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猫冬

2017-01-11 10:57 作者:品茗听雨  | 11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史忠和

过了元旦,三九也就到了,三九、四九是冬天最冷的季节,俗话说“一九二九袖不离手,三九四九在家死囚”,该“猫冬”了。南方的人是不知道“猫冬”的含义的,而对于我们东北人来说,对“猫冬”这个词是再明白不过的了,意思就是男爷们像懒猫、馋猫一样地“猫”在家里,守着女人孩子,美美地过冬享受了。

今年的特别大,特别勤,几天就是一场,漫山遍野,无限苍穹,到处都是银白的世界,天也格外的冷,居住在城里的市民们或许感受不到原野的风是那样的刺骨,原野的雪是那样的耀眼,原野的路是那样的光滑。行走在在户外,不消一会功夫,头发上胡须边就挂满了银霜,眼毛上也结成了厚厚的一层白霜,活脱脱一个隐居在乡野间的鹤发童颜的隐士。窗外的积雪没膝,房檐下倒挂的冰凌足有一米多长,错落有致地排列着,像明晃晃的尖刀,更像透明的笋,阳光一现,它们便跳起飞旋的舞步,将汗水滴滴的洒落在水泥地上,溅起晶莹的水花,发出美妙的“嘀嗒,嘀嗒”声,给这萧索的气氛增加了几缕温馨。而到了晚上,它们的下端还没有融化的水珠又被凛冽的西北风吹得再次凝结成冰凌,一顺儿的向南倾,晶莹剔透。打开彩灯,这亮晶晶的冰凌顿时又放射出神性的光辉,赤橙黄绿青蓝紫,美轮美奂,如少妇额前刘海般妩媚,又如烟花幻境在瞳孔的海市蜃楼,飞舞的是姿势,透明的是珍珠,这冷冰冰的天然造物,让你叹为观止,我不得不惊叹大自然的鬼斧神功。

身居在乡下,自有一番城里人所不能体验到的欢愉和幽趣,日子过得很充实。“猫冬”猫的很惬意,天一亮就起床,扒灰、抱柴禾、烧炕、生炉子、做饭,一系列的活就在夫妻两个人的说笑中完成了。炕烧得热乎乎的,趴在炕上烙肚子,那是再美不过的生活了,炉子里的火红通通的,极像火红的生活。早上八、九点钟以后,天暖和了许多,就穿上厚厚的棉衣上山去打打根子,踏踏雪地,赏赏雪景,山上的雪没过膝盖,一不小心就跌在雪里。雪很淘气,趁你滚进她的怀抱的时候,她便调皮的将冰凉的雪面塞进我的头发里,我的嘴里,我的衣领里,我的裤脚里,瞬间化成雪水,让我浑身通体冰凉,而我这个“受害者”总是猛的把背一挺,咝一口气,快活的像个玩疯了的孩子。抖落了浑身的疲惫与尘埃,享受着雪儿的精灵,心中的惬意顿时升腾到了极至,一壳皮囊似乎羽化成仙,飘飘然而欲扶摇直上九万里。

每次雪停后,推开门的第一件事就是除雪。乡下院子大,除雪就是个功夫活,看着厚厚的白雪,实在是不忍心将它扫走,可乡下人家哪有把雪留在院子里的,都要除得干干净净的。于是我便和妻子一同快乐地劳作着,我是个“诗人”,“作家”,雪就成了我口中吟诵的对象,妻不停地嘲笑我,讥讽我,院里的雪被送到了门外,门外就成了大大小小的雪山,我把屋里的假花插在雪山之巅;我站在雪山之巅放声大笑;我将雪山劈开,塑造成一个雄伟壮丽、慑人心魄的大峡谷;我面对雪山高吟毛泽东的《沁园春•雪》。那份情致,那份清幽,无人能及。(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冬日里的乡村生活被我演绎的如痴如醉,此时的小村庄,是我“猫冬”的好居所,也成了我独处于世外的桃花源之所在。

首发散文网://www.sanwen.net/subject/3890650/

猫冬的评论 (共 11 条)

  • 冰山雪莲
  • 清澈的蓝
  • 淡了红颜
  • 雪中傲梅
  • 于正祥
  • 草木白雪
  • 鲁振中
  • 大三毕业
  • 漫舞洛城
    漫舞洛城 推荐阅读并说 于是我便和妻子一同快乐地劳作着,我是个“诗人”,“作家”,雪就成了我口中吟诵的对象,妻不停地嘲笑我,讥讽我,院里的雪被送到了门外,门外就成了大大小小的雪山,我把屋里的假花插在雪山之巅;我站在雪山之巅放声大笑;我将雪山劈开,塑造成一个雄伟壮丽、慑人心魄的大峡谷;我面对雪山高吟毛泽东的《沁园春·雪》。那份情致,那份清幽,无人能及。 冬日里的乡村生活被我演绎的如痴如醉,此时的小村庄,是我“猫冬”的好居所,也成了我独处于世外的桃花源之所在。
  • 纤纤柳絮
    纤纤柳絮 推荐阅读并说 推荐并问好
  • 雪灵
    雪灵 推荐阅读并说 身居在乡下,自有一番城里人所不能体验到的欢愉和幽趣......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