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一纸情书

2017-01-11 15:06 作者:楼澜  | 9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天,下的好大,从四面八方袭来,冲卷了这座小城。安从市区坐了电车一路赶来,许是雪太大的原因,进山的人少的可怜,车厢里一片空荡荡,更显得寂冷凄清。安坐在靠窗的位置上,手里握着一封信。

安把信纸再一次抽出来,内容很短:

你好吗?很抱歉打扰。我是第六中学校图书馆的老师。如果方便的话,你能来一趟吗?在图书馆的角落里找到了很多写给你的信,之所以没有一并寄过去,是因为还有一些手续要填写,打扰了。

说起上中学,真的是很久以前的事了,那时候冬天,因为家太远,每天要早早起床,还需骑自行车上下学,简直是难以忘怀的寒冷记忆。手基本都要冻的通红,有时还要遇上雪太厚,自行车打滑的情况,一脚摔进雪地里,而冰雪覆盖的地面无法辨清有何物,安记得有一次,她摔在了砖块上,感觉整个身体都被撞的散架。如果说早上出行,实在令人懊恼,下午回家,就要好很多。到了下午,雪几乎都会融化,夕阳的余晖留在雪水洗过的路面上,天气也不再那么寒冷,风几乎停了,骑车回家,会觉得一路景色美得可

那时候回家,基本都会遇到那个男生,因为是同一片学区的原因,不但一直上同一所学校,还经常被分在同一个班,甚至是同桌。

你有没有遇见过那么一个人呢?从小学到初中,再上高中都是同一所学校,他的出现充斥了你的学生时代。每每回想起那段时光,他便是无可避让的存在。(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但是根本没有什么好印象!安第一次知道这个人,便是因为学校老师的无厘头,实行了一个学生管另一个学生的神奇制度。安管的竟然就是这个人,他的名字是树,每节上课都趴在课桌上写写画画,正因如此,树每天要背的课文,总是记不住,每天都会被老师留下来,当然被留下来的还有安,这种一个管一个的神奇制度,导致一人犯错,两人受罚的悲惨结局。每天他们两个几乎都是最晚离校的,安不止一次的想,树的榆木脑袋到底什么时候可以开窍,课文什么时候能早点背完!

后来有一段时间,学校开始流行男生跟踪女生回家的热潮,树当然没有跟踪过安,但因为放学回家有很长一段距离是顺路,所以经常看见他们走在同一条路上。一次有一伙人跟踪安的时候发现了这件事,两个人不说话,离得远远的,走同一条路回家的情况,居然被谣传成树每天放学都跟踪安回家。如果你有什么罗曼蒂克的幻觉的话,最好打住。班里无理的谣传,导致两个人之间简直不说话,关系僵硬。而这样的迷之情侣关系,导致在投票选举图书馆管理员的时候,全班的人都投给了树和安。忽然有个人看到安落泪,大喊一声“安哭了”,全班瞬间都沸腾起来,树从座位上站起来看了一眼安,然后把鼓动大家投票的同学,当众打了一架。

当然因为他的鲁莽,被老师训了一顿之后,一切还是无济于事,他们两个还是成了管理员。

一般情况下没有事,但每次一到期末,为了应付学校检查,就要在借读卡上写满学生的名字,因为大多数情况下,没有人去图书馆借书。但是那个家伙很懒,几乎什么也不做,期末写名字的时候,几乎看不到他的身影。

安喊他“树,你好歹也做点自己的事嘛。”

树基本回她一句“哦”,然后低头继续看书。

终于升到初三,所有人都开始抓紧复习,连树也开始认真读书,那种子虚乌有的各种密恋谣传,终于全都埋到书堆里去。那个初三总算过的安静。然而在安以为过了升学考试就再也不用见到树的时候,两人又奇迹般的以同样的分数,考进同一所学校。

那么树的初恋是谁呢,上了高中,会有女生追他吗?有一次我问过安。

初恋吗?安的回答是,具体关于这方面的隐私,我也不了解,但是他的女生缘好像并不好,每天都几乎不说话,又不爱理人,真想不到哪里会有女生喜欢他。不过上了高中以后,我又当了图书馆管理员,树每天来图书馆看书,就有一个女生问我喜不喜欢树,我的回答当然是不喜欢,她说那你可不可以帮我当下丘比特?这个女生居然让我帮她问树有没有喜欢的人!因为她之前帮我抄过借书名单的原因,只好过去帮他问。我在图书馆的一个角落里找到他的时候,他正坐在地上看书。

“树”我问,“你有喜欢的人吗?”他显然是被我吓了一跳,愣了一下,回答说“没有”。“那就可以了”我回答他,立刻冲出去,把那个女生拽过来,女生很害羞得抗拒着,脸刷一下的红起来,但靠近书架的时候,她突然推开我,理了理头发,说一声“你在这里就可以了”然后走进去。但是过了没多久,树就走出来了,把书往书桌上一拍,很生气的离开。然后我就看见那个女孩失神的站在那里,所以我可以说他们没有恋爱,至于其他的我不了解。

不过好在我们高中都没在同一个班,偶尔在图书馆里碰到,也是他看他的书,我写我的作业。最后一次见他,是放寒假的时候,他到我家来找我,因为他借了一本书没有还,让我帮他还回去,我对于他的这种要求很无语,“你为什么不自己去还书呢?”“这个你就别问了,还有,新年快乐”说完,他就走了。到第二年开学的时候,我听说他转学了,那是我对他最后的印象。

车终于开到了,安握着信下车,雪依然下得很大,那些信是谁写给安的呢?学校几乎没什么学生了,课桌已经老旧,教室依然是那个样子,只是换了上课的人而已。

“有什么事,需要帮忙吗?”安仔细看了那位老师一眼,忽然认出来,于是说“老师,是我啊,三年二班的安”,说完扬了扬手里的信。

“你这么一说,我想起来了,没想到你这么大了,时间过得可真快啊,你跟我来。”走进图书馆,很熟悉的地方,陌生的脸蛋,老师介绍“这位是安,是你们的学姐”

“安吗!”一群人忽然激动起来,“有好多你的信”说是信,其实是明信片,从各种书里翻出来的,一行字,下面的署名是安。

“可是,我没有写过这些啊”“哇,那时哪个暗恋学姐的男生写的吗?好浪漫”“我们还做了个统计呢,现在已经翻出了86张呢”“这么多吗?”安愣了一下,确定是写给自己的吗?学校里应该还有人名字是安吧,或者只是用一下安字的寓意呢。

“你等等,还有一个”一个女生拿了一本书出来,和当年树要她还的那本一模一样,手里瞬间出了好多汗,她看女生翻开书,抽出了一张借书卡,上面写的名字还是“安”。

“背面,看背面”女生激动的说。安接过,翻过来,看背面,画这她上学时候的模样,署名“树”。

瞬间不知道该做什么才好,她想把借书卡藏到口袋里,可是她今天穿来的这件衣服没有口袋,手足无措的把卡片藏到背面去,只好说,太晚了,要走了”

老师送她出去的时候,说“树吗?”

“老师还记得他吗?”

为了不让老师看见她红着的脸,安低头去绑鞋带。

“是啊,因为他是个很特殊的孩子,转学后他来过一次学校,问起过你呢。”老师望向窗外的飞雪,低低的说,“后来在两年前的一次山难中去世了,就是学校对面的那做山”安低头绑着鞋带,眼泪无意识的掉下来。”

和老师挥别,低着头,安将借书卡握的紧紧的,呆滞的走出去,雪下的好大,被风卷起,刮的脸蛋很疼。

远方安仿佛听见了树的声音“把你的试卷借我看一眼,原来read的过去分词还是read啊”

“今天数学课上老师讲了什么”

“离下课还有几分钟啊”

“明天是谁值日?”

“今天老师说要背的课文是哪篇?”

“你帮我把这本书还一下吧,还有,新年快乐”

眼泪止不住的留下来,她抬头看见那座山,狂奔起来,一下子摔倒在地,外套落在地上,又站起来,继续往前跑了几步。

“树,你好吗?

我很好。

你好吗?

我很好。

你好吗?

我很好”

安喊的好大声,回音从山的那边传来。

“我很好,

你好吗?“

安哭的很大声,时光扑面而来,那个在她青涩少年时代里不曾退场的人,过的好吗?

你曾小心翼翼暗自隐藏的那些喜欢,自己没来得及的那些告白,原以为无人知晓的一切,终有一天,不再是个秘密。一如白雪,它会覆盖住一切,但也终将褪去,显露事物本来的模样。

雪兀自下着,也许等到某个天晴的时候,你会发现,有个人,他喜欢过你。

过了几日,雪终于停了,安看爷爷正在庭院里修剪花草。她看着园子里唯一种着的一棵树,依然翠绿,雪水洗过的叶子在阳光下闪闪发亮。

爷爷看见望着树发呆的安,说:“这棵树是你出生的时候种下的呢。”

“真的吗?”

“当然啊,而且这是一棵桉树,所以还取了同样的名字,我也叫它安。”

首发散文网://www.sanwen.net/subject/3890761/

一纸情书的评论 (共 9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