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感慨微信群中四辩手

2017-02-09 11:08 作者:戈梅  | 9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现在的网络真的是让人乐不思蜀,激动不已;又让人突然之间为了某一个问题争论而翻脸,不久又马上握手言和。我在去年的腊月,经历了这样激动人心的时刻,很有感慨,便想着用文字把它记录下来,来感慨我们宜章同学微信群中四位辩手,来见证同学之间的友谊

这张照片我摄于2017年1月22日的郴州市罗森尼娜甜点店,中午一点多,人太多,角度不好选。也许是天赐良机,这么好的一个时间,让群里来的辩手从网上走到了台下,聚在了一起。我按辩手进群的时间,来安排辩手们的顺序:左一为四辩手白云凯,左二为一辩手剑花,右一为二辩手华实,右二为三辩手南国松风。

事情的起因太简单了,老顽童一辩手手剑花,在出群的第三天,正值小年,又进群坦诚:给群友拜小年了!让我们共同响应群主的号召,不在群里谈敏感话题为底线,再开场辩论三十年。剑花的大度,感动了群里的另外三位辩手,大家纷纷地作自我批评;华实抓住有利时机,见剑花想见南国松风,由同学红全引荐,又约了我与云凯等七人,一同前往,十一点多钟,聚会在问客杀鸡馆,使得我们有这么一个好的机会,在网下再次展开辩论。激动的剑花从宜章赶来,就给我们每一个人一份拥抱,只可惜那个镜头我没有拍摄下来。

四位辩手一到问客杀鸡馆,刚一坐下来,就打开了话匣子,从上次在微信群里的不便聊的文革、林彪事件、朝鲜之战是打好还是不打好、台湾解放问题,邓小平理论的运用等等进行辩论,辩手们在微信群中那种咄咄逼人的态势,那种犀利的言语,精辟的措辞,又一次地展现在我的面前,红全还能插上嘴,我与格回(高二连同学)只有陪着他们傻笑的份儿。辩手们从问客杀鸡馆一直辩到罗森尼娜店,下午四点多钟才散,那是因为剑花要回家陪娘过年。

我真的是很感慨,感慨群里的四位辩手,这么快就消徐了前几天的过往与误会,感慨群里的四位辩手把我们这个群带得是如此的活跃,如此的生机勃勃。辩手们的风采依旧,他们之间的高风亮节,由不得我不写,由不得我不赞。

一辩手剑花,虽然比较熟悉他,但如此近距离地听他辩论,还是第一次。你不得不服,群中台下,任何时候他都能把握住自己的核心地位和顶梁柱位置。只要开讲,抑扬顿挫、滔滔不绝、口若悬河、无人能敌,不愧为赫赫有名的大学教授。他是一个坚定的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忠实捍卫者,坚定的布尔什维克党人,眼睛里容不得一粒沙子,一个优秀的政治理论辩论家,更是有“国家兴亡、匹夫有责”担当,不简单!(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二辩手华实,知识面广,才华横溢。上知天文,下通地理,无所不知,无事不晓,分析时局政事,客观实在,一语中的。难怪大学生力与身姿之美的文章能见诸多报端,新华社能聘他为特约记者。我原本是一个不太关心实局政事之人,在群中被他风趣和睿智的话语感染人群,有时也不知深浅地在群中附合几句,就只是觉得很开心。现虽人在老,但认为还是要关心一下国家大事为好,不能只弄小资产,不探究里。

三辩手南国松风,(高我们两届的学长与兄长)。不见面不知道,一见面才知道:有着兄长阔广的心胸,有着学长深厚的文化底蕴。虽其貌不扬,但其才难挡。严谨的艺术表达能力,酷学习积蓄的文字功底,对时局、历史科学解辩,都能切中时弊,引经徬典,出口成章,文彩飞扬。不愧为我们的兄长和学长。在他面前,我自愧不如,自己实在是才疏学浅,任何时候南国兄长都是我永远学习的榜样。

四辩手白云凯,蛰伏群里,等待时机亮相。一出场就让人始料不及、老谋深算、惊艳四方、势如破竹、无法抵挡。工作之外的另一重身份——“律师”,其深厚的法学功底、丰富的法务实践、纯熟的文书技巧、诚信的服务品质、实事求是的做人原则和作风,还有律师辩护的技巧,使他的辩解极具说服力,过目难忘,感慨万千,实在是让人折服和尊敬。在法学这方面,我还真的是一个法盲,需认真地向他学习与请教。

四辩手在聚会时也深深地认识到:四十八年的同学情真的是来之不易,宜章同学群是一个公共群,他们会从现在起,会尊重群主的建议,会尊重群友的感受,不在群里辩论过于敏感性的政治话题,只在私下聊;一定会严于律己,把好一个“度”,用心去维护群的活跃、和谐、温磬与团结。我在郴州见证了四辩手的把手言和,看他们交杯问盏,喝咖啡的表情,就让人感动,所以我拍下了这张照片。分别时,四双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久久不肯松开,都不再言语:不知何时再有这样的机会,能坐在一起,面对面地辩论。相见恨晚啊,不打不相识啊,回去以后,约定回宜章微信群中在辩三十年!

回到家,我也很感慨,我也很激动,我的心久久地不能平静。我能在网下群中看辩手们辩论,你一言,我一语,真的是好有味道;我能目睹辩手的风采,真让人开了眼界,这也是一种很好的休闲,是群里一种独特的风骚。要是群里的辩手能把辩论的范围扩大一些,辩论不仅仅只限于政治、历史、军事;再把它扩大到文学、教育、民生、保险等等领域,让更多的人参与进来,何不是件乐事,快哉快哉。

我也来谈点自己的感受:我们在花甲之年赶上了媒体能量大爆发的时代,这是时代的进步,对我们来说,是一件好事,微信使人际交流空前发展,但信息也随之大幅度地在贬值,可能也会引起人际矛盾的上升,但我们都是六十多岁的人了,对人对事都有了一个基本的判断能力,是非曲直都分得清。在同学群中,只要将辩论的范围控制在“度”内,在辩论时,对不同意见,少批判,少指责,多宽容,多包涵;这个群就能正常运行。大凡君子,都能见贤思齐、从善如流、求同存异、海纳百川。信息的取舍,可官方,可小道,可正史,可野史,批判式吸收,兼收并蓄,视野定会开阔。如果在一个微信群中,我们看不到新颖的东西,就像吃了没有佐料的饭菜,食之无味;如果群里没有几个,每天有事没事对掐的好友,这个群就不会有生气,也不会活跃。我们这个群,是一个很优秀的老年微信群,还有很多有才气,有见解的同学深藏群里,不肯出来,为了让我们这个群越来越好,大家都出来吧!

2017年2月8日

首发散文网://www.sanwen.net/subject/3895466/

感慨微信群中四辩手的评论 (共 9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