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采槐

2017-05-19 17:26 作者:輪廽  | 6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正好我来,恰好你在,如诗如画的季节,你我一次完美的邂逅,共赴一场光阴的盛宴。五月已经走过三分之一,在这黄土高原的一隅,时令的步伐似乎总比其他地方慢上一个节拍,素来是别的地方花败而我们在此赏花开;仿佛就在一之间,伴风入窗而来的丝丝缕缕沁人心脾的鲜香将人们从沉睡中逐一唤醒,抬眼处周边的山野被一种纯洁无瑕的白色所占领,仿佛在告知人们一个甜蜜的时刻已然来袭,又到了一年采摘槐花、享受槐花的时节。

踩着夕阳余晖,约上朋党三两人,在一天忙忙碌碌的工作之后,趁着夕阳西下前的片刻闲暇一头扎进浓密的洋槐林中,眼前不再是车水马龙、耳中不再是空洞的机械轰鸣声、繁忙的大脑在这一刻似乎被清空了,整个世界似乎在瞬间便被浓郁的香甜气息和清脆的蜂鸣声所包裹,入眼处片片绿叶间一串串晶莹剔透的槐花在枝头摇曳生姿、一群群蜜蜂在花丛间奋力的舞动翅膀,林间已经有很多采花人穿梭着,偶遇一熟识的老人,随邀请同行采槐花,这是一个生机勃勃的时节。

采摘槐花是一个颇有技术含量的工作,同行的老人家早早就告诫我们:“槐树满身刺,细心点要看准了再下手,别被扎个满身伤,吃的槐花要采摘还没有开放的花骨朵、开了的花中可能会有小虫子而且味道也不香甜了,不要将树枝掰下来采,树能长起来都不容易。”

夕阳逐渐从西山头隐去,只留下一片绚烂的晚霞挂在天边,林中的蜂鸣声渐渐隐去,唯有馨香如故,远处已经是灯火通明,车辆轰鸣声、音乐划破夜空的宁静,林边荒地上席地而坐、一人燃起一颗烟侃侃而谈,老人家讲起了以前吃槐花的故事将我们引入另一个时空——“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这片土地还一片荒凉,人都是面朝黄土背朝天的昼夜劳作依旧不能解决温饱,那个时候在种地之余等待的就是这时节和山野共同的馈赠,初采香椿、暮春采槐花、秋两季漫山遍野采山野菜,那个时候缺衣少食,采摘来的槐花简单的用玉米面、高粱面裹着蒸熟,配上辣椒、酸菜就是一餐特别好的美食;现在人们的日子过的好了,吃槐花的也仅仅只是为了品尝大自然的鲜香味道,吃法也千变万化,或裹面清蒸油煎或凉拌,在好多年轻人的眼中槐花只是一种花,吃不饱饭的苦日子也只存在我们这老一辈人的回忆里,你们看山下边灯火通明、车来车往,这样红火的日子在我小的时候想都不敢想,这得益与国家的富强和政策的变化,没想到我赶上了虽然已经老了,真羡慕你们这些年轻人,有思想有活力而且还生在这样一个好的时代里。好啦,人老了闲话就多了,天黑该回家喽,你们也早点回去把花挑一遍用水浸上,放到明天早上就没味了”。

天际,最后一缕霞光逐渐被黑暗吞噬,再过几天,香甜的槐花季也将结束,在它短暂的停留中留给我们的是一段甜蜜的回忆。时光交替、枯荣轮回,我们随着时光的背影、时光踩着我们的足迹,相伴而行,且行且珍惜。

首发散文网://www.sanwen.net/subject/3916879/

采槐的评论 (共 6 条)

  • 鲁振中
  • 醉死了算球
  • 相心
  • 魏兵
  • 芙蓉秋水
  • 大三毕业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