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那年夏天,北方有雪(二)

2017-01-11 17:09 作者:舞夜  | 10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大花拎着行李站在门口,迟迟没有动,他想玲子只要打开门就能看见他,这么多年的感情,哪是说分手就分手的,他玲子,他确定。屋里的玲子望着紧闭的门,眼泪终于留了下来,她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从大花去了事业单位之后,她的心总是隐隐的不安。有的时候她想跟大花聊一聊,可是张张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或许是最近工作压力大吧,她总是这么安慰自己。大花竖起耳朵,听见的却是隔壁邻居叮叮当当做饭的声音,数到10她要再不出来我就真的走了。玲子站了起来,长时间一个姿势腿有点麻了。看看手表已经下午了,晚上做点饭,炖个排骨,再炒个油麦菜,大花其实讨厌吃油麦菜,总觉得那是兔子吃的,但是玲子觉得总吃肉对身体不好,每次做了大花也勉强吃点,吃点总比不吃强。

玲子出门买菜,收拾屋子,做饭,桌子上菜傻愣愣的跟玲子对视着,玲子不动它也不动,米饭逐渐没了热乎气,油麦菜也慢慢失去耐性,蔫了下去。

每周一九点是固定的例会时间,玲子破天荒的迟到了,秋姐严厉的眼神让玲子心跳漏了好几拍,挨骂是不能避免的了。美女姐把水果放到玲子桌子上的时候,玲子还在愣神,怎么了这是丢了魂了,没有姐,昨晚没休息好,那你可惨了,今晚你也休息不好了,来了个大客户,秋今晚有事,你跟我一起去吧。玲子想起大花的话,犹豫的说到,今晚可能不行,我家里有点事。美女姐愣了一下,说,你可想好了,这次的这个客户合作意向很大,今晚要是能签,提成咱俩一人一半。玲子看着手机,没有未接,没有新信息。站在饭店门口的玲子忽然恍惚了,这几个究竟发生了什么,怎么就这样了呢。

酒桌上的玲子,今天特别厉害,举杯就干,美女姐在旁边笑的特别甜,今天签单有希望了。推杯换盏,时间总是过得飞快,凌晨一点的时候,玲子有了点意识,这个马桶有点大,地砖也不是她喜欢的暖黄色,白的刺眼,镜子里的自己头发一团糟,发尾处还沾着些许呕吐物,衬衫的领口大咧咧的开着,里面黑色内衣若隐若现,裙子的开叉好像高了一寸,像被人使劲拽开的。扶着墙缓缓的走出来,屋里没有人,玲子坐在床边仔细的想了很久,依然一无所获。嘀的一声,门开了,大花出现在门口,手里拎着一袋东西,玲子有点恍惚,看着大花没有表情的脸,终于开口了,你怎么在这,大花没说话,径直走了进去,烧开水,烫好奶,递到玲子面前,玲子抬头看他,嘴巴瘪了瘪,伸手抱着大花的腰哭了。玲子在大花的怀里睡的很踏实,两个人牵着手又回到了大学校园,玲子的裙摆随着微风泛起波澜,大花帅气的笑脸越来越近,嘴唇上温柔的触感让玲子心里痒痒的,哗啦啦,滴大颗大颗的落了下来,脸上身上,转眼,两个人湿透了,大花把玲子抱紧怀里,悄悄的在耳边说,我爱你,一辈子。

玲子醒来的时候,外面下着雨,窗帘边的一角已经湿了。身边的位置空空的,大花已经上班去了吗?玲子拿出手机,三个未接来电,一个公司的两个美女姐的,还有一条信息是大花发的。玲子先给美女姐回了电话,电话刚一接通,就听见美女姐说,祖宗你可终于醒了,感觉怎么样了,玲子呵呵的笑着说没事,就是头有点疼,美女姐接着说,你今天不用过来了在家好好歇着吧,客户一会过来,这单稳稳的了。太好了,昨天的酒总算没白喝,姐,是你打电话让我男朋友来的吗,我喝多了不记得了。美女姐停顿了一下,不是,你自己打的电话,我哪知道你男朋友电话啊,你俩没事吧?没事啊,他可能上班去了,我一会收拾一下回家休息区。那就好,先不跟你说了,客户来了。玲子挂了电话,点开了大花的信息。

第一次见你时,我就确定,你是我这辈子要找的人,我爱你,玲子,我想要尽一切努力给你最好的,我想要照顾你,宠着你,陪着你,我们牵着手,一起变老,等走不动了,就找个海边,聊年轻时候的事,每次想到你变老的样子,我都忍不住想笑,那时候你会不会也嘲笑我,走路太慢,吃东西没牙,不过我坚信就算老了我也是个帅老头,能把你迷得七荤八素的。或许是想象太美好,现实太残酷,一切都在往前走,却是不同的方向,我看着你越走越远,却无能为力,我爱你,现在,但是总有一天,我会不再爱你。照顾好自己。不见。(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玲子握着手机的手满是汗,嘴里喃喃的重复着一句话,为什么,大花,为什么,我爱你啊,只有你。。。。

玲子几乎是飞奔着回到家,可是家里空无一人,她发了疯似的给大花打电话,可是电话那头只有一个冰冷的声音在提示着她,你失去他了。家里不知何时被收拾的干干净净的,地板重新拖过,垃圾桶里的垃圾袋重新换过,衣柜里玲子的衣服整齐的排列着,只是空出了一片,玲子知道那是大花的地方,连床上的被子都只剩下玲子一个人的,仿佛这里从来就只有她一个人住,之前那些甜的掉牙的瞬间都是,都是梦。玲子觉得头晕恶心,胃里一阵痉挛,她扶着墙冲进卫生间。伸手抓毛巾的时候,一抹蓝色刺痛了她的眼,那是大花的毛巾,上面的小熊是玲子的最爱,玲子忽然就笑了,我没疯,大花真的存在,他真的在这个屋子里住过,他爱我,跟我说过很多情话,只是他走了,不要我了。。。。。。

玲子在家躺了两天,大花的电话始终打不通,她给大花的哥们老刘打过电话,可是对方坚持说不知道大花去哪了,并告诉她以后不要在打电话了。玲子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怎么一切就变了呢。第三天的时候,玲子接到了秋姐的电话,你什么时候来上班,要是请长假也得来公司办手续啊,你这不打招呼就不来算怎么回事!玲子轻轻叹口气,说今天起晚了,我就来。

美女姐看见玲子,脸上的表情微微一变,怎么了这是,脸色这么差,病了?玲子摇摇头,没事。我去烧点热水,你那个咖啡放哪了,跟我一起去吧,我找不到。玲子跟着美女姐来到茶水间,美女姐拍拍玲子的肩,仿佛什么都知道似得说,都会过去的。玲子看着窗外,秋天了吗?美女姐拿出一个信封递给玲子,这里是两千块钱,客户虽然签单了,但是压价压得太狠了,除去回扣和税点,也没剩多少,我还有别的客户,不差这点,你一个人在这不容易,提成你拿着吧。玲子鼻子一酸,眼泪忍不住的掉了下来。是啊,一个人,也只剩一个人了。

同事三三两两的收拾东西走了,有家的人谁还不着急回家呢,就算煮口面条,两个人吃也是温暖的,秋姐看着发呆的玲子,怎么还不走,这没饭局你还不适应了。玲子笑笑,不着急。

美女姐应该是约了朋友,据行政部的同事说,一早就有辆豪车在门口等着了。办公室只剩下玲子,紧紧的盯着电脑,手指头机械的点着鼠标。不知道过了多久,玲子觉得腰有点酸,站起来活动了一下,还是不太舒服,看着杯子里空空的,玲子想饭吃不下去,水总的喝一口。茶水间不远是老总的办公室,门虚掩着,灯亮着,看来老总也没走呢,玲子转身走进茶水间,冲杯咖啡准备回到座位上,虽然在哪都是一个人,可是家里大花生活过的痕迹总是让人发疯。哎呀,别闹,女人娇滴滴的声音,传进了玲子的耳朵,玲子愣愣的站在茶水间的门口,这个时候了谁还能在老总办公室呢,莫非是老总的老婆,不可能,前几天行政还说他老婆出国了按照惯例,回来的时候每个人应该都有一份小礼物,难道是情人,想到这,玲子忽然觉得很尴尬,想着赶紧走的好,这个时候门开了,熟悉的高跟鞋声,玲子余光看见她手使劲拽了拽本来就不长的裙子。玲子加快脚步,就当什么都没看见。

虽然玲子知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方式,她无权干涉,但心里还是觉得怪怪,大花的电话依然关机,老刘也不接她的电话了。睡觉吧,明天又是新的一天。

第三季度的总结大会开了一上午,老总翻来覆去就是那几样,大家要努力,今年的目标还没完成,听得玲子两眼直冒金星,不过忙点好,忙点就没时间想大花,就没时间想一个人有多痛。玲子打开电脑,第四季度计划这几个字还没打全,秋姐就过来了,中午来个客户你跟我一起去。没等玲子回话,秋姐就走了。美女姐冲玲子笑笑。

虽然公司应酬多,但是基本都在晚上,玲子从来没有中午喝过酒。一瓶酒下去,胃就开始抗议了,去厕所吐了一下,还是疼的厉害,偏赶上客户频频举杯,秋姐在旁边陪着笑脸,玲子也不敢怠慢,喝吧。客户越喝越开心,秋姐给玲子使眼色,让玲子再敬一杯,玲子举起杯还没说话呢,客户站起来了,小姑娘挺能喝啊,今天真是遇到对手了,不过喝的高兴,说着走到玲子身边,手也不自觉的打在了玲子肩膀上,玲子身子僵了一下,笑着躲开了,客户也不觉得尴尬,一仰头干了,但是随即又倒了一杯,刚才是你敬我,这杯我提,玲子本想推脱实在喝不了了,可是客户继续说,你干了,剩下几个月的单子,我包了。说完还看了秋姐一眼。玲子端着酒杯,再忍一忍,马上就能完事了,可是心里默默的安慰丝毫抵不过胃里翻江倒海的抗议,最终胃还是战胜了心。玲子恍惚间看到客户有红变绿的脸还是秋姐嘴角不经意的冷笑。

伏在办公桌上的玲子,只觉得自己的胃像一只巨大怪兽的嘴,不时地发出低沉的嘶吼声,仿佛想要吞没周围的一切,特别是自己,这只怪兽想要吃了自己。人资拿着辞退表格让玲子填的时候,玲子还没从要被吃了的惊恐中缓过来。她的部门主管也就是秋姐已经在领导审批栏写好了同意,大老总的名字也赫然在列,其实自己写不写,写什么已经不重要了。玲子收拾好东西,想跟大家告个别,可是美女姐不在办公室,秋姐也不在,连平时哪也不去的学生头都不在。那句再见终是无处说起。

公司门口小鲜肉整低着头,一只脚不知道在搓着什么,玲子走过去的时候,他轻轻拉住了玲子的胳膊,我送你吧。

马路边上,小鲜肉背对着阳光,手里拎着玲子仅有的那点廉价办公用品,阳光太刺眼,玲子看不清他的脸,只是抓着他的袖口,好像自己还是那个没毕业的孩子。小鲜肉看着玲子苍白的脸,悠悠的开口,玲子,你知道自己为什么被辞退吗,玲子点点头。上次你跟美女姐一起签的那个客户,她给了你多少提成?2000。你知道提成应该是多少吗。玲子忽然抬起头,那个单子全下来提成总共是。为什么,玲子的声音抖得不像样子。小鲜肉没说话,一只大手覆盖住了玲子的头,轻轻的,柔柔的,大颗大颗的眼泪划出了眼眶,玲子咬着嘴唇,尽量不发出一点声音,小鲜肉环住了玲子,想哭就哭吧,别忍着,玲子只觉得有根针扎了一下自己的心,特别疼,不自觉的就喊出声了。。。。

首发散文网://www.sanwen.net/subject/3890808/

那年夏天,北方有雪(二)的评论 (共 10 条)

  • 淡了红颜
  • 雪中傲梅
  • 草木白雪
  • 鲁振中
  • 于正祥
  • 雨袂独舞
  • 漫舞洛城
  • 纤纤柳絮
  • 雪灵
  • 早岁那知世事艰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