的T恤衫,还有一件黑色皮外套;梳着栗棕色的头发,比当下流行的头发稍长了一些。有的东西从来都不会变,这些夏娃竟然都记得。“亨特,你好!”她一抬眼碰到了他凝视的双眼,天哪,他的眼睛一直都是绿色的吗?“请坐。”

但他没有坐下来,而是身体靠向她,轻轻地吻了一下她的脖子,说了一句:“夏娃,你好美。”

“谢谢。”她故意让她说的话听起来若无其事,但内心早已波涛汹涌。她看着他把咖啡放在桌子上,脱掉外套,坐在她对面的位子上。世界上有很多个亨特,对面的亨特只是另一个人而已,她提醒着自己。可这简直是自己撒过的最大的谎了,因为说一个人像亨特•尼尔森意味着很多,但这也不是经常碰到的事。

“接到你的电话,我很吃惊。”亨特说,“我们很久没联系了,对吗?”

“谢谢你能来,”她的回答故意回避了他的问题,他们毕竟不是来讨论过去的,“我需要你帮忙来调查一些事情。确切地说,是调查一个人。”

亨特扬起一条眉毛,“不要告诉我你想让我去调查你的新欢?”他盯着她的左手说,“可你应该没有嫁给那个谁啊?当律师的那个。”

夏娃把手合起来放在膝盖上,说:“他叫菲利普,没有,我没有嫁给他。”

他点点头,确认自己的判断是对的,“你离开他太明智了,那个家伙太没劲了。”

菲利普确实是个很无趣的人,但当初和亨特分手后,夏娃很渴望过简单、平淡的生活。现在,她根本不想去想这些事,更别说和她的前男友讨论这些了。她清了清喉咙,说:“我不太想谈论我的感情生活,还有一切相关的私人问题。”

亨特向后坐了坐,把一只胳膊懒散地放在他旁边的椅子上,心里琢磨着如果对面是个男的,怎么回答才能漂亮地反击回去。但他对面坐着的,却是曾经为他伤透了心的女孩,“夏娃,我能为你做什么呢?”

夏娃克制自己不去想脑子里跳出来的那个任性的答案。但自己到底怎么了?难道自己和斯塔西一样荷尔蒙过剩了吗?“我想让你帮我搞清楚一件事。”

“恩,我听着呢。”

他确实在听,注意力都在她身上,聚精会神地凝视着她。每当他们在一起的时候,亨特总是能让她感觉到自己是世界上唯一的女人,但这仅仅是在一起的时候。“我的合伙人签了一份合同,我们现在想毁约。可这很棘手,因为客户是个公众人物,或者说,他总是以公众人物的身份出现。”

亨特点点头说:“有意思。”他喝了一口咖啡,看上去陷入了沉思。“他是政治人物吗?还是演员?公司大老板?让我猜猜,他的新闻办公室的人给你们谈的这份合同吗?”

“我不确定他是不是有新闻办公室。据我所知,事实上这个人也许并不存在。”说到这里,夏娃突然觉得自己很傻,但是现在终止谈话已经来不及了,“我们暂且认为他生活在他自己的世界里吧。”

亨特的身体向前倾了倾,发出一声低语,“黑手党?”

夏娃控制不住笑了起来。“我可不想扯那么远。”她环顾了一下这家咖啡店,想象自己是无忧无虑的假日购物者在此品尝咖啡,整个状况太让人精神错乱了。斯塔西已经让自己精神错乱了,现在自己又让亨特变得不正常。她不再想这些,重新把注意力放在亨特身上,“我主要是想让你帮我把这件事了结,这样我好去度假。”

亨特静静地看了她很久,说:“然后,我就是你的男人了。”

面对着如此直白的调戏,夏娃的脸唰地红了。她拿起杯子,慢慢地喝了几口咖啡,努力恢复了镇静,“所以,你不会拒绝帮我调查这个人,搞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对吧?”

亨特笑了,是被逗笑了,“我肯定会帮你的。夏娃,只要是为了你,上刀山下火海我都愿意。”

好了,现在只要等他找出来顾客是谁就可以了。她似乎可以想象到他找到答案时高兴的样子。现在最应该做的就是尽快把事情给解决了。她把手伸进公文包,拿出斯塔西给她的文件,说:“看完这个,你再说要不要答应吧。”她把文件推到了桌子的对面。

亨特拿起文件却没有立即打开看,“你需要帮忙,为什么给我打电话?我知道,你完全可以找来一大帮人来帮你做这件事的。”

夏娃故作平常地耸耸肩,“先看文件吧,我想你看完之后就明白为什么这件事不是你想象中那样事先安排好的。”

她看着亨特打开文件并读完了全部内容,发现他读斯塔西标注的注意事项时,面部表情一点儿也没变。趁他看文件,她细细端详他的脸,竟然和以前一样,一点也没变。他的样子看上去像个不良少年,像个帅气的流氓。但他一张口说话,又像个文雅而智慧的男人。亨特最后合上了文件,抬头看向她,她看到他的眼里满是幽默。

“这应该是某个人在开玩笑吧,”他说,“你为什么这么不安呢?”

“很多事,主要是斯塔西,她很期待这个婚礼,但二十三号她就要生宝宝了。显然,二十四号婚礼那天她无论如何也到不了现场,但她非要让我代替她去。”

亨特充满疑惑地说,“那你为什么不想去呢?这不是合伙人应该做的吗?”

“我在婚礼前一周要去夏威夷度假,我不能代替她,也不想改变我的计划。斯塔西知道,每年这个时候我都要去夏威夷。”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我怎么不知道。”

自从她从教堂的圣坛上走下来,独自去度了蜜月,但这不关亨特的事了。“也不光是这些,你再看看细节,你看,新娘竟然名字叫克里斯•克林格(主的名字),伴娘是卡罗尔老人,两个伴郎叫快快和乔丽。”她快速翻开文件,指着里面剪掉的银行支票,“来自圣诞老人的北极储蓄贷款。”

亨特又笑了,“我都忘了你着急的时候,样子是那么可爱。”

夏娃只当没听到他的话,“亨特,别打岔,我们的问题就在这儿。”

亨特长长地抿了一口咖啡,继续说:“说实话,我觉得你不必这样,这只不过是一个无伤大雅的节日恶作剧嘛,何必当真呢?”

“我没有当真啊,是斯塔西当真了。正是因为她对这件事很激动,所以我才很不安。这样子对她不好,对她肚子里的孩子也不好。而且也不仅仅是因为她是我的合伙人,她也是我最好的朋友。”

“我记得你给我说过。”

“相信我,我尝试过劝她推掉这件事,但她坚持说她和圣诞老人真的谈过话。”夏娃知道这些话听起来简直是天方夜谭,但亨特能把话听完,而没有嘲笑她,这令她很欣慰。他一直是一个很好的倾听者。这也是他很有魅力的原因之一。“她说圣诞老人给她讲了很多她小时候过圣诞节的事儿,而这些事只有圣诞老人本人才会有可能知道。”

亨特侧过身,把手轻轻地放在夏娃的胳膊上,“夏娃,你知道圣诞老人并不是真实存在的,不是吗?”

她把胳膊抽了出来,“我当然知道,但我需要证据,拿去给斯塔西看。因为每次我给她说只要把这份文件扔进碎纸机,当作什么事都没发生过就行了,她就给我解释一大堆。”

“我猜,她是担心万一你们给圣诞老人留下不好的印象,这样也不明智。”

“哈哈,是啊。所以,你是答应帮我了?”

“那是肯定的了。”前男友毫不犹豫地回答给了夏娃一种莫大的安慰。他拿起文件夹说,“这我可以带走吗?”

“当然可以,拿上吧。”夏娃从公文包里掏出一张名片,“这个给你,有消息可以联系我。”

他定定地看着她的眼睛,说:“不用了。你的电话我早就记在脑子里了。”

夏娃眉毛上扬了一下,问:“到现在还记着吗?”

“有的东西,男人是永远不会忘记的。”

夏娃不知道怎么回答,但心里有一块小小的、叛逆的地方却因为他的这句话而感到高兴。“等等,这样会耽误你的工作吗?”她刚刚满脑子都是关于北极的这件事,竟然没考虑他最近是不是有事情要忙。

“我在休假呢。”他笑着说,“查清楚圣诞老人这件事,正好可以调整一下我的状态。对了,明天早晨一大早,我们能不能在这里碰面?记得带上一个旅行袋和一套换洗衣服。”亨特站起来,披上外套。

“为什么?”夏娃震惊地盯着他。

亨特帅气的脸上慢慢滑过一阵笑意,“因为我要和这位圣诞老人去开个会。我估计。一天的时间不够用,幸运的话,我们会在北极过夜。”

夏娃看着亨特穿过一排排桌子走出咖啡店,然后一个人凝望着门口,静静地坐了好久。去北极旅行?自己刚才答应要去干什么了?

首发散文网://www.sanwen.net/subject/3916967/

欧美畅销书简介&选段《圣诞婚礼——圣诞爱情喜剧之六》)的评论 (共 12 条)

  • 芙蓉秋水
  • 大三毕业
  • 清澈的蓝
  • 耿彪
  • 鲁振中
  • 浪子狐
  • 火淼
  • 草木白雪
  • 醉死了算球
  • 溪水清清
  • 西风舞
  • 相心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