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太平与戾气——从《治平篇》说到某枪案

2017-01-05 20:53 作者:维扬之水  | 10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小北风吹着,花在飘。

白铁栏杆上裹着一层晶光耀眼的冰棱,下面垂着一溜儿莹透润泽的冰珠。

今儿腊月初八,晚间似乎该熬点儿香香甜甜的枣儿豆粥,抽空儿再剥几头肥白的蒜,往醋瓶儿里一泡。过些日子,一弯弯蒜瓣儿会变得碧绿莹澈。不过时间点儿不好卡准,或许等腌好,已过完年入,不能用来完美搭配大年热腾腾的饺子。

这样阴沉沉湿漉漉的天儿,竟也有结婚的,远方不时传来鞭炮声,身边时有彩车缓缓经过。年底了,人闲些,该结婚结婚,该要账要账。要不到,自然得想法子。比如政府门前,有十几个工人扯着注明某企业名字的白布在讨薪,过了一会儿,自有管信访的叫过去

古人有言,“智者不与命斗,不与法斗,不与理斗,不与势斗。”这话本国人大都晓得,平时各过各的,不抱团儿。相关民间团体又太少,公民遇到难处似乎只能靠自己。实逼得无路可走,溺水般扎到水里猛扑腾一阵,呛上几口,才醒悟过来,想起政府,“找父母官要去!”政府不作为,嫌不作为,成群结队聚着堵门找政府讨说法,希望青天大老爷出来做主。

企业也是,遇到经营困难,资金链断裂,或是欠薪等等,忙着求领导们出面,代表政府出来走两步。别的不说,解决个三角债,搞定个拆迁,划拨点儿地皮,代付欠的工资……诸如此类,用政府权力的地儿多了。政府的权力无穷大,可代表政府施行权力的,往往又是极少的几个领导。现在的官什么样儿,大家都晓得。官商不勾结,平时不走动走动,吃点送点混熟点儿,搞点儿联谊,似乎都不好意思。(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政府管太宽时,又嫌管得宽,希望少管些,来点儿相对的自由。这种自由自然不是西方所谓的民主自由,只是些小心计,小谋略。比方小民想着多从政府弄几个贫困补贴,或设法多生个孩子;领导们想着多弄点灰色收入养家升职享福,大操大办摆摆排场,或是衣锦还乡,在家乡父老面前露一小脸儿,或利用手中的权力金钱,多找几个美貌情妇寻欢作乐。

“人未有不乐为治平之民者也,人未有不乐为治平既久之民者也。”没有人喜欢过逃亡动荡朝不保夕的日子,“宁做太平犬,不做乱世人。”太平年,也不是好过的。若是乱世,如日军侵华期间,是有抗战夫人一说的,大家男欢女搭帮过日子,想必不会要多少结婚彩礼。太平年能吗?问问新结婚的那些家庭就知道。

《治平篇》的作者洪亮吉敢于冒天下之大不韪,表明自己的观点,认为太平年过太久,人口增长过快,不是什么好事儿,战争疾疫和灾荒是调节人口的办法。限于当时科学发展的局限性,作者在文中感慨一通,并没有指出解决的办法,不过能提出限制人口生育的主张,已属不易。

旧时没有科学的计生措施,有用银针扎脐下三寸,破坏妇女生殖系统来避孕;有以内服中草药甚至喝剧毒的水银来避孕。明朝散文家归有光的母亲,就是听信家中老妪偏方,产后喝了一碗生螺水,导致体弱音哑青年病逝。

有的利用自然的动植物薄膜,如鱼鳔,动物尿脬之类。如《聊斋》中,有男子带回一种黑条的藤类,想是留着夜间与妻子共用的。与买来待客的藕杂放一处,媳妇不认识是何种食材,见丈夫陪客人,又不好过去问,就胡乱切切煮煮混在其他菜里。其夫吃饭时见菜里有黑条杂陈,而众客都认不出是什么菜蔬,事后疑惑问起,听媳妇一说,才恍然大悟,笑过收场。

自然,最残酷的计生手段,莫过于溺婴。宋朝时因生女儿需陪送大量的嫁妆,因此溺死女婴极多,导致四川湖广一带有大量成年男子娶不到妻子,时有抢妻事件发生。旧时政府是征收人头税的,还有各类徭役,因此瞒报户口的多,溺婴的事也常有。直到清朝雍正时,实行摊丁入亩,人与地分开,又逢太平年,出生率高,人口数量才开始哗哗地上涨。

可溺婴的恶习还是有,比如江南和四川等地。朱德元帅回忆自己的母亲,曾说自己之后生的几个孩子因家穷养不起,迫不得已生下来就按到脚盆里淹死。

人多力量大,可人太多,地力有限,自然资源有限,实在也是无可奈何,只能尽量优生优育。德国纳粹提倡种族主义,一边大肆灭绝自认为低等的犹太人,一边选纯种金发的德意志民族女子大生特生。而日本人做得似乎更绝,打仗激烈时,军队不处理伤残,由其自生自灭。

90年代猛烈的计生政策施行,人们下意识地用B超选择生儿弃女,新生儿男女比例严重失调。20多年,后果凸现,陷入怪圈,没有足够多的适龄女孩子供男生娶。自然,结婚费用水涨船高。丈母娘逼着,房地产商又乐了。这事儿找政府,虽然二胎政策已放开,可远水不解近渴,一时似乎解决不了。除越南女子和白俄女子之外,其他西方国家女人,愿嫁中国男人的似乎并不多。何况人家本国也有男人,也得娶妻生子,省不出太多婚龄女子出口中国。

“无美酒佳人,不愿生此世上。”青年人多余的荷尔蒙自然得找地儿宣泄。加上近几年经济下行,谋生不易,人们习奢日久,各类房贷车贷人情和高档消费压着,加上游侠类电脑游戏和小说影视作品盛行,传统道德约束力减弱,许多人越来越不把别人的生死当回事儿。

眼看着社会成这样,政府自然得想法子维稳。于是,菜刀得限制,摆气球摊的老太判三年半。可还是没达到相关目的,近年一系列的案件之后,村长们连呼危险,市长书记也认为自己该穿防弹衣。网友们纷纷发表神评,或嫌领导们枪法不准,不会单手换弹夹,认为应回炉培训;或提议今后只开网络电话会,或认为开会时应把领导们装进保险柜,或考虑改在桑拿房开会,大家脱光光,赤诚相见。可男女同志不能都光着身子开会,似乎大为不雅呢!

想起旧时有的科举大考,要求考生先入浴,之后换上朝廷提供的衣物,这个似乎是很好的解决办法,又体面,又卫生,又合乎礼仪规矩,最要紧的,自然还是安全。或许有关部门可以考虑一下?有的针对网友们的评论,说人心思乱,不思治。其实不然,人们内心还是渴望太平的,只是这太平年,实在太难过,又太不公平。

首发散文网://www.sanwen.net/subject/3889433/

太平与戾气——从《治平篇》说到某枪案的评论 (共 10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