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评中国作协2016年诗歌选本

2017-01-11 15:26 作者:依梦  | 18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评中国作协2016年诗歌选本 (2017-01-03 20:11:13)转载▼

文:郑正西

今日诗坛的“繁荣昌盛”就靠三台戏:诗歌奖、诗歌选本,还有一批“充气娃娃”的名人晃来晃去。

尽管当今的诗歌选本几乎成了一件时光旧物,但有几家还煞有其事,像例假一样准时到来。要说牌头,当然是中国作协由霍俊明主编的年度《中国诗歌精选》为“老大”。

我读选本只读目录够了,相信大多数诗友也是。读了《2016年中国诗歌精选》后,现在写下如下感想。感对了感错了都别当一回事。

1、从这个《2016年中国诗歌精选》目录的入选作者看,我感到霍俊明具有一种风险性进步,就是公然不选施施然和余秀华作品。这两个女人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她们背后站着谁。(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2、从目录入选作者数量看,民间的,无名的诗人数量要比往年偏多。这是一种“扶桑”诗歌良心的进步。

3、这次年选本,霍俊明写了一篇近五千字的编后记,这个编后记的精彩在于对当今狂欢的诗坛和如笋的“名人”进行痛斥。这篇正义的编后记与《精选》本的內容仿佛是两张皮,因为,制造诗坛狂欢者和“充气娃娃”们都入选了。如果说编后记在痛斥民间诗人,不对,在诗坛狂欢时,民间诗人一直在“打酱油”。

4、去年,我批评过霍俊明搞的中国作协选本,他把阎安的《地道战》在2014的中国作协选本选了,2015年的选本又选一次。这如何叫“精选”呢?让阎安同志连续两年蹲在“地道”里,多难受!

没想到他2016年换汤不换药,把诗人杨角作品选了两次:

编号在横断山区/ 杨角

编号与黄昏抗衡/ 杨角

5、按说,年选本应是对当年一年全国好诗的选拔,逐步存史,以利后人查阅。现在不是,霍俊明选名人的诗,竟然选到十年前的作品。比如:

编号032日的下午听《史卡保罗集市》/ 郁葱 2007年作品

编号051灰蜻蜓/ 林莽 2006年作品

你说怎能这样选诗?2016年度民间有那多好诗不选,却宁可选名人的烂谷子陈芝麻。仿佛,中国作协选本里的“茅坑”被那些名人承包了。承包也行,你们书名改一下,把“中国诗歌”改为“中国作协诗歌”可以了。

6、好吧,选你们圈内名人诗歌也行,文本质量要确保。书名叫“精选”,又代表中国作协的立场和审美观,入选的名人和皇亲国戚的诗歌应该质量高于他人作品才让人口服心服。可惜入选的名人作品很多搜索不到,现就能搜索到的几个在这里展示展示:

编号人之四肢/ 李发模

《人之四肢》

人之脚是地基,

腚即底坐

肋骨是台阶,

每一手势是让别人看见自己

正如抬脚

融入某一建筑物体

( 搜索显示不全,再读下去也没必要了。)

020号 雷平阳入选作品:

卡夫卡是大师中的大师,如果他的作品能被模仿,还叫什么大师?雷平阳醒来,见相邻床上的胡弦正熟睡中,像一截沉香木头,于是雷平阳由沉香联想他体内多出了一个点香的铜香炉。这个连段子都算不上,一则口语日记而已。因为是名人,竟成了值得“精选”的国家级佳作。

046号王单单入选作品:

《逃亡之路》

从家门口往上走

经南大街,十字路,老虎坝

穿过老公园,挤进人民巷

尽头就是我上班的地方

旁边有个菜市场

刚经过那里,正好目睹

一条鲢鱼,从血淋淋的砧板上

挣扎着,滑入街边下水道中

如果它随着流水的指引

以及黑暗的延伸

恰好能游到我家门口。

这似乎在暗示

我每天走的,是一条

逃亡之路

王单单由一个普普通通的写诗好者,经权力圈子宣传,先调地方文联工作,又拉进《诗刊》当编辑,继而又塞进名校当“驻校诗人”。他的“星光大道”在他诗中写成是一条黑暗的“逃亡之路”。也许有人说该诗是写人民,请问王单单雷平阳,你们不也是人民吗?这样写法也就是他师傅雷平阳《杀狗的过程》的翻版。

019号荣荣入选作品:

《独角戏》

,她是自我斗酒之人。

举杯邀明月,左手敬右手。

今夜,她是自我宽慰之人。

内心藏一个倾听者,也年过半百。

年过半百她最想说的还是身体:

这是我一直在糟践着的……

它在溃败,时间源头里的一个逃兵……

酒过三巡她的身体又沉了六分:

我想知道它的秘密。

欲望如何生成,羞惭又能躲向哪里?

而许多情感突然不见了,像雨水落入山川。

这让我相信,身体里也有一个汪洋。

遗忘,真是复原的唯一良方?

她的身体继续下沉灵魂也没有逃离。

干杯!分裂已久的身心今夜同样疲惫。

它们终于坐到一起,一对交恶多年的老友。

荣荣是年年入选的名人,不用看目录,也不用看她入选了什么作品。她出名的永恒之作是更年期。女人绝经了,老了,起皱了,没人爱了,没完没了的哀伤。。。。。。

072号慕白入选作品:

《客至台回山》

叫桃源的地方太多

很俗,跟我的情感一样煽情

台回山不一样,它是寂寥

宁静的,下山蛇这个名字

肯定会令你大吃一惊

请原谅一个行路者的迷失

他忘记给你们交代,台回山

高台村,下山蛇,这些村庄的道路

它们同时出现,只会在一首诗里

和十五的月亮一起升起来

安详又从容,轻盈而透明

岁月可以在这里沉默

这是中国开化的一个夜晚

柯平,马叙,俞强,赖子等人

无所事事,他们围着暮春的黄昏

在月影下喝茶,聊天,抽烟

听房东的最小女儿,燕燕姑娘

朗诵一首钱江源的诗歌

大地无语,万山生锈

一个无人记住的夜晚

如果不是村口流水的声音

橘子树午夜时分开放的香味

轻轻叩响天堂和夜的寂静

你会以为,见了一幅画

或者,穿越到了唐朝

甚至魏晋

该诗无非记述作者和几个好友在台回山上相聚,度过了一个难忘的诗情画意之夜。

看看谁来解读,还能挖出什么金矿。

7、对入选的非名人作品不说了,能被选入是之幸。我想说的是,选稿人如果更懂诗歌,许多作品会选得质量更高一些。这里只举入选的莫卧儿作品为例:

莫卧儿的入选诗是《蒸鱼》

看上去整个鱼体像大草原一样平坦无痕

仿佛年少时一眼到头的人生

全身涂抹料酒去腥

抠开鱼鳃和早已剖开的腹部

沟壑与深渊,冰冷与黑暗

隐藏于生活平静的表面

每一小段都须手指细细啜饮

用刀划痕,方便入味

刀锋避开一切坚硬与阻挠

沿着鱼刺的方向游走

当把握其中意味深长的分寸

戏份变得游刃有余

均匀地码上薄盐

在光溜溜的粘液上滑动

需要一边前进一边提防

每根随时出没的小刺都让笔尖黯然神伤

姜丝、葱丝分量适宜

多一分或是少一分

眼泪的滋味就会大相径庭

最后在鱼腹、鱼身铺上配菜

供上蒸笼

白的盘子俨然化身庄严的棺椁

配菜全是陪葬品

刚刚经历了一场多么重要的仪式!

我就像入殓师

冷静准确,条理清晰

怀着温柔的情感

让一个冰冷的生命重焕生机

《蒸鱼》这首诗相对那些名人作品好,但莫卧儿还有更好的同期作品。比如:

一列开出时空的火车

一列开出时空的火车

将天地抛在身后

于辽阔的蔚蓝中飞驰

它不装载头颅、四肢、体温、运气

只搬运影子、幻觉、脚印和气息

一列开出时空的火车

停靠的每个站台都有大批乘客

涌入。他们双眼幽深,暗淡

因为看不清彼此无法交谈

一列开出时空的火车

不是每一个到站的旅客

都能找到前往的地址

很多从此漂泊

不知何生何世才能踏上返程

一列开出时空的火车

它的身影投射在透明的虚空中

相互胶着,彼此牵引前进

难以挣脱……

一列开出时空的火车

脱去了车轮、铁轨、大地、洋流

把光线穿在身上

任尘埃、星星、儿、各种飞行器

在车厢里穿梭

——等等,尚有一个灵魂流落人间!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们网络诗选也搞年选本,我们实事求是,不叫“中国诗歌精选”,叫“网络诗选短诗选”,只选我们平台作品,绝对对诗不对人。我们选诗标准很简单,首先是诗,有诗意,有诗味;然后是具有一定的主题深度,不只是告诉读者发生了什么,要让读者在留白中开启思索,得到启示,同时得到诗歌艺术的享受。

以下列出我们近年的选本中的部分作品,也有名人作品,但他们是真正的名人。我们的选稿不敢跟谁比,但可以与以上作协选本的名人作品比。

《幻觉》

◆雷文

那些写好的文字,并未寄出

原因是树叶的响声,郁金香的左顾右盼

都是来自风的压力

我怀疑自已,—直在当年你飘起的

长发中断章取义

有些被动的结果,让我读出暗示

多年以后的黄昏,我在街道上看到

寂寞的路灯,为黑夜打开眼睛

电流到达的时间,恰恰是

漫长的—天。原来,你仍是

灯光下的—枚影子,忽远忽近

《星夜》

◆琴匣

更多的人走回黄昏,

四月,我听到春天在远方断裂的声音。

夜何其漫长,

我看到许多星星,顺着时光粗大的骨骼

坠入长河,没有回声,

只有盐粒冰冷的呢喃。

今夜,我想把一半的星星

送给沉默的祖国,另一半

留给夜晚不眠的孩子们,

把黑暗的那一颗留给自己,

在夜的最深处泣不成声。

《草上的月亮》

◆张洁

羊群归牢。现在

八百里草场,都是狼的

刚刚圆起来的月亮也是

之前,日夜在暗地交易

狼,长齐了尖利的牙齿

咽喉海潮碰击,他嗥叫如哭泣

喊出月亮,他有最温柔的心

《暮年》

◆东荡子

唱完最后一首歌

我就可以走了

我跟我的马,点了点头

拍了拍它颤动的肩膀

黄昏朝它的眼里奔来

犹如我的青春驰入湖底

我想我就要走了

大海为什么还不平息

《捡垃圾的人》

◆格式

捡垃圾的人是我的兄弟,

他以此为生。

他半吨废铁换回一个乡下女人,

他用两车烂塑料供儿子念完了小学,

他用一年的伤痛和泪水,打发年迈的父亲入土。

埋人的活不好干啊。

他在垃圾里出没。月色荒凉。

他埋头拯救那些错位的东西。

一个穿蓝制服的人悄悄向他逼近,

夺走了他的秤。他的手在抖,

身体也失去了平衡。他似乎再也抓不住

人们放弃的任何东西。

《真实》

◆蓝蓝

死人知道我们的谎言。在清晨

林间的鸟知道风。

果实知道大地之血的灌溉

哭声知道高脚杯的体面。

喉咙间的石头意味着亡灵在场

喝下它!猛兽的车轮需要它的润滑——

碾碎人,以及牙齿企图说出的真实。

世界在盲人脑袋的裂口里扭动

……黑暗从那里来

《鹧鸪》(外一首)

◆马休

整个上午

鹧鸪坐在浓雾的家中一声声叫唤自己的名字

河对岸

所有走下楼梯的亡灵都以为自己还活着

《晨》

安静厚厚的花粉盖住六点钟

醒来的眼睑多沉重

六点钟的花盘多沉重

一只我不认识的鸟有精致的衣裳和古怪的文章

它站在远处向不属于它的破碎的日子朗诵

我用轿车把遗忘和儿子送进了学堂

《立秋》

◆翟文熙

湖泊之上,一只蜻蜓的尾尖

点醒水的睡眠。

天像人类的前夜,尾巴退化至椎骨

皂荚树举着鸟巢,鹭鸟产下第二窝儿女,空出的世界

犹如一个逃亡者的花园。

作为第一个上山的人,我在

早晨的蒙昧中提着山路,向夏天更深处

行进,尘埃涌起,面影倒插在水中。

鸟鸣响起的时候,夏天已在数里之外

根部断折,立秋的马车

满载金黄的布匹,一日千里。

暑气未断,立秋之前

我尚且需要用盐粒洗刷灵魂的垢渍。

《林子里的甲虫》

◆樊樊

正午的林子里

两只甲虫,对我的注目置若罔闻

青天白日,它们在一片摇晃的叶子上放浪形骸

因为不懂得羞耻,它们的快乐

完全不像人那样旁逸斜出:

一根雄性的毒针

有时插在麻木的神经上

有时插在群体的秩序和教义上

《猎人》

◆李继宗

我把落日当作一只辉煌狐狸的时候

枪响了,草地红得要命

山野一时间静得要命

少年了,我作为猎人的样子让你一想起来

就偷偷发笑

我整天出没在荒草间

关于心里的野兽,没有谁知道

我想的是,喝完这一口泉水,我就去看你

《火葬》

◆纪弦

如一张写满了的信笺,

躺在一只牛皮纸的信封里,

人们把他钉入一具薄皮棺材;

复如一封信的投入邮筒,

人们把他塞进火葬场的炉门……。总之,象一封信,

贴了邮票,盖了邮戳,

寄到很远的国度去了。

《灯》

◆杨林

与你重逢,是在我交出灵魂之后,

将世界所有的黑,

藏在体内。

风,不能替我吹灭一切原罪,不能示人的私欲,

烧毁成灰。

你将我的忧伤倾倒在地,我成为你摇曳的影子,

成为你透明的水。

你是我双手合十生出的那缕火焰,

让我身心合一。

在闪烁之中飘忽,你是我最陈旧的地址,

当我将自己邮寄给你,什么时候,

我还能返回尘世。

《最好的月光

◆依美

最好的月光,在故乡

门闭着,月光顺着门缝流进来

夜是幽蓝的

月亮从马背卸下时

露水已在菜叶上安睡

蛐蛐只叫了一半,就被夜鸟隐去。

屋里人,只有我醒着

我听着年迈的母亲睡着正香

心多么安宁,多么安宁。

如果父亲还活着

我会跟他说

三百六十五里路

只有故乡的月亮才像月亮

《活着》

◆杨平

很难想象云的苍白

阳光凸凹是否真实

在河岸,努力记忆消失的甘蔗林

浮游的黑石渡口,水村庄

一只羊从清场的废墟出走

一条红鲤为意淫的翅膀专心致志

风掠光了旧时痕迹

吊桥布满新鲜纹身

狮子和丛林

捞水少年,无限延伸的病态

卦象自始至终抹不去错乱经脉

活着,因为没弄明白死

《银杏树》

◆成都锦瑟

冬天,它们是象形文字。

交出崇高。交出忠诚。交出果实与黄金

然后躲在黑暗中哭泣。

它们站立成排。唱嗨歌。跳广场舞

除了上帝,不再爱谁。

雪是身上最温暖的宗教。

在通往天空的路途

它们有一颗日渐趋冷的心

像鱼刺

——卡在祖国的黎明。

《落日》

◆陈立红

落日从摩天的楼房上坠落

疼痛的不是商人,银行,政府

是摁在纸上的手指

血汗浇灌城市,长不出庄稼,良知

狐狸像一群幽灵,闪过午夜

的红酒,香水,还有最后的歌唱

辉煌是时代的激光,停电之后一片黢黑

金库海啸,人心比城市更加狼藉

荒草在大地上匍匐前进

残垣,断壁,正在一天天风化

百年之后,人们啊

以灵魂的影子归来,游览鬼城

《时光的剑》

◆月宛初(90后)

木鱼敲落了黄昏

肉身,是自己的陷阱,或森林

典籍里的墨,残羹,所托非人。佛,在远处

活着,只待见,鞋底干净的人

颠沛流离的人世

不问去处,也不问归途

时光垂下绵软的剑。它不对别人

只对自己

首发散文网://www.sanwen.net/subject/3890777/

评中国作协2016年诗歌选本的评论 (共 18 条)

  • 草木白雪
  • 鲁振中
  • 雪中傲梅
  • 纤纤柳絮
  • 冰山雪莲
  • 雪灵
  • 漫舞洛城
  • 淡了红颜
  • 鲁振中

    鲁振中 这样的诗还被编进2016年,(中国新诗精选)真是让外国人都笑掉大牙!散文网随便拿出一首诗,水平都会超过其几倍啊!真替作家协会悲哀呢,庆幸自己留在散文网练笔。再不想成名成家了!与这等文坛大腕同流合污会遗臭万年的......

    赞(0)回复
  • 白水

    白水糟文天下,不说不知。鲁友所言极是,我们在散文里真正是闲情逸志。问好作者。

    赞(0)回复
  • 独步

    独步喜欢拜读点赞问好朋友!

    赞(0)回复
  • 独步

    独步连名字都这么有奇葩,内容一定古怪!

    赞(0)回复
  • 依梦

    依梦回复@鲁振中:与这等文坛大腕同流合污会遗臭万年的......不会的,会红的发紫,想上国家诗刊,没钱权,没门啊

    赞(0)回复
  • 依梦

    依梦回复@白水:是的,这就是诗坛

    赞(0)回复
  • 依梦

    依梦回复@独步:都是转载的,就是让想上纸刊,想出名的平民诗人们,别做梦了

    赞(0)回复
  • 草木白雪

    草木白雪回复@依梦:你啊,如果攀上诗刊刘年那些诗刊大老爷,你啊随便说句话,都成精品诗了,都会镀上诗刊的金光环,自然就成高人了,否者,你诗写的再好也是垃圾啊

    赞(0)回复
  • 张学政

    张学政披露的好!这样的诗被编入《中国诗歌精选》实在是惹人深思,应该得到批判!问好作者!

    赞(0)回复
  • 秋白

    秋白欣赏,点赞!

    赞(0)回复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