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君子于役,不知其期

2017-01-11 14:33 作者:明玕  | 13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原创作者:柏欣竹)

想起古时的战争,总觉得是件悲伤的事情。硝烟四起,乱世成殇。是谁,曾经走在征途漫漫的夕阳古道上;又是谁,凭栏远眺,目光所及之处再无你的身影。征夫与征妇的血与泪早已沉淀在历史的长河中,那种悲伤是一种接近空白的苍凉,后世之人取一瓢饮之,也再无滋味。

征妇语征夫:有身当殉国。君为塞下土,妾作山头石。

征夫语征妇:死生不可知。欲慰泉下魂,但视褓中儿。

那年离家时,他背着行囊,她送他至门前。她忍了忍眼中的泪水,说:“男儿有志,应当殉身报国,如果你化作边塞的尘土,那我就是山崖上的顽石。我们日日相对,夜相见,永远不再分离。”他听了眼底一湿,任何言语都无法表达:“妻啊,生与死都是人不能掌控的,如果我回不来了,就好好照顾襁褓中的婴孩,我若泉下有知,一定会觉得安慰。”

他没有说来日方长再相聚的话,毕竟生与死都是大事,是人不能左右的,人在命运面前多么无力!他只能用充满不舍与温柔的目光最后看一眼妻,从此一别之后,便再也没有你的消息。我眷恋你手心里的温度,却还要怀着冰冷的心去赴那场不知期限的死亡盛宴。(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他转身,闭上眼,离开。

一步、两步……他走远了。

她还站在那里,风不解离别,将她的头发吹的凌乱,吹动了她心里的哀伤。相顾不相见,青青陌上桑。陌上桑,陌上桑,妾意君心谁短长?

中国古代的统治者,一朝一代,君主变更不暇,可是徭役制度却压迫了平民百姓数千年。“徭役”最早起源于《周礼》《礼记.王制》 ,其中有周代征发徭役的规定。徭役是中国古代的统治者强迫平民从事的无偿劳动,名目繁多,办法严苛,残酷压榨平民百姓。秦时17岁开始服役,西汉景帝二年定为20岁,后改为23岁,徭役结束年龄为56岁,已经过了知天命之年,可见,服役的男子基本上所有的青年华都在颠沛流离中度过。

你听那些征役的人们,他们的歌中唱着:“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霏霏。 行道迟迟,载渴载饥。我心伤悲,莫知我哀!”

若我有幸能够回来,恐怕也已是白发苍苍。那时是否还能认出你的容颜?我的眼泪突然流下来,古道上的夕阳格外刺眼。

思君令人老,岁月忽已晚。

她日夜思念着远行的人,想象着他此刻是在歇息还是劳作,想象着他上山了,过冈了,马疲人倦,饮酒自宽。她在心里计算着他的归期,在她的脑海里他还是那年离家时的模样,殊不知,岁月的魔爪已经悄悄地爬上了她的发鬓——那些憔悴都是我对你思念的见证。

太阳总是带着美丽的光环,但必须准时消失在地平线,就像我们的爱情,在一起总是很温馨,但迟早,它总是要消失,我唯一害怕的是,明天再无法看到你的脸,如果你走了,要我怎么活下去,我想让时间停下来,把我们的爱永远凝在这一秒。

君子于役,不知其期。

如果你活着,我就等你回来,如果你死了,我就和你一起殉葬。即便化作了望夫石,我也要永远遥望着你的方向。

我十分敬佩诗中的女子,在丈夫即将从役时,她没有说一句怨言,却说:有身当殉国。如果丈夫为国牺牲,她便化作“山头石”,天天盼望丈夫归来。深明大义的爱,真挚感人的情,无声胜有声。

她是抱着那种若有若无的希望苦苦支撑,我忽然想起守护着湘西的翠翠,她日夜思念的那个人不知在何方,她就等着。乘船的时候等,做饭的时候等,上山的时候远眺,下着雨的夜晚坐在岸边,点一盏昏黄的灯。坍圮的白塔重新修好了,可在月下唱歌的人还不曾出现。她心心念念的人什么时候回来呢?

——这个人也许永远不回来,也许“明天”回来!

这是小说的最后一句,是个有悬念的结局,意犹未尽反而扰的人心不安。我读起来总觉得悲伤,你知道等待的感受吗?就像一个人在海上航行,没有罗盘,没有灯塔指引,漫无目的又好像心有所属,不知道命运将你带往何方。你希望前方有曙光,可回应你的只有无尽的黑暗。你不能呼喊,不能求助,因为海水看起来那么平静,感觉自己也应该是平静的才对。最深的水总是寂静无波的,有一种平静叫死水微澜。

我们无法知晓这个故事的结局,诗中也无任何提示。也许,丈夫期满归来,一家团聚,齐室齐家。也许,妻子的盼望落空,征人不归,永久的陷入悲伤和思念。古时这样的故事太多,天下之大,竟无一处可以安家;长河之深,竟无一隅可以掩泣。

在两千多年前,《诗经》国风.邶风中有诗曰:“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情人之间都喜欢说这句话表达自己想与对方白头偕老的夙愿。张爱玲却说,我看那是最悲哀的一首诗, 生死与离别,都是大事,不由我们支配的。比起外界的力量,我们人是多么小,多么小!可是我们偏要说:“我永远和你在一起,我们一生一世都别离开。”——好像我们自己做得了主似的。

是的,无法做主。人生有那么多无能为力的事。

不我以归,忧心有忡。

想要回家的心愿再次落空,他们不许我参与回国的队伍,我要继续留在这里戍守。我仿佛看见故乡的柳树在风中摇曳,可是我再也回不去,我的心再也舞动不起来,我已经彻底暗淡。你知道世上什么事情最令人绝望吗?不是爱而不得,不是思而不见,而是我活着却好像死了。我明明还记得走之前你的笑容,耳畔还回荡着你的叮嘱,那一天你的手明明还紧握着我的手,那么温暖。可是现在,我的双手只能触碰到一地冰冷的沙。

这世间所有美好的事总是说来容易却难以实现。君不见,梅树春开秋落,桃花谢了又红,寒江上潮水涨了又退,可是给你的书信却有去无回。

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于嗟阔兮!不我活兮!于嗟洵兮!不我信兮!

曾经我对你说死和生都要在一起,可将来在哪里寻找呢?我躺在冰冷的沙地上,天狼星划破夜空,坠落天际,我的妻,我的眼睛再也无法亮起。对不起没能完成对你的誓言,我再也没有力气站起,不能陪你看春花秋月,陪你到地老天荒。你不知道,即使在生命的最后一刻,我的脑海里也全都是你。若我还能回去,便与你在村落小屋里过着幸福平凡的生活,每日看炊烟袅袅,纵使粗茶淡饭,亦觉得清欢有味。你在阳光下庭院里飞针走线,夜晚和你仰望星空 ,膝下儿女一双,一生安康,寿终正寝,那该有多好?

如若幸有来生,平凡终老,才好。

首发散文网://www.sanwen.net/subject/3890733/

君子于役,不知其期的评论 (共 13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