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一个人的西行——腾格里沙漠

2017-01-07 19:29 作者:大风起兮云飞扬  | 15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腾格里在蒙古语中为天神的意思,将内蒙古阿拉善左旗这片广袤的沙漠被命名为腾格里,它在蒙古人心目中的地位可想而知。

也没曾想到会去腾格里沙漠,只因出差区宁中卫,在研究当地的历史文化中不经意看到这里与沙漠的诸多渊源。首先为天下人所知的便是沙坡头。沙坡头这样一个看似不起眼的名字,但却把这里推向世界,让世人都知道它的名气,这便是腾格里沙漠的尽头。虽然是沙坡头属于宁夏中卫,但腾格里大部却是内蒙古的地域。腾格里,听这样的名字便使人肃然敬畏。通过网上查询,得知它便是蒙古人的天神,著名的中国四大沙漠之一。最为重要的是距离中卫仅有不到一个小时的车程,我便开始筹划这次内蒙腾格里之行。

经过多方打听,得知中卫汽车站有去腾格里的公交。做简单的准备后,便开始出发。中卫虽是边城重镇,但也不大,坐上公交,行程十多分钟便出了城区,慢慢进入荒无人烟之地。荒凉在西北边地随处可见,这里也不例外,偶而有一户人家,也不曾看见主人,灰土色的院墙和灰土色的房子,与外界的自然景色几乎完全融入,如果不仔细看,还真的被遗忘在灰土色的沙土中。在西北大漠边沿,没有太多的颜色,这样淳朴而实在的农村,这种永恒不变的天然色彩也是西北地区的典型代表。

公交车在一路向前,渐渐地把那种西北典型的农村抛弃在后边,沙漠开始进入视野。笔直宽阔的马路像一把达摩利剑,直插大漠深处,消失在蓝天白云之间。映入眼帘的蒙古文字路牌用简单而直接的方式告诉大家,这里已经进入就是内蒙古境内。对我来说,这是第一次进入蒙古境内,但也没有太多的惊奇,心里早有准备的我看着这一眼望不到头的茫茫沙漠,心里似乎异常的平静。对我来说,这也是第一次真正的看见沙漠,看黄沙滚滚漫天而来,我心依旧不为激澎。曾无数次在电视里、在书上与沙漠有过亲密接触,虽无法读懂它的内涵,但它的雄浑厚实早已深深刻印在我的内心深处。

约四十分钟,车抵达腾格里小镇。这是建在沙漠边沿的一个内蒙汉族小镇。如果不是那些蒙古文字随处可见,真不能想象这是属于内蒙族人的地界。在外人的眼中,内蒙古应该是牛羊遍地,牧马人穿着蒙古袍快马长鞭奔驰在广袤无限的草原上,甩着长长的套马杆,指挥者千万匹奔马在蓝天白云间尽情畅游。可这里却没有那种电视理宣传的蒙古画面。几排两三层小楼整齐划一地排列在公路的一旁,和内地一样,最下边一排是各种店铺,清一色的汉族人经营者,没有任何蒙古民族的影子。在公路的另一边沙丘后边,是一些大型化工厂,不时有烟囱伸向高空之中,白色的烟雾很快消失在蓝天之中。

我步行进入沙漠之中,走上沙丘最高处。沙漠上的脚痕沿着我的身影向前延伸,我情不自禁地抓起一把沙子撒向天空,让它在风中自由飞翔。这是我人生第一次与沙漠亲密接触,用逐渐远去的脚印告诉沙漠,我真的来啦。走进沙漠的怀抱里,我手捧黄沙,细沙在指缝间流过,飘落到不远的沙堆上。堆积如山的黄沙如同上天赐予人世间的卫士一样,绵延万里,守卫着这西北边防重镇。曾阻隔无数次漠北戎敌的进攻,为内地的繁荣昌盛付出了千年的血与水。走在这块沙漠上,我望着远处看不到头的黄沙,放佛看到当年卫青、霍去病征战万里,凯旋而归的盛大场面。千军万马、黄沙滚滚,旌旗飘飘,封狼居胥,是何等的威风。“想当年、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千年之后的今天,虽早已看不到当年那种气势,但腾格里沙漠的颜色和精神依旧,大将军卫青为国征战的历史被永恒的定格在这气吞山河的壮丽美景之中。骠骑将军霍去病,年轻有为的将袍迎风招展,身后八百铁骑呼啸而过的气势依然,沙漠的风暴被冠军侯的军威所杀退,横行万里的黄沙仅留下大汉天子的雷霆,震慑西北边疆,时代安宁。(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宁静的沙漠还在,我思绪万千,久久不能从当年那种恢弘中回过神来。在回去的车上,我的心仍然留在沙漠的黄沙种,但愿能与黄沙永恒,与沙漠同在。

首发散文网://www.sanwen.net/subject/3889911/

一个人的西行——腾格里沙漠的评论 (共 15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