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苗圃童话(11)

2017-01-09 09:20 作者:万木迎春  | 12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享受过程

在村林地,饥饿是生存的领导者。所有动植们的第一要务就是跟着饥饿奋斗。为一顿美餐而相互撕杀,你死我活的场面天天上演。惨烈的程度超乎人类的想象。

轮到季当导演的时候,时间到了盛情的七月。灼人的阳光烤得树林下地层干裂,喜湿的树木们也到了最难熬的时光,不得不焉干叶子,想方设法保存树干中仅有的水份,等待秋天的再次蓬发。风儿最懂他们的心,轻轻划过几阵凉风,把停止了生机的叶片吹落下来,或许在这季节,“丢兵保车”是树木最精明的选择。

知了是树林地里最神秘的一属,夏季到来之前,所有的成员都在树根下蛰居,在暗无天日的土壤里,靠吮吸树根的树汁养育自身,所有的树木们都能“超级大度”,明知他们在偷吃自己的精华,却睁只眼,闭只眼,不理不睬。有勇气钻出地层,爬上树稍的蝉蛹,就是一只成熟了的知了,可蝉蛹们生性迟疑,退退缩缩,不愿离开树根。胆大勇猛的一年三年就出道上了树梢,但有的蝉蛹挨过了十多年,还是没有勇气爬出地面。美国有位科学家观察到,最耐心的蝉蛹过了十七年才上树.他们最聪明的选择,就是在出生后的奇数年出洞上树。正是他们不按自然的规律“出牌”,每年出来羽化的数量,毫无定数,全凭他们的兴趣来,高兴的年份,一大家子全都爬上树梢,完成最灿烂的生命乐章,而有的年份却寥寥无几,一大家属蛰居树根下,按兵不动。正是这种独到的生存手腕,让收拾他们的天敌们无法适应,知了家属才能虎口逃生,绵延流长至今。他们一生依仗树木的赡养,但树木也无法管教他们的数量。

真是应了一句老话:卧即久,飞必高。只要他们脱离树根下的窝,爬上树身,就会转入生命的快速道。上了树身,只用一个小时的时间,就完成羽化,变硬翅膀,穿上一身与树叶相同颜色的衣裳,开始飞舞在层层树枝间。于是,整个林子,灌满了他们吟唱夏天的赞歌。

知了迎来了最欢乐的时光,造物主在他们的肚子上,赐予效率极高的鼓动膜,每小时可以有一万次的震动。悦耳动听的大合唱响彻苗圃的上空,形成一种雄壮的旋律。闷热的树林顿时有了空灵的鲜活,站在树荫下,暑意全消。谁知这美丽动听的旋律,都是雄性知了为吸引异性同伴而做出的全部努力。一大群雌性部落,这时默默无闻,把吸针插进树叶和树身,朝吸晨露,晚纳汁,坚定地强壮自身。在壮大的过程中,静静地聆听旋律中属于自己心仪的那个声音,等到那一位才华展现完毕,就召唤他来到身边,完成繁衍生命的神圣使命。(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这一刻到来后,雄性知了就完成了辉煌乐章的全部,大部分都成了天敌们的口福。雌性知了自知来日不多,急匆匆来到树根下,把卵产进树体,完成生命延续的平安交接。不久,雌性知了也在天敌的欢呼声中,傲然离去。

这个季节,螳螂们会在树林中安营扎寨,循时赴宴。他们悄悄收拢巨臂,欣赏知了家属的精彩表演,待到将要谢幕时分,纷纷高举手斧,群起而攻之,慢条斯理地收拾每一位喧闹者。螳螂一族的残暴,今古闻名。最难以容忍的是交欢过后,雌螳螂会毫不手软的吃掉雄性。尽管雄螳螂们怒目相视,挥舞抵抗,但风流激情过后的软弱,无法改变“石榴裙下死”的命运安排。常常处于半饥不饱中的雌性,因为有了雄性身体的奉献,后代们才得以顺利出世。如今一场盛大的知了大餐,不知挽救了多少雄性螳螂做父亲的机会。

一群麻雀在热热闹闹的树林里停下了脚步,在枝头上,看着沉浸在饱餐中的螳螂们,相互看看同伴,发出会心的微笑:尽情地吃罢,吃饱喝足了,更受我们肚子的欢迎。夕阳西下的时光里,麻雀们一拥而起,把刚填饱肚子的螳螂全部收进他们的口中。

麻雀们吃饱,满身欣喜地宿进枝头的树叶丛里,该美美地休息一晚了。这时,在树枝上盘踞了半天的几条蛇,沉睡了一整天后,开始醒来,见这批送上门来的“不速之客”,起身张嘴,开始享用当夜的晚餐。

蛇们用完晚餐,开始伸展盘曲的身体,慢悠悠地来到地面,开始了一夜的游荡。它们接手的死亡游戏,下一步该由哪一家子来接手?树木们用叶片扇着凉风,微微晃着脑袋,不忍看下去,转过神来开始了自身在夜幕的成长

在林子里,所有的生命,似乎并不注重结果,但都在意享受过程。

首发散文网://www.sanwen.net/subject/3890180/

苗圃童话(11)的评论 (共 12 条)

  • 冰山雪莲
  • 春暖花开
  • 心静如水
  • 鲁振中
  • 漫舞洛城
  • 雪中傲梅
  • 荷塘月色
  • 文庄
  • 清澈的蓝
  • 草木白雪
  • 雪灵
    雪灵 推荐阅读并说 在林子里,所有的生命,似乎并不注重结果.......
  • 万木迎春

    万木迎春感谢雪灵、鲁振中老师的推荐!感谢以上各位老师和文友的阅读!恭祝大家新春快乐!

    赞(0)回复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