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东边日出,西边雨

2017-01-10 12:16 作者:八千岁  | 25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唐朝诗人刘禹锡在《竹枝词》中写道:杨柳青青江水平,闻郎江上唱歌声。东边日出西边,道是无晴却有晴。

——题记

江南的雨,惊醒了寨北的

习习寒风潇潇雨,慈母梦中嘱添衣;水枯石烂庭前冷,西厢灯灭月影稀。

隆冬的江南,看不到“千里冰封,万里飘……山舞银蛇,原驰蜡象”的盛景,也没有“风萧萧兮,易水寒!”的感慨;没有松花江畔风回雪舞的情怀,也没有华北平原帷帷莽莽的旷达;还没有贺兰山下石悲松啕的西北风那般凌烈之气。它是苍白的,桃园白雪、残荷败柳,或者凄风冷雨,那份凄冷中的凄凉乃至凄楚,都能唤起心底里湿湿的温存,留下一份隽永的凄美。

天意怜幽草,人间重晚情。且听《思念》北风初相识,因何入幔帐;可是来佳讯,朗月伴白霜。且看《严霜》书中枫叶色渐深,窗外霜重迟声;庭前清冷无人影,架上秋千万根针。且歌《竹林倚梦》一抹晚霞落西塘,残荷暗影兀白殇;江水潋滟无舟迹,两岸灯火夜流芳。归家小径重重雾,竹林香思格外长;心中荡起乌蓬船,再做诗赋待徐娘。(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江南十月,桂花香里”,收获的是心中的满秋。水枯石烂的冬季不仅仅是苍茫,还有暖阳与月季,野菊和晚茶。窗外寂冷的冬雨是我的思念;银池蜡像的寨北有你,有梦,还有我们梦中的风景。

水仙花开了,天就不远。时光的拐角处,又是一道靓丽的风景!

晨曦甜雾,静若空灵

昨夜霜重鸟迟鸣,雾湿眉头脚无声。

我低头走下一级又一级台阶,大理石铺就的小径绕着湖岸蜿蜒,淹没在茫茫的雾色中,不见远景,却无尽头。

硕大的东湖,仿佛盛的不是水,而是淼淼茫茫,如纱如絮的白雾。它们漫无边际地溢出湖面,轻盈飘拂在小径上,像仙女素白而飘逸的裙摆。溢出湖岸的白雾,一缕缕,一团团的垛在我身前的石椅上,层层叠叠。然后,无穷无尽地从椅背上漫去,合着湖中不断溢出的雾,团住了湖边的草木,也团住了我。近处的桂花树,只在白雾盈动的时候,才看见它那朦胧的翠叶;远处的大夫树也团在雾里,枝头上似乎裹上了丝丝的白絮;再远处,漫无天日的雾遮住了楼宇,小城也没落了。此刻,我仿佛身处旷谷原野,是一粒纯粹的雾。

一阵凉意从手上传来,我触摸到石椅了。石椅上渗出细细密密的水珠,点点儿,坠坠儿的,或然间飞流直下,让心悸动。我转身向着湖面,嗅了嗅,嗅了又嗅,满口生香。这甜雾,有老家的乡土味,是我心中的味道。

湖面上的雾色不再那么浩气荡然了,也不再那么拥挤,表现得恬静而唯美,像瑶池里的云。雾下或明或暗的湖水像无声的海浪,又仿佛是伊犁草原那悠悠白云下的碧草,可哪里有如此静怡的海浪呀?哪里又会有如此唯美的碧草呀?我真的陶醉了。

万物在霞光中明丽,朝阳从大夫树的树桠间投进,透过疏密有致的香樟树,把片片翠叶染红。这时的东湖,清幽怡人。陆离绚丽的晨光,圈圈儿,光圈里仿佛有位女子正低眉含羞地向我走来。我不仅仅惊诧了!

你终究来了,在我的风景里。

芳草缀珠,野花成趣

道教圣地,龙虎山下的“花语世界”,这时显得格外清寂。好在有暖阳,好在有她。我已经不觉得清寂了,而是一种静怡的美和暖暖的幸福

空旷的花苑里旭日普照,泥土飘香,有我们长长相依的瘦影,还有我鼻息间回味的“暮春微雨郁金香”。我们依依前行,在紫红色宽阔的碎石路面上远眺近观,左看右望。左边一隅,绿草萋萋,树影绰约,琉璃疏影;右边的篱笆里花垄纵横,在阳光的照射下反射出七彩的眩光。

我们情不自禁地投入到暖阳与碧草的怀抱,旷谷幽峰,碧草莹莹,让人赏心悦目。已经十点钟光景,嫩绿色的草尖上还挂着点点水珠,晶莹剔透,像碎玉,像散珠。那水珠是否融霜?是否晨露?已经不是我关心的事儿。我情不自禁地趴下,那晶莹的水珠和阳光把草尖映衬得愈加鲜嫩鲜翠,仿佛春雨之后的嫩芽。几颗草尖,举起那片落叶沐浴在暖阳光下好一副悠然的模样。哦,不仅仅是一片,而是两片、三片、无数片,在草尖上安享如风的时光,以及唯我无我的宁静。我遁入空灵,没了任何遐想,唯独留下满心的嫉妒,我真的嫉妒了。她恬笑地说:“你真傻”,却也沉湎其中。

我怎么能不把眼前的美景留下,惋惜的是忘了带上准备好的相机。于是,阳光下杏树的靓影,青翠的碧草,草尖上那灵动欲滴的水珠,以及经纬分明从容淡然的落叶,都在我的手机上,构就了一幅幅醒目清新的桌面。

看吶,篱笆下面那朵盛开的野菊,不甘寂寞似的映入我的眼帘。它那水红色的花瓣尽情地在阳光下舒展开来,金黄色的花蕊熠熠发光。在这冬日的“花语世界”怎么比较,它都渺小;虽然渺小,却是远近之间的唯一。能够驻进我的心扉,就已经不渺小了,何况它还这么清香,这么可人。

“你来看吶!这儿有朵月季也开了。”我应声赶到的时候,只见她不无伤感地自言自语:“可惜,蔫了!”。感觉她在伤感韶华易逝,我便说:“你看,它依然很美,是你拍照的角度与定位不对。”这朵月季确实灿烂地开着,只是花冠朝下,话柄旁的花瓣有些许的黯淡。于是,我拿起手机从花冠上顺光满屏地拍摄了下来,她看着手机上绚丽的月季花,笑了!我欣慰地向月季花靠近,闻闻它,淡淡的香。我又折回,极力地低头,才闻见野菊的清香,虽然香得单薄,却沁入心脾。她看见我很吃力地闻香,便想折下它。我说:“折下它就废了它!这是一朵多么坚守与清丽的野菊呀,不仅仅需要有人欣赏,更需要有人呵护呀!”她听着,淡淡地笑了,眼睛里噙着丝丝的湿润,像四月含露的郁金香。

红叶飒爽,丹心剔透

冬天的杏树,它光洁的枝干在阳光下闪烁,虽然头顶暖阳,碧草拥戴,毕竟孤杆秃枝,依然清寂寡心。

这会儿,日头斜挂在树冠之上,无云,无风,倒影在碧草上的枝杆,尽显简约之美,静怡之情。草尖上一片猩红的落叶格外醒目,它是那么鲜亮,它是那么从容,我情不自禁地向上张望,意欲觅见枝头上还一二。枝桠间正夹着一点红,正好有风儿吹过。原来也有风,只不是寒风萧萧,只不过清风无声,只是光了的枝头看不见叶儿摇曳。哦,不止一片,而是三片,三片手掌大小的红叶呀!它们疏密有致地悬挂在枝桠下端那根枝条上,光溜溜的枝条伸出老远,唯独这三片红叶在暖阳下轻轻地摇曳,闪耀着炫丽的红光。它们不仅美丽,而且美好,那份不离不弃的操守有一种淡泊之德;那抹猩红,有一股凌烈之气,那粉精致,有一种淡雅之品。这那里还是餐风饮霜的红叶啊,不正是生活中所遇见,可亲可敬的女子吗?是的!我这才意识到自己身边的女子,正是我梦里寻她千百度的红颜,我孰能不敬!又孰能不!

沉浸于发现幸福之中的我,意欲把自己与她分享,也应该分享。她却悄悄地离开我远去了,是否热辣的眼神亵渎了她的清誉?是否冷落了她的情趣?我这才发现她也羞涩,这会儿,却愈加美丽。难怪有位诗者说“女人之美丽,来自于灵魂之羞涩”。

“美!真美呀!”,她惊奇地说。原来,她也在发现。我的眼前她的胸前那排低矮的小树上,一团团,一挂挂,一点点的鲜红充斥了我的视野,缴获了我的心思。我迫不急待地靠近她。

乾隆下江南,游历并赞誉过贵溪天台山。我在山上曾经也见到过这种红彤彤的野果,它是能让人心动的丹果呀。它比葡萄略小,却愈加浑圆;比相思豆略大,却愈加通透;比山楂光滑,却愈加鲜红。它们挤着、挨着,叠着围成丰满的一挂,压弯了枝头。这一挂又一挂丹红色的野果,仿佛一团团火红的灯笼,当然不会有这么沉甸甸的灯笼,也少见这么丰实的野果。它那鲜亮通透的红,是那么地明丽,仿佛要点亮这清寂的花苑,又似乎提点我新年伊始的热情。而她,就像钱钟书先生笔下的“新洗儿”。是它,是她拨动了我的心弦,暖了我的心扉,让我对未来倾注了无尽的热忱。

天意昭昭,继往开来,心潮桃汛,非我莫属!

碧池清莲,天缘际会

人生处处是风景,可怜世人不清心;自古豪庭多鬼魅,自作孽时何时醒。

获取或许是大多人快乐的理由,但给予却是人生幸福的源泉。当我们发现并沉浸于一道道美好风景时,也深深地感受到路边每一棵小草都风情;每一块石头都在微笑。看似苍茫的冬日,只要爱心依旧、童心未泯,它就永远不会苍白!

不远处,构筑在一池碧水之上迂回曲折的廊台,显得有些清寂,池水清浅,有如芭蕉一样的水生植物已经叶黄杆枯了。虽然这样,但它在水中的浩影重形,却依然如故,那破败了的枯叶既不怠倦,也不低微。这是怎样一种精神,怎样一种修为,才能表现得如此淡定啊!我已经对它们肃然起敬了,这难道不是一道积极、内敛而豁达的风景吗?

池中几片清莲浮在清澈的水面上,圆润的叶面,虽然不再那么青翠碧绿,却看不见半点儿残荷的影子,仿佛风韵犹存,穿着旗袍走秀的徐娘;又像杂技表演的舞台上那一枝枝绿杆支撑飞旋笃定的绿盘,仿佛绿盘的旋风吹动了一池碧水。阳光下碧水潋滟,清莲含笑,好一副丽人风采。

池水微波,映照出圈圈点点的光影在池底轻轻地晃动,仿佛日清晨竹林中那恍然的清光,十分怡人。这会儿,更觉池水清澈了,几条小鱼绕在清莲下修长的绿杆周围嬉戏,让我赏心悦目,哑然生笑。或然间,两股水柱喷出水面,直射到我的额头和嘴脸上,我随手揩揩,闻了闻,不是记忆中的腥臭味,而是清新的腥香。我不舍得再揩,意欲带进梦里。一只嫩黄色的河蚌在淤泥中蠕动,它弯弯曲曲的轨迹仿佛告诉我,它淡雅从容的品行;又似乎提醒我宁静致远的追求。它不时地浅出,喷射清澈腥香的水柱。

我不谙个中道理,或然想起朱元璋与陈友谅鄱湖大战前夕,九只金龟浮上水面,齐向帅船喷水。顷刻之间,乌云密布,翻江倒海,暴雨倾盆,于是朱元璋大惊失色。一直让朱元璋缓称王的刘伯温,即刻跪地膜拜,口呼:“吾皇万岁!万万岁!”。据说,朱元璋此次出师,有惊无险,最终凯旋而归,鼎定了大汉江山数百年根基。

偶遇玉蚌,天缘际会。我虽不作狂想,却也无限遐思!

“牵着蜗牛去散步”,当脚步放缓之后,才能发现草尖缀珠,星星唱歌,石头微笑。鸡年元旦已过数日,我倍感日履日新的愉悦。是呀!时光静好,风景如画的旅途中,有这样一位知我、懂我、疼我的知己红颜,还夫复何求?虽然她远在他乡,却心有灵犀。

窗外的雨停了。我霍然记起这么一段话“人生不是一场计较结果的比赛,而是一次收获精彩的旅行”。早该放下年龄的束缚,丢掉世俗的至酷,以“无龄感生活方式”去学习工作,上山潜海,哪怕是流浪!

心若在,人不远,已是朝朝暮暮。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首发散文网://www.sanwen.net/subject/3890434/

东边日出,西边雨的评论 (共 25 条)

  • 于正祥
  • 秋白
  • 艾月魂
  • 大三毕业
  • 清澈的蓝
  • 听雨
  • 文庄
  • 鲁振中
  • 醉雨轩
    醉雨轩 推荐阅读并说 “时光静好,风景如画”的人生旅途中,有这样一位知我、懂我、疼我的知己红颜,还夫复何求?欣赏,推荐阅读!
  • 准恩哥(change)
    准恩哥(change) 推荐阅读并说 准恩哥(微信:1989023456)已拜读,写作很用心,予以通过并推荐!望能够发表更多高质量文章,散文吧有你更精彩!祝你一切顺利!预祝新年快乐!
  • 淡了红颜
    淡了红颜 推荐阅读并说 推荐共赏!
  • 春暖花开
    春暖花开 推荐阅读并说 推荐阅读
  • 荷塘月色
    荷塘月色 推荐阅读并说 推荐阅读!
  • 雪中傲梅
    雪中傲梅 推荐阅读并说 推荐阅读,祝您创作愉快!
  • 漫舞洛城
    漫舞洛城 推荐阅读并说 窗外的雨停了。我霍然记起这么一段话来:“人生不是一场计较结果的比赛,而是一次收获精彩的旅行”。是的,早应该丢掉世俗的至酷,放下年龄的束缚,学习工作,上山潜海,哪怕是流浪。 鸡年元旦已过数日,我倍感日履日新的愉悦。“时光静好,风景如画”的人生旅途中,有这样一位知我、懂我、疼我的知己红颜,还夫复何求!虽然她远在他乡,却心有灵犀。 心若在,人不远,何必朝朝暮暮。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 心静如水
    心静如水 推荐阅读并说 赞
  • 雪灵
    雪灵 推荐阅读并说 鸡年元旦已过数日,我倍感日履日新的愉悦.......
  • 丫丫

    丫丫欣赏佳作!学习,问好,赞,推荐!!

    赞(0)回复
  • 江枫

    江枫祝你创作快乐。

    赞(0)回复
  • 杨国鹏

    杨国鹏这篇散文写得很动情,节奏舒缓,语言优雅,给人一种含蓄的静美。荐读,问好!

    赞(0)回复
  • 八千岁

    八千岁回复@丫丫:丫丫,真好!!

    赞(0)回复
  • 八千岁

    八千岁回复@江枫:感谢老师赏评!

    赞(0)回复
  • 八千岁

    八千岁回复@杨国鹏:谢谢老师鼓励!祝好!!

    赞(0)回复
  • 雨后青藤

    雨后青藤拜读,赞!

    赞(0)回复
  •  胡侃瞎周

    胡侃瞎周茬品读

    赞(1)回复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