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空间的雾霾容易忽略,心头的雾霾才难散去

2017-01-12 17:14 作者:记录者张君瑞  | 15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空间的雾霾容易忽略,心头的雾霾才难散去。

这是2013年8月的逃离……

请假

忽然想去旅行,可总腾不开时间

没有年假,也不敢请假,总觉得最重要的是工作

直到身边的朋友开始旅行,直到突然发觉思维僵化,长期陷入一种劳动,才主动给领导打了电话。(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打电话前,坐立不安,深怕领导会劈头盖脸的一堆,“年轻人要以事业为重,先把工作搞好”的大道理,我这个天秤座的家伙,犹豫不决又它妈上演。

但突破的力量像一粒水分充足、氧气充足的种子一样,破土待出,蓄势待发。

拨打电话,不好意思说去旅行,就称“近来大脑僵化,想出去转转,激发些灵感,请假三日,加上周末共五日”。因为同事没有先例,所以尽管理所应当,但还是有些心怯。因为想请假成功,所以使劲儿突出旅行的目的是为了打开思维。

那天,领导或许正是高兴的时候,或许领导也认为年轻人就该出去走走。我刚说完,领导就用河南话道,“你这货不就想出去旅游嘛,去吧!”

由是,我像一只快乐的小,飞了出去,当晚订了去青海西宁火车票。

我的直接领导也不可思议,我竟然能请假成功。

但我想,不工作是彼此的损失,旅行是彼此的收获。我们本应就是合作关系,而非严格的雇佣关系。

当初之所以想从事记者,除了某些改变社会的理想之外,不就是想自由自在嘛。

订票

请假的当,买了去青海的火车票。但因为家中有事儿,当夜又取消,次日处理完家事儿后,又订了次日夜里的火车。

8月17日03:56分出发,T265,硬卧。

订完票已经晚上11点,因为答应了一位同学的调查问卷,就花费了一两个小时去回复。简单收拾了衣服和洗漱的东西,和室友猴子,聊了他去青海的经验,我就出发了。

凌晨三点,夜班的出租车司机都准备睡了,我则一路上的发出兴奋的喘息声。

在火车站附近,买了纯净水、泡面、卤蛋,匆匆向车站赶去,进入候车室两分钟,就开始听见“检票进站”。

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或许准备不足,但走出去,比扭扭捏捏左思右想不动弹,要好上一千倍。因为行动后,会发现问题,会激发自己解决问题的能力。

看着T265那个开往拉萨的提示牌,真觉得这是一次心灵的回归。或许拉萨并不咋滴,但在郑钧《回到拉萨》的歌声中,这分明就是心灵的归属,信仰的圣地。

遇见

登上火车,我倒头便睡,到上午9点才醒来。

隔壁床铺的说,他准备去拉萨。

这个男生,180的个子,新疆人,来解放军信息工程大学两年了,这是他的第二个大学假期。

他说,自己在家一直是“娇生惯养”(他这样说的),他母亲只关注他的成绩,也不会让他干其他活儿,他自己连水果都没有买过。

他说,暑假很短,想去更远的地方。于是,不准备回家。去拉萨。一个人。

另一个女孩,我是在吃泡面的时候认识的,她要带着她母亲去西藏。

女孩,自由职业,卖美瞳为生,生意还不错,去了桂林、婺源、大理、三亚、厦门等地,这次攒够了钱,要去拉萨。

她说,她母亲60多岁了,之前带她去过三亚,这次要带她去西藏,此生便没有遗憾。

在西宁,和二人分别,他们都转车去了拉萨,我留在了西宁,但拉萨的魔力仍在我心。

看到了他们,或许想到了自己,遗憾自己大学时光忙于生计,而疏于旅行,羡慕现在人家自由职业,来去自如。

每个人的生命轨迹不同,如果能在自己的生命轨迹上有所突破,那也是一件趣事儿。

运气

走出西宁火车站,已经晚上8点,没有同伴,没有计划,也没有攻略。两眼一抹黑。

和路人搭讪,想借别人的计划,来个青海湖之行,但终究落空。那天,西宁市区一般的宾馆几乎爆满,在慌乱中,便随便做了个车,去了可能有空房间的西宁小桥。

下车后,找到了宾馆,却找不到同行的人。而去青海湖,需要多人包车,否则太贵,会让这个穷游的家伙烧血而死。

坐在西宁的大街旁,看着美食,却没有胃口。和老友电话,与路人问询,可仍旧没有一个解决之道。

天越来越晚,人越来越少,我再次打开“去哪儿网”,搜寻青年旅社,挨个打起了电话。

我知道,我只有找到了青年旅舍,才能够找到人拼车,才能省钱。

晚上10时左右,有两年青年旅舍表示,如果一个人,可以来。其中一家旅舍称,刚好有7个人,准备包车去青海湖,还差一人,你来吧。

一举两得的幸运,让我从漂泊的低潮中走出。尽管西宁的出租车难打,并且不按表收费,但我还是在狂喜中大方了一把。

命运的转折,或许是天公作美,也或许是不断尝试。

聊天

在西宁市农建巷,终于找到了这家名为“卧驼铃”的青年旅舍,匆匆去找拼车的人,付费270元,10人,环青海湖。

我住的是个四人间,旅舍费用61元,有公共卫生间和公共洗浴点。

这家旅舍使用的应该是七八十年代的破旧房子,被老板改成了“宿舍”。房间很简陋,两个上下铺的床,一张桌子,一个热水壶。

不过,旅舍有wifi。这或许是任何一家青年旅舍的特点吧。

让我感兴趣的是,门外是如咖啡厅一样的桌凳,不少人还在那聊天。房间不分男女,一般同行的男女好友,可以申请同住。

我同住的是三个男生,来自上海、杭州,我们聊天不多,但彼此友好。

一个名为石梁的长发男室友,在外面大厅,与两位女生聊的不错。已经准备休息的我,突然被她喊出去。

他兴奋道:那两个女生来自郑州,你老乡。

于是,我们四人在楼上的沙发上聊天,聊拉萨,聊明天的计划。

同一个目标的旅行,总能让陌生的人熟悉,熟悉的人一路同行。

出行

上午,喝了牦牛大骨汤,吃了个饼。

牦牛大骨汤,其实和羊肉汤、牛肉汤差不多,只不过肉不同,但味道相差不大。但既然牦牛不常见,就喝一碗吧。

离开时候,顺便买了些巧克力和功能饮料,这些可都是运动的必备品。急需能量时候,这就是身体能量的保护伞。

到了青海湖,让我错觉,这是大海。站在湖边,我觉得自己在等待

等待戈多?不知道。我脱掉鞋子,向湖中心走去,直到湖水漫住了大腿,湿透了裤子。

包括当天在火车站接的钱柜夫妇,我们一行十人。大家的名字并未细说,我喊他们“缺心眼”“钱柜”“去拉萨的”等,他们则喊我jack。这些名字,大多是微信的名字,之所以用微信的名字,是因为方便传照片。

分散的人群,基于同一个目标,会立即聚集成一个团队,这种有互联网特质的东西,终于降至我身。

你不用担心一个人出行没人拍照,更不用担心找不到同伴,“如果你知道去哪里,全世界都会为你让路”。更何况,这是打破团队中的陌生。

下午,去了茶卡盐湖。我过期的学生证派上了用场:门票半价。

晚上,从茶卡盐湖回来,我们去黑马河的天路餐厅吃了第二次。包车司机与餐厅的利益关系,大家也是看在眼里。

夜宿,他把我们拉到了湖边,蒙古包,每人每个床位要收60元的住宿费。而我打探的宾馆价格,每张床才40元。

抗议引发公愤后,我们开始砍价,把价格压到了每人40元。

勉强进了蒙古包,就下起了小雨。我真担心鞋子与背包被雨水浸湿,毕竟我们床下全是青草地

32岁的钱柜,把他老婆一人留在帐中,与我们打起了扑克。这个哥们儿是个会玩的人,他说,自己打台球很棒,玩漂移也很在行,打扑克很牛逼,会很多玩法。

我愿意听他的故事,他说他和他老婆领结婚证的时候,才知道,他妻子比他大了14岁。因此,他戏称他老婆为“灭绝师太”。但他们旅行中一直手牵着手,十指相扣。

从夜里11点,我们三个男人和一个男孩儿玩儿不同玩法的扑克,凌晨3点才睡去。

民主

提及我们10人包车,就让我想起业主请物业公司管理小区,这些都反映了中国社会的民主生态。

我们出钱,包车师傅理应听从包车人指挥,但实际操作中,包车人并不一定有明确的目标,或者意见并非完全一致。即使有人振臂高呼,但因一切未知,和者甚寡。

比如,我们去了黑马河后,我希望去刚察,但师傅说,那边没什么好玩的,于是众人息之。

方向盘掌握在司机的手中,而我们没有人去过青海湖,只是主观认为未知的,可能美丽。但师傅一句,“那不好玩”,就打发了众人。

有人随波逐流,有人推波助澜,有人振臂高呼,尽管名义上投票解决,但投票太繁琐,就演变成听声音,而忘记了投票。为啥,大家嫌麻烦呗。

不过,在司机的路线中,我们照样欢愉,因为无法改变,只能享受其中。在固定的路线中,调节出精彩的瞬间。

醒来

夜色来临,如果不是有水的声音,很难猜到蒙古包旁边就是4000多平方公里的青海湖。

被旅人的尖叫生吵醒。而走出蒙古包的一刹那,就被这景这人惊呆了。

湖边的旅人等待着日出,湖水拍打着石头,海天分离处,太阳若隐若现,背后则是青青的草原。

走出蒙古包,第一脚踩在草地上,就被露珠打湿。睡眼惺忪,就开始体会这光风霁月。

美景的视觉冲击,一下从都市的愚梦中惊醒,幻想自己是这青海湖的主人,草原的国王。

是的,美景把我催眠,让我进入了极乐世界。

拍照

在转山之后,终于登上了一座能够俯瞰青海湖的山,我从车上跑下,跑过转山公路,猛下跨过公路边的栏杆,向下跳去。

身后的行者全惊呆了。等我跳下去之后,他们才知道,下面并非悬崖,而是坦途。

在这里,除了看湖之外,无他可耍,但我们这群疯孩子,竟然在这拍了一个小时的照片。

我们为什么旅行?难道就为拍照吗?难道旅行不该是一种回归内心的东西吗?难道拍照就不宁静了?难道宁静还需要拍照来纪念和传播吗?

拍照花费了大量了的时间,让我们在各种pose中,留住这个片刻,貌似拍下之后,我们便永恒的拥有美景了。但如果不拍照,似乎脱离了旅行的圈子,似乎变得内敛、内涵、宁静。但宁静的内心怎会在乎这热闹pose。

如果拍照花费了时间,那在旅行之后,照片则留住了空间,延展了时间。

艹,这样的心理斗争太无聊了,high就好了,想咋弄咋弄,这才是你自己嘛。

质量

如果在旅行中,吃的好,住的好,整个旅行则爽了一大半。

我们下山之后,随意找了一个吃处,是一个回族餐厅,因为在二郎剑景区旁边,价格奇高。

在同行者的轮番砍价下,价格终于打了7折。

落了脚,我们便想吃西瓜爽口。西瓜2元一斤,而当地的司机说,一般8毛一斤。

讨价还价略显磨蹭,这时钱柜说,“2元一斤可以,但你要保证甜,甜不甜我说的算,否则不要。”

老板说,“可以”。

于是,老板挑了一个西瓜,杀开,甜。我等,付钱走人。

钱柜说,“在景区,不要砍价,因为价格砍不下去多少。要强调质量,如果质量好,价格高点也没啥,旅游就是图个爽。”

深以为然。

划沙

下午两点,走在烈日晒过的沙丘上,两脚都快成了烤猪蹄。

但热沙挡不住热情。我等步行几步,便找到了破解之门,那就是脚深入沙,驱动着走。

拎一个滑动用的半拉子桶,登上一个沙丘,靠地球的重力把我们拉下山丘,这就是滑沙。和小朋友玩儿的滑梯类似,区别就是滑梯比沙子滑溜的多。

不过,就这样一个简单的动作,在高处向下俯冲的过程中,仍旧刺激十足。

玩耍之际,停留沙丘,看到青海湖近在咫尺,忽然大海与荒漠强烈对比。

自然风光的冲击,或许正如某种哲学、某种美学、某种黑洞等的冲击,这和阅读类似,传达的是一种经验、一种表述、一种感受、一种思考。

骑马

走过了沙丘,我们去了西海镇的马场。

马场的马仔年龄不大,最小的六七岁,最大的三四十岁。骑马的价格一圈30元,两三公里。半小时则100元,可以任意驰骋。

其实,自从前一天骑了藏民的马之后,“jia,jia,jia”的骑马的感觉,一直伴随我身。我想骑一匹马,在草原上驰骋,把它当成自己。

或许是受到电影《被解救的姜戈》的影响,我时常感觉自己就是姜戈,把电动车幻想成马,哼着这部电影中的音乐,感觉爽死了。

当然,不知我骑电动车,提臀收腹,会不会被人当成傻帽儿。不过,骑车本来就无聊,弄点乐趣,哪管别人呀。

我给马仔说,我要一匹快马,能“jiajiajia”奔跑的。

这时,一个小男孩,就跑了过来:“我的马快”。说罢了,就邀我上马,他一拍马屁股,跑了一圈。而我意犹未尽。

尽管这时我第二次骑马,但速度和方法还是被马仔认可的,完全没有折腾的感觉。

提臀、双腿夹住马的前腹、放松缰绳、拍下马屁股,就奔跑了起来。我无法回避,骑马的驾驭感,会让人有一种英雄的感觉,有一种解脱的感觉。大有天马行空之势。

不过,兴奋之后,一觉醒来,腰酸背疼。骑马,真真的是一项运动。

青旅

青海湖之行结束,同行的行者引诱我西藏拉萨,并有一位从拉萨归来的钱柜的老婆,向我展示西藏的美丽。

我真真的想延续请假的时间,但这次旅行本来匆匆,如果贸然前去,确实多了几分挑战,少了几分悠然。

思虑再三,暂且找青旅住下,打算第二天去塔尔寺。此寺是中国藏传佛教格鲁派六大寺院之一,名声在外。

由于我想体验不一样的青旅,就去了另一家,恒裕国际青年旅舍。这个旅舍的规模和样式,更规范、更舒适。

同行者分别,我们彼此又开始遇未来的不同的行者。

所幸,在当夜10点,在旅舍大厅的沙发上,遇到了两个台湾的小伙子,89年的陈建荣和90年的陈骥之。

他们二人一个服兵役刚结束,一个上研究所研二 。

我带他们去喝当地的牛奶和啤酒,海聊台湾民主、娱乐、大学文化,一直到旅舍大厅全部熄灯。

如果说卧雪驼铃青年旅舍,是破旧温馨的家庭旅舍,那这个恒裕,就是高端大气上档次的标准化公寓,价格也才50元。在去哪儿网上预订,还返还5元。

恒裕,标准化的淋浴、宾馆式样的卫生间、儿童床一般的二层木床、咖啡馆一样的大厅、军事战争一般的桌面地图、绿色点缀的透光顶棚,以及大电视、免费wifi,简直让我这个很少接触青旅的人,大开眼界。

是的,青旅注重的是行万里路来学习,而非经济型酒店。它提供的不仅是产业服务,更是价值文化。

信仰

最后一天在青海,去了两个信仰之地,一个是西宁东开大清真寺,一个是塔尔寺。

尽管塔尔寺雄伟壮观、教义重大,但对我影响最深的还是清真寺。

清真寺的导游,讲信仰,阐述教义,提及穆斯林的婚姻、生死、慈善等,与我颇为契合。

这位白帽回民导游,演讲加相声般的语气,讲述了一个几乎千篇一律的清真寺,虽以350元的凉丝毯压轴,但我依旧逃不出他教义的催眠。

我想起了少年派中的一句话,“信仰因怀疑而富有生机。”

各种教义的融合,或许能给精神世界提供一点思考,一种生气。

对于塔尔寺,我大抵记忆的是它的建筑,而非它的灵魂

信仰这东西,或许也需要一见钟情。

归乡

两个信仰之地,同行的是两名台湾小伙和一名当过兵的四川妹子。

这种人数少的旅行,或许更容易容易产生友情。分别时,我们互留了微信,赠送了小礼物。

台湾小伙要骑车环游青海湖。

我回来之后,给他们说茶卡有洪灾,不过他们还是去了。途中突遇暴雨,差点被失控的货车撞击。

我离开西宁的那个下午,依依不舍,但终究在旅舍用wifi订了票。那时已经下午6点。

从为民巷出发去火车站,要坐一个小时公交。我买了离我最早的一班车,晚上8点发车。

来西宁时,运气好,买到了卧铺。但归家时,运气差,卧铺只能买到兰州。向赖在卧铺车厢补票,终于未遂,被人撵出,补了个无座票。

回忆三日的旅行,真真切切的觉得不真实。如梦一般。

或许,生命就是要与每个人相遇,然后分别,即使是父母兄弟。因为在时间激流中,我们别无选择。

终将逝去,所以就不必苛责生命。即使你再难舍,你仍需放下。

我们尽力而为,不勉强,不奢求,我觉得,这就是一个人最好的状态,最牛逼的无悔

首发散文网://www.sanwen.net/subject/3890988/

空间的雾霾容易忽略,心头的雾霾才难散去的评论 (共 15 条)

  • 清澈的蓝
  • 无痕
  • 漫舞洛城
  • 雪灵
  • 鲁振中
  • 秀
  • 草木白雪
  • 冰山雪莲
  • 听雨
  • 醉成记忆
  • 溪水清清
  • 文庄
  • 大三毕业
  • 雪中傲梅
  • 驰骋韬略

    驰骋韬略您好,我是《微文美刊》编辑,现特向您征稿,如有意向,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微文美刊”(wwmk66),或加编辑微信dxh688(注明散文网)

    赞(0)回复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