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阿萨兰的眼泪

2017-01-04 14:31 作者:芙蓉莘莘学子  | 8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阿萨兰混迹人流,如淤泥中的鲫鱼,拚命地扭动着。这看似漫无目的,实则一直在前行。“近了,近了。”阿萨兰在心里默念着。看着前方湍急的人流,在一涌一动间,阿萨兰恍惚了。

小时候,他母亲带着他从拉布里小镇,赶往土其大市镇。母亲在湍急的人流中牵着他的小手,他有些害怕,不由自主地想往母亲身边靠,可湍急的人流却一次次想把他撞开。他们之间唯一的纽带就是那一双牵着的大手小手,紧紧的,阿萨兰感觉很温暖。母亲始终很平静,脚步不急也不慢。母亲说:“面对逆流,你越是激奋,你受到的冲击也就越大,可你还是得前进,保持冷静。”阿萨兰不懂,也不想明白,她只是紧紧的拽住母亲温暖的大手,从这一头走到了那一头。

阿萨兰盯着面前这座大台,一座搭建在人流中央的石块。台上有一个满脸胡茬的肥头大胖子,挥舞着他那肥肠般的双臂,口中不时喷出一句句激扬的文字,引得台下的人流一片欢呼,也随着他那肥肠般的双臂,一摇一摆间,上下起伏。

阿萨兰目光飘忽,他在寻找时机。目光竟无法避开那满脸胡茬的肥头大胖子,令他有些恼怒,他不想那么快就被发觉。他想,我的父亲也是这般满脸胡茬。似是根本就没有修理过,也对,他那么暴力,谁也不敢修理他。

母亲的嘶吼,哭泣从板子的另一边传来。“也就隔着一块板子。”幼小的阿萨兰蹲坐在床上,双手抱膝充满了无助。这只是一间小隔间,仅能放下一张很小的的床,小阿萨兰都已经能够把脚伸过床尾啦!老旧、破烂、潮湿、阴暗,似乎连臭虫都不愿来此居住。阿萨兰透过那一扇窗户,都称不上的孔洞,抬头望了望蓝天。“已经快半个小时了吧?”声音还是未曾停歇。男人的怒吼,女人的哭泣,摆桌子声,肢体相撞声,摔倒声,嘎吱嘎吱的木门声,全都透过那小小的木板传递过来。也不管那小小的木板能否承受得住,一股脑的塞进来。砰!又是一声清脆的碎碗声,阿萨兰只是把头埋得更低,捂着耳朵,数着时间……明明母亲的哭泣声那么微弱,可阿萨兰却听得如此清晰。

满脸胡茬的肥头大胖子,仍在声嘶力竭,字符一个接一个的迸出来,砸到每个人脸上。人人都显得兴奋至极,目光充满了崇拜。阿萨兰隐忍着,他是猎手,捕获猎物是他唯一的目的。他的目光越发寒冷了,直勾勾的盯着……(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有一天,隔壁不再准时传来嘶吼、哭泣声。阿萨兰有点不适应,略感惊奇。他直起身子,伸手去开门。这时,门突然开了,只见母亲穆兹姆脸色有些阴沉,强笑着说:“啊!阿萨兰,你可吓着我了!快来吃饭吧!”……阿萨兰望着那丰盛的食物,不禁咽了唾沫。香气飘来,让他身体一怔,仿佛一日的疲劳全部都消散了,只剩下了对食物的欲望。轻轻揭开眼前的浓雾,呈现在眼前的似是一片仙境,浓郁金黄的汤汁浸润了一块块嫩滑的羊肉,随着沸腾的,不断的跳动,少许葱花点缀,似羊肉小岛上的一片片树林。旁还有烙饼、馓子、馄馍、糍糕、酿皮,甚至还有一块他攒了一年,钱都买不起的,他最的库布里其面包!

母亲穆兹姆看着眼前发呆的孩子,心中不由微微戳痛。她强忍住泪水,强笑着说:“快点吃吧,我的阿萨兰,这可是爸买的哟!”阿萨兰点点头,如饿虎般扑向了锅中跳腾的小羊羔,一口一个。满嘴呜呜:“爸爸,爸爸呢?他怎么不来和我们一起吃?”穆兹姆神色一变,扭过头去“你爸爸去外洋去了,他会挣大钱给我们的,不是吗?阿萨兰?你说呢?我们一定要好好活着!”阿萨兰浸没在食物所带来的快感中,他隐隐听见了母亲的话。“嗯!嗯!”……

从那以后,阿萨兰再也没吃到过如此丰盛的大宴,也再也没见到过他的父亲。

阿萨兰游离在大台的四周,不时的低头看时间,思索着“根本没有多少守卫力量,完全可以很轻松地接近他,组织下达的任务时间快到了,我得赶紧了,安拉。”

阿萨兰长大了,母亲也日渐憔悴。她每天要做三份工作,才能供得起阿萨兰读书。推门而入,已是半十一点了。穆兹姆小心翼翼地放下工具,轻掩木门,步履缓慢,悄悄地挪到床上,没有发出一点声音——她不想打扰阿萨兰的美

此时,阿萨兰正蹑手蹑脚的从一个幽深昏暗的小巷子里出来。他张望着,随后摆摆手,后面蹿出五六个鬼鬼祟祟的黑影。“阿萨兰,你说我们真的要加入伊斯兰帝国吗?”“是的,我们是伟大的穆斯林战士,生而为效忠安拉,我们加入的不是出卖我们信仰的地方,而是我们伊斯兰人自己的国度。”阿萨兰眼中充满了狂热,面露崇拜,不时发出一声声大笑。

他找到了他的理想,他的渴求,他的归宿。他不再纯真,他不再可怜,他不再善良。他似乎忘记了是母亲一手将他带大;他似乎忘记了是母亲在哭泣;他似乎忘记了是母亲在他最无助时给予他的温暖。ISIS(伊斯兰国简称)如病毒般已经侵蚀了他的灵魂,他似乎也要像父亲背弃他们一样而背弃母亲……

阿萨兰缓慢走上台去,放声大呼:“安拉万岁!愿与主同在!”人流顿时为之沉寂。满脸胡茬的肥头大胖子,停止了双臂的挥舞,眼珠子瞪出了眼眶,双嘴弓出了一个夸张的弧度。面露惊疐,随即转为恐慌。目转神慌,腿脚发颤。摸滚带爬的向后逃去。他看见了,看见了,那绑在阿萨兰胸前的红蓝线管子——炸弹!人流在尖叫,恐慌的浪潮席卷了整片区域。人流如潮水般的退去,在阿萨兰的眼中一切都似乎那么缓慢,他都来不及拔开引线。倏然,他瞥见了一个影子,与人流的方向截然相反,她向着阿萨兰的方向缓慢的渡步,挥手。透过涩涩的空气,阿萨兰望见了一张脸,一张恐怖的让人发寒的憔悴的脸!阿萨兰低下头,眼角抽搐,手指竟不自觉的颤动起来。可突然间,他手臂一挥,拔开了引线!急速的奔向那正在逃亡的满脸胡茬的肥头大胖子。“安拉万岁!”泪水从眼角喷涌,淹没在一片火海与喧嚣。人影一刹那呆住了,伏倒在地,痛苦的哀嚎,“奥!我的孩子,可怜的阿萨兰!”穆兹姆的整个世界都被染灰了,只剩下一个被抛弃的她。

火光冲天,警笛急鸣。人流渐渐平静,悄悄聚散,人们都长叹一口。一个孩子抬头望望天,惊呼:“看!那浓烟好像一滴眼泪啊!”

杜文写于黔城

首发散文网://www.sanwen.net/subject/3889083/

阿萨兰的眼泪的评论 (共 8 条)

  • 雪中傲梅
  • 雪灵
  • 火淼
  • 草木白雪
  • 鲁振中
  • 清澈的蓝
  • 漫舞洛城
    漫舞洛城 推荐阅读并说 透过涩涩的空气,阿萨兰望见了一张脸,一张恐怖的让人发寒的憔悴的脸!阿萨兰低下头,眼角抽搐,手指竟不自觉的颤动起来。可突然间,他手臂一挥,拔开了引线!急速的奔向那正在逃亡的满脸胡茬的肥头大胖子。“安拉万岁!”泪水从眼角喷涌,淹没在一片火海与喧嚣。人影一刹那呆住了,伏倒在地,痛苦的哀嚎,“奥!我的孩子,可怜的阿萨兰!”穆兹姆的整个世界都被染灰了,只剩下一个被抛弃的她。 火光冲天,警笛急鸣。人流渐渐平静,悄悄聚散,人们都长叹一口。一个孩子抬头望望天,惊呼:“看!那浓烟好像一滴眼泪啊!”
  • 丫丫

    丫丫好文笔,喜欢,学习,赞!!

    赞(0)回复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