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谁才是你的最重

2017-02-08 21:36 作者:万象  | 7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因为外孙女小桃子在我家住着,所以下了班,我急急忙忙往家赶。吃饭之前逗她玩儿,是我最得意的片刻时光。

到了家,小家伙在床上蹬腿甩胳膊嘴里咿呀有声,她妈妈坐在床上,似乎眉宇不展。还没等我问话,女儿说:“我和你老婆吵架了。”

我随口“嗯”了一声,在我看来,母女俩一天不吵个几回嘴,那才不正常。

坐在饭桌上,老婆端菜上来,面色凝重。不像平常和她女儿吵过嘴那样急着让我评理。突然意识到什么,我问女儿:“你是不是骂你妈妈了?”女儿低下头说:“是她先骂的我。”

虽然我知道女儿所谓的骂人,不外呼“老巫婆、滚、讨厌、鄙视你”等等,但我还是认为她触及到了我的底线。

我放下碗筷,开始训斥她,越说越来气:“你不得了,长本事了呢,都敢骂你妈妈了?你可以把这件事情给你的朋友和同事讲,叫他们看看你是多么的英雄?当然,你的理由是你妈妈骂了你。可是,我妈妈今年八十多岁了,如果她骂我,我也骂她,天下人伦是不是荡然无存?人禽之大防是不是轰然倒塌?你说你都这么大了,你妈妈不该管你了对吗?你要弄清楚,这是在我家,你妈妈是女主人,她有权管理来到她家的人。如果你在你家里,是不是她就可以不管你了?如果你认为是的话,那么,请你现在就离开我家,回到你自己的家里去。你妈妈年过半百,养活了你,现在还替你看管孩子,你感谢她尚且来不及,骂她于心何忍?如果你的女儿长大了也像你对待你妈妈这样对待你的话,你趁早别养她了.因为你在千辛万苦培养一个仇人,这不值当你知道吗?还有,你趁我不在家,欺负我的老婆,这是我最不能容忍的。在我心里,她是最重要的你懂吗?你骂了我的老婆,还说让她滚开的话。那么,我要为她报仇。你滚开,哼!”(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女儿显然没料到我会发这么大的火,因为在她眼里,好像她才是我的最重。此时此刻,女儿眼里噙着泪花,默默离开桌子,赌气不吃饭了。

这顿饭我也没吃,气嘟嘟地一个人在书房生闷气。

不过,一边生着气,一边还在想:到底谁才是我心里的最重?

父母给了我生命,给了我全部。可是,父母给了我的,并不是他们的全部,因为我还有哥哥弟弟。即便我是父母的独生子,那也不是他们把全部给了我,只是给了我我的全部而已。因为父母说过,我是他们身上掉下来的肉肉。一个人身上有许多肉,掉一疙瘩肉虽然很疼,但不至于活不了命。同样的道理,我们给予女儿的,也只是心头的肉而已,至少我们还保留了自己的一条命在。

老婆是自己的一半,最多只是一半。可是,人离开另一半是活不了的,至少夫妻关系存续期间是这样的。可见,离开老婆是不能活下去的。也就是说,只有老婆才是自己心里的最重。

有首儿歌唱到:“灰喜鹊,尾巴长,娶了媳妇忘了娘。”为什么这仅仅是儿歌?因为儿童并没有结婚娶媳妇,所以才敢这样唱。他要是把一半交给别人,或者是得到了别人的一半,绝不敢这样瞎唱一气了。哼!

这绝不是忘恩负义,而是残酷又温暖的现实。

父亲临终的时候,因为事发突然,他身边只有老伴儿在。老伴儿伺候他吃了最后一顿饭,老伴儿往他嘴里塞进最后一粒药,老伴儿抱着已经昏迷了的他深情呼唤。甚至当救护车来到,医生已经宣布他死亡的时候,儿子们忙着办理后事,只有他的老伴儿捂着他的心口执着地认为他的心口还是热的,他还有救。

况且,我和老婆结婚的时候,真是穷得一无所有。当老婆问我以后咋样对待她时,我郑重其事地说:“当有人欺负你的时候,我绝对会挺身而出。”记得老婆当时感动得不可一世。

日子长了,吵吵嚷嚷不可避免。一日,我不知道为啥和老婆吵了起来,吵着吵着,老婆伤心地说:“你说过,有人欺负我,你会挺身而出的。”我大感意外,立马停住吵架问到:“你说说,谁欺负你了?我这就找他算账去。”

老婆指着我说:“就是这个人欺负我,让我伤心生气流眼泪。”

这才是现世报啊。我想了想,抡起胳膊抽自己的耳光说:“好吧,他欺负了你,我这就打他为你出口气。”

当我的胳膊抡到半空,却被老婆死死摁住了说:“换个办法你看行不行?你打你自己,只是脸上疼。可是,我看见了,心疼。这样吧,为了报复你,现在,你打我的耳光,让你的心疼痛我才开心。来吧,你打吧。”

正写此文的时候,老婆喜笑颜开对我说:“她给我道歉了,还流泪了,嘿嘿。”

至于谁才是我心里的最重,好像已经不重要了。如果我的女婿知道此事,也像我对待老婆这样对待他的老婆也就是我的女儿,我这一番苦心,总算没有白费。呵呵。

首发散文网://www.sanwen.net/subject/3895431/

谁才是你的最重的评论 (共 7 条)

  • 王艺霖(翠娟)
  • 大三毕业
  • 冰山雪莲
  • 心静如水
  • 候苍生
  • 崔勇(笔名:清心)
  • 鲁振中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