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我的君子兰

2017-01-10 14:02 作者:梅林绮仙  | 20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以前只听过君子兰的名子,却没有见过真正是什么样子。书中漫游,偶遇“空谷幽兰绝美人,凌云劲竹真君子”的精妙句子,不禁畅想起山中美人携篮采花,步态摇曳裙裾生风的美好意象。但又隐然觉得君子兰绝不能同于一般兰花,清幽淡雅却终不能摆脱女儿的娇柔婀娜,它至少应该有一种的临风挻立的君子气度,自带一份风流潇洒。时间长了,君子兰渐渐成了一个美丽的,甚至幻想着能与它有一个美丽的邂逅。

但是第一次真正见到君子兰,却并非想象的那样浪漫。那不是在山谷幽谷之中,亦没有牧童笛歌的映衬,而是在喧杂的办公楼,在一间闲置已久的办公室内。当我推开那扇红色的防盗门时,空气中弥漫着呛人的尘土,咳嗽一声略带低嗡的回声,有一种步入历史的错觉。内里两个铁皮柜上已结上了蛛网,杂乱的文件散落在地上,似乎在诉说搬离时的潦草,抑或临走的仓促。然而就是在这个被人遗忘的地方,竞还有那么淡淡的一抹绿,默藏在几乎枯萎的茎叶之中,挣扎在干涸的花盆里,倔强地等待着有缘人的相逢。

“尘满面,鬓如霜,纵使相逢应不识”,虽然相逢却没能叫出它的名字。只是初逢时一刹那的怜惜,让我不忍心将它舍弃。因此,小心地除去了枯叶,只留下两片尚存绿意的芽儿,仔细地擦拭花盆,让它焕发原有的华美贵丽,再轻轻地撩上水滴,让它畅意地生长。咳,那时的心总是很柔软,而且有着淡淡的梦幻,希望和每一个生命结缘,相信只要用心一切都会好起来。

直到有一天,我的一位同事看到了它。 “咦呀,它还活着呀”,才知道原来它最初是由这位同事看养的。但当时,她们似乎缘份已尽,同事正计划着离职,而它也被遗弃已久,我们的相遇虽算不上恰逢其时,但也算得上赶得及时。当同事告诉我它就是君子兰时,内心里更是一番感慨,想不到梦了好久的梦,竞最终以这种方式演绎。但又想在这个偌大的城市里,偏偏来到这个地方,或许正是为了与它不期而遇,再续一段前缘。

从此,在青美的时光里,我们开始了日复一日的相伴:当电脑中的白纸黑字让人头晕眼花时,抬头间的那抹翠绿恰能温柔地按摩视觉;当事务繁芜丛杂心浮气躁时,那总是贞静清新的影姿让人不觉淡定从容;当气急败坏竖眉抱怨时,它默不作声静静地倾听;当高兴地快乐低唱时,它轻轻摇摆枝叶以示欢欣……

一天,惊奇地发现,在它旁边两片小小的嫩芽探头探脑,原来是滋养出了新的生命 。这新生命在仔细地呵护下,一日日长大,单那娇嫩翠绿就够惹人喜了,更何况它还有君子兰这样一个风雅的名字。终于,一个同事开始索要它了。虽然有些不舍,但考虑到有限的花盆不能给它更大的生长空间,且这位同事也是一个极富爱心的人,最终还是应了。后来,得知它在同事家的大院子里长得很好,心里甚是宽慰。(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然而,平淡如水的日子久了,便也没有了最初的简单快活,相反却在这庸常的时光里,慢慢地变得淡漠。对它,没有了相见之初的疼惜,没有了仔细照料的殷勤,没有了一日花开的热切希冀,相反,只是放置沙发一角,草草浇水任其独自生长,无视它的枝叶上沾上了灰尘,不管有人向其丢弃烟头。

但,虽不曾记起,却也从未相忘。一日,竞然有人将它的枝叶划开,留下了一道道疼痛的伤疤。这时,我愤怒了,愤怒这暴殄天物的行为;心疼了,心疼它无奈地将这一切默默承受;懊悔了,懊悔为什么没能如相见之初那样时时关照它。

幸好,一切还不算太晚,一切还来得及。于是,在仔细照料下,它的伤疤正在慢慢愈合,它的气色再现应有的青翠,并且已经生出了第六对嫩叶,还时常会在微风中轻轻摇摆。也许,再上点花肥,它在2013年,初次相遇后的第三年,会长出第十对叶子。那时,它就会开花了,而那花,一定很美

首发散文网://www.sanwen.net/subject/3890451/

我的君子兰的评论 (共 20 条)

  • 春暖花开
  • 于正祥
  • 香袭布衣
  • 雪中傲梅
  • 陌路随风
  • 芙蓉秋水
  • 鲁振中
  • 醉雨轩
  • 荷塘月色
  • 艾月魂
  • 大三毕业
  • 心静如水
  • 雪灵
  • 清澈的蓝
  • 听雨
  • 准恩哥(change)
    准恩哥(change) 推荐阅读并说 准恩哥(微信:1989023456)已拜读,写作很用心,予以通过并推荐!望能够发表更多高质量文章,散文吧有你更精彩!祝你一切顺利!预祝新年快乐!
  • 淡了红颜
    淡了红颜 推荐阅读并说 推荐共赏!
  • 漫舞洛城
    漫舞洛城 推荐阅读并说 虽不曾记起,却也从未相忘。一日,竞然有人将它的枝叶划开,留下了一道道疼痛的伤疤。这时,我愤怒了,愤怒这暴殄天物的行为;心疼了,心疼它无奈地将这一切默默承受;懊悔了,懊悔为什么没能如相见之初那样时时关照它。 幸好,一切还不算太晚,一切还来得及。于是,在仔细照料下,它的伤疤正在慢慢愈合,它的气色再现应有的青翠,并且已经生出了第六对嫩叶,还时常会在微风中轻轻摇摆。也许,再上点花肥,它在2013年,初次相遇后的第三年,会长出第十对叶子。那时,它就会开花了,而那花,一定很美.
  • 八千岁

    八千岁爱心醇厚!

    赞(0)回复
  • 雪

    雪,欣赏,问好

    赞(0)回复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