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年味似梦

2017-01-11 23:03 作者:木 木  | 15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这是临近除夕必有的一股香味。还在睡意中,来自厨房的茴香混合肉类蒸煮时的芳香,已漫过楼梯,涌进虚掩的房门,撩惹我所有的神经了。木板楼梯上传来脚步声,凭感觉,我分辨出应该是父亲的。我眯起了眼,以为父亲会走进来,脚步声却停在了楼梯头,蝴蝶牌缝纫机脚踏板的得得得声响起来了。

母亲略带抱怨的唠叨声从厨房移到了天井里,我钻出被窝,趴到窗格子上张望,看到了我常常参与喂食的雄鸡因挣扎而涨得通红的脸,锯齿形艳红的肉冠,平日里骄傲着时不时抖动的花色油亮的羽毛正被母亲紧紧拽在手里,走进隔壁的小爷爷家。小爷爷的手中有一把刚刚磨利的刀,等着它。想着这个迎着晨光打鸣呼唤的司晨者,最终成为了明日餐桌上的美味,我缩进了被窝。

缝纫机声停下了,楼梯上响起了父亲下楼的脚步声。很奇怪,父亲总能在这个时候找到脱身的理由,他平日可以厉声地呵斥我,却始终不敢对一只家禽举起锋利的刀刃。想着这一点,我忍不住窃笑,并一跃而起。

节日的期盼,最大的幸福莫过于抵达舌尖上的美味了,而过年,能让这种幸福膨胀到巅峰。除夕的前一天,家家户户都在杀鸡宰鸭。小奶奶善意引开我们一群孩子并低声警告:不许看,看了就读不出书咯!我们一哄而散。水缸里摇尾游摆的鱼,为迎接明日的盛宴,它的鲜活将止于今日。我们的节日,它们的灾难,盛大的日子里隐藏了一场盛大的牺牲,满足着我们味蕾的狂欢。

母亲总是念叨临近年关就没有好天气,不是就是,果然,除夕的前一天,雪,不期而至。灰蒙蒙的天幕,雪纷纷扬扬,静谧无声,一种失重的轻盈。我有种近乎慌乱的欣喜。缺少童话的年少,痴迷着一场大雪,大概也是缘于一个童话吧。愿雪绕进我今境,铺开魔术之毯,把万物覆盖在纯净之下,我是那白雪的公主。

雪覆盖了路面,姑妈踏出一行脚印,把两枚橙黄的蜜桔,慷慨地分到我的手中,我的唇齿间立时泛上幸福的唾液。她不知道,昨夜,沿着脚印下的路我走到她的屋前,透过门缝,看到了摇曳的红烛,虔诚的脸容,托盘里的糕点,还有祭祀的鲜果。我垂涎着难得浅尝的食品,更迷惑于光影里的恍惚和静默。(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清明的祭祀因了所有人的参与,让祭祀成为一种仪式,山野之中随风飘荡的纸幡,让祭祀背后的隐喻不再幽秘。而年前的祭祀从未在我家的餐桌上进行过,昨夜,在我的窥视中,因为不解,暗藏着神秘。

一枚丢到我身边的百子炮,让我惊起一个激灵。那是男孩子的专利。百子炮装在空了的火柴盒里,一枚一枚,他们如数家珍,火柴划亮照出的天堂是遥远的童话故事,他们只用来引燃咝咝作响的引线。玩火从来是大人禁忌和制止的,而过年给了他们特赦,这一天成了他们的纵火日。

爆竹炸响,散落在雪地上的红纸屑,是最热烈的花瓣,把过年的热闹推升到一个高度。或许禁忌之所以成为禁忌,是因为埋伏着的隐患里同样埋伏着极致的欢乐,爆竹炸响,稍纵即逝,大人也参与其中。

父亲把一筒双响炮藏在家中最隐秘的角落里。始终添着柴禾的炉灶,捂着一堂炭火的火炉,烤暖着这个日子,同样也成为他的不安。自从手掌得到过硝药的点点馈赠后,父亲再也不敢手捏响炮燃放了,他只肯握着长长的火棍,远远地就着了引线就跑,像个惊吓中孩子。

日历最后的一张,薄薄的纸衬出了背后斑驳的粉墙,数字描上鲜红,节日的象征,这是旧年留下的最后一纸遗产。我迫不及待地想要撕去它,母亲拦住了我的手:忙忙碌碌一年,就为这天哦!

原来,对年的盼望,不只是长大一岁的我,大人应该也同样盼望,只是秘而不宣,藏在上抿的嘴角和眼尾的细纹里。揭下了这一页,面对的又会是伏笔深埋的一年,今天,他们给自己制造一个节日——过年,并赋予这一天近乎挥霍的慷慨,我,正翘首期盼着即将分发的压岁红包。

新衣搁在缝纫机的台板上,它还是个半成品,尽管我知道,父亲保准会在年夜饭后完成它,等待的煎熬还是还是让我暗怀着一丝的不满。绛红的缎夹袄,绵软而喜庆,是父亲为我选做的新衣,更是他即将出手的作品。我转过来又转过去,任父亲手中的篾尺细细比划,对一件衣服缝制倾注的热情和喜悦,让父亲看起来和蔼又可亲,我的喜悦迅速莫名的扩大开来。

夜幕即将覆盖大地,今夜灯盏不眠,节日承载的欢乐之所以盛大和荣耀,或许就是因为有了全体的认同。明日我会着上新衣,皑皑雪野上,身着红袄的孩子,会不会也是他们的荣耀!

首发散文网://www.sanwen.net/subject/3890857/

年味似梦的评论 (共 15 条)

  • 雪灵
  • 早岁那知世事艰
  • 甲壳虫之漂流
  • 草木白雪
  • 火淼
  • 雪中傲梅
  • 文庄
  • 纤纤柳絮
    纤纤柳絮 推荐阅读并说 推荐并问好
  • 漫舞洛城
    漫舞洛城 推荐阅读并说 新衣搁在缝纫机的台板上,它还是个半成品,尽管我知道,父亲保准会在年夜饭后完成它,等待的煎熬还是还是让我暗怀着一丝的不满。绛红的缎夹袄,绵软而喜庆,是父亲为我选做的新衣,更是他即将出手的作品。我转过来又转过去,任父亲手中的篾尺细细比划,对一件衣服缝制倾注的热情和喜悦,让父亲看起来和蔼又可亲,我的喜悦迅速莫名的扩大开来。 夜幕即将覆盖大地,今夜灯盏不眠,节日承载的欢乐之所以盛大和荣耀,或许就是因为有了全体的认同。明日我会着上新衣,皑皑雪野上,身着红袄的孩子,会不会也是他们的荣耀!
  • 鲁振中
    鲁振中 审核通过并说 欣赏
  • 金刀
    金刀 推荐阅读并说 笔法精练如十指纤纤。喜欢
  • 白云深处

    白云深处日历最后的一张,薄薄的纸衬出了背后斑驳的粉墙,数字描上鲜红,节日的象征,这是旧年留下的最后一纸遗产。我迫不及待地想要撕去它,母亲拦住了我的手:忙忙碌碌一年,就为这天哦!、、、喜欢!顺致问候!

    赞(0)回复
  • 木 木

    木 木谢谢散文网编审老师们一直的支持和鼓励,谢谢散文网,为每一个偏爱文字的我们搭起一座畅享的平台!

    赞(0)回复
  • 木 木

    木 木回复@白云深处:谢谢白云老师关注和鼓励!晚上好1

    赞(0)回复
  • 崔勇(笔名:清心)

    崔勇(笔名:清心)欣赏佳作,为友点赞,推荐阅读,并亲切问候。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