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纠结的老耿

2017-01-05 08:21 作者:子愚雅趣  | 12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老耿又来啦!

这位老兄真有意思,你说他反映问题吧,你原来提的几个事基本都解决了。你说他给你聊天吧,天南海北云的不着边儿。如果你要有时间,听他讲半天不会让你插上一句话,满嘴唾沫星都飞你脸上。除非你开会马上要走,否则,他不会自动离开。

初识老耿是他登门上访。洋洋洒洒几页材料就是篇说明文。其实就是哪一个事。承包果园有部分被村组修路占用。要求调地赔偿。

工作程序,我让信访办同志给他签个协议。当时,信访工作条例规定,一个件查结时间不得超越三个月。期间查处情况给上访人反馈。

老耿一走,信访办同志就说,他是老上访啦!这个问题反映了几年,几任领导给他解决过,他都不满意,得寸进尺。只要听说来了新领导,跟着屁股就上门来。

为弄清老耿所说的问题,我和纪委同志到他承包的果园查看,面积不大,由于在山岭上土地瘠薄,缺水浇灌,管理也不是很到位,大部分成了“小老”。(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找村干部座谈他反映的问题,村干部说他是“神仙愁”。村里修生产路占他果园一部分地,说给他调点地,他非要一等的大田地,那大田地舍得栽树?组干部说他不论理,修路毁了几十棵果树,那树刚挂果,结的弹子大点,他算一棵百儿八十斤,让生产队赔他,承包费几年不交。还没说,他说欠组里帐只我一家?

“问题查的怎么样啦?”事情刚开个头,老耿就来催问。

“您不要着急,给解决问题一个时间”。我劝导他。

谁知道过了不几天,他又来催,我安慰他:

“您不要整跑了,这边协调差不多通知您,不要误了家里伙计”!

“不费啥,离这儿不远,到城里办事来看看”。他说着,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

通过做工作,村组研究在他承包处调整给他同面积田地植树,至于果树的损失,请市林业局专家来评估认定,与承包费一块儿结算。同时,责成村委对各村账目审计,算清每户往来账。

事情至此,老耿缠了半天倒说不出什么更多的理由来。

老耿就是老耿。一星期过后,他又来啦!提出村里帐也得算一下,群众都说村干部整天吃喝从哪里来地钱?我让他提出具体人具体事情,他东拉西扯讲不明白。

“放心吧,老耿同志,你想这些,党委、政府综合各村情况已经作出决定,近期进行审计,今后实行村账乡管,取消招待费。”我笑着说。

“那好吧,看看结果”。刚好市里来人检查工作,他不情愿地嘟哝着走了。

通过审计,廉政教育,查办案件,辖区干部作风得到大转变,老百姓上访量大幅下降。

一日,老耿再次到我办公室。

“王书记,我感觉这村组得选出好干部,给群众办点事”。

“说得好,老耿,马上就村委换届啦,我听说你也是‘能人’,会修缝纫机,会果树栽培,要是组里选你当组长,领着让群众致富多好”!我笑着回答他。

“咱不吹,把眼睛蒙住我也能把缝纫机装上。咱市第一批培训的林业技术员就有我”。听到夸奖他,他立马来了精神说了一通。

“但组里人不会选我”。他黯然地说。

“为什么”?我问。

“俺村主任在外面联系工程活儿,村里劳力都跟着他挣钱,他一说不中,人家都听他的”!

“你也想点挣钱们路,发展家庭经济,自己有钱花啦,让乡亲们帮点光多好”!我笑着启发他。

“那倒也是”!他挠挠头,显出沉思状。

后来开会见市林业部门一位同事,说我们那有个林业技术员,看哪有活儿给他介绍点。那位同事说,让他来,有个企业家发展林果业正缺技术员。我让人给老耿捎信去。

过了不长时间,我逢调市委大院工作。老耿又来见我。

“怎么样老兄”?我笑着问候。

“我给他带了两个人”。他滔滔不绝说了一阵子。

“现在还上访吗”?我戏谑道。

“不干那了,得弄点自己的事儿”!他爽快地说。

首发散文网://www.sanwen.net/subject/3889185/

纠结的老耿的评论 (共 12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