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此去不经年,后会终有期

2017-01-11 20:39 作者:浣星  | 9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许多年过去了,人们说陈年旧事可以被埋藏,然而我终于明白这是错的,因为往事会自行爬上来。

——《追风筝的人》

光阴是一道风月的剪影,在花叶相系的喜悦中渐渐重叠,将容颜开成几多馨香浓翠的微温,而后,又在一盏清茶的回味里渐渐老去,只是,时隔多年,我依旧会怀揣着一个人的名字在四季的轮回里昏醉。

她的名字,是念了会疼的咒语。而碧,是我,十终常有,十年久不遇的那个人儿。

18年前的那天,她和朋友嬉闹着下楼,清脆的笑声,合着阳光的音容,如风拂过梦里铃兰花的香息。我突兀的挡在她的身前,她往左让,我往左靠; 她往右避,我往右退,一时间,两人闹了个大红脸。碧的朋友更是笑着起哄,而她只是吐了吐小舌头。我迄今仍忘不掉,那天,她微红的脸颊,映着氤氲的阳光,带着一缕风的和煦,光的温暖。

那时候,喜欢上一个人不是因为ta有车有房,而是因为那天下午阳光很好,ta穿了一件白衬衫。(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怀念,是一件幸福的事,像嘴里含着一颗糖,又像嘴里含着一颗甘草片。想起她的时候,你的世界会变得澄澈,你的眼中也泛起盈盈的柔波。

骑骑单车,溜溜狗、压马路,不买东西的逛着街,或者一起去海边坐着,听着海风吹来的歌,简单而富足;

碧喜欢靠在我肩上,我喜欢拉着的手,另一手伸向深邃的星空,告诉她,哪颗是天蝎、哪颗是白羊……

我说,你的手真好看,适合牵着一起到老,每一次,她总是紧紧的握住,甚至有些生疼;

两年,整整两年,海边我们卧坐的石礁似乎都有了一丝温度。我原以为可以幸运的拥有我怀中的女人,却不想,故事的发展总是这么老套。父母的阻绝,让我们相隔两地。

二十余岁的我,就像看见天突然生长出的草原,覆盖了整个天空的鱼群,南侧的山峰一之间变成湖泊,可无数无数的沼泽又凭空化成沙漠,突然涌向自己的人群,让步履再也前进不了一点。

南昌、广州、昆明、南京……碧辗转被送至数个城市,这一去就是三年。那些年,我们没有幸运的宠眷,也还没有一秒钟直达的微信、消息传送。每一分钟,我最见到的人,不是父母,也不是朋友,而是邮政大叔。我终于明白,原来,车马真得很远,书信真得好慢,一生能够一人,就够了。

我们小心翼翼的交换着地址,我也绞尽办法,奔赴到她所在的城市工作。是不是都很美好,仿佛踮踮脚就能吻到幸福?

后来,后来我们没有了后来。

后来

我娶了一个叫做适龄当婚的女人,她嫁了一个叫做家庭厨房的男人。

由于,我是长子长孙,传统的旧观念,让父母在我二十五岁的时候就着急为我相亲,一天三唠叨,晚上还有催婚符。我试图抗争,可终究输给了生活。我的妻子,是第一次相亲的那个人,一个星期就订了亲,一个月就结婚了。婚后,如我所想,就那样过着。

眼泪,是当你无法用嘴来解释你的心碎的时候,用眼睛表达情绪的唯一方式。

爸,你怎么哭了?”女儿的呼喊,让我从回忆中苏醒;

“没事,爸爸只是眼里进了沙子”;

“那我给你吹一下,我进沙子的时候,妈妈也是这样给我吹的”;

“咦,爸爸,刚刚走过去的阿姨怎么也流眼泪了,今天风很大吗?”;

曾经有一个笑容出现在我的生命里,可最后还是如雾般消散;而那个笑容,成为我心中深深埋藏的一条湍急河流,无法泅渡,那河流的声音,成为我每日每夜绝望的歌唱。

谁念西风独自凉,萧萧黄叶闭疏窗,沉思往事立残阳;

生活,一边怀念,一遍继续……

文@星辰星语(xingchenwin)公众号

首发散文网://www.sanwen.net/subject/3890839/

此去不经年,后会终有期的评论 (共 9 条)

  • 早岁那知世事艰
  • 鲁振中
  • 草木白雪
  • 火淼
  • 文庄
  • 雪中傲梅
  • 纤纤柳絮
  • 雪灵
    雪灵 推荐阅读并说 光阴是一道风月的剪影,在花叶相系的喜悦中渐渐重叠.......
  • 漫舞洛城
    漫舞洛城 推荐阅读并说 曾经有一个笑容出现在我的生命里,可最后还是如雾般消散;而那个笑容,成为我心中深深埋藏的一条湍急河流,无法泅渡,那河流的声音,成为我每日每夜绝望的歌唱。 谁念西风独自凉,萧萧黄叶闭疏窗,沉思往事立残阳; 生活,一边怀念,一遍继续……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