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卡弗尔

2017-01-04 01:53 作者:噶伦  | 11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生存是一件痛苦的事情,比如你总是要不停的吃饭,睡觉,然后起床,进食。每天的生活都是这样的重复,这样的日子太繁琐。倘若可以不用吃饭,不用休息,不用走路,太多像灵魂可以飘荡做到的,我们都不需要在实施,那么日子就开始完美了。

这是卡弗尔每天想的最多的,也是他一直苦恼的问题。他每天就那么呆呆的站在门口,也不开口说话,也不招呼客人。为此老板曾经很生气的批评了他,甚至提出让他从此没有工作。但这些都无济于事,卡弗尔似乎对这些都不再上心。他所计较的,总是人生苦短,苦海无边。这还是那位老者劝解卡弗尔,让他积极向上乐观生活的。但卡弗尔总有能力把这些话扭转成自身观点,而导致越陷越深,不可自拔。

昨日,他开始觉得生命失去了意义。店子里的光线很强,每个进来的人都显得明亮有光泽,每个人都像贵妇一般,光鲜耀人。可卡弗尔不怎么想,他盯着每一个进来的人。他观察她们的头发,眼睛,鼻梁,嘴巴,她们的衣服,鞋子。凡是能够被看到的东西,他都不会放过。偶尔他还会装模作样的用手拖着下巴,意味深长的叹气,摇摇头,点点头,总之他是站在角落里做这些动作,除了老板,没有人会注意。

卡弗尔看了他人的头发,会觉得这个人许久没有修剪了,那么这个人也许是一个忙碌的人,再看她的衣服,瞧那低俗的布料很颜色,多么浮夸的女人,还有她抬手拿起的那双鞋,那是如此高的细跟,瞧她在镜子前搔首弄姿的样子,多么庸俗的女人。卡弗尔总是这样对每个进来的顾客评头论足,包括那个昨日失去工作的可怜女人,还有那个拉紧钱包的瘦条男人,还有几个光看看却买不起的小女孩。卡弗尔一脸鄙夷,却不能发作。有个女人还大声的叫唤,让卡弗尔给她换鞋。卡弗尔转头看了一眼,那是个赤足顾客,只会浪费时间。卡弗尔装作没听见,在一旁随便拿了一双鞋子给那个女人。女人只是看了一眼,卡弗尔补充了一句,先试试,合适再去拿其他款式。女人不好发作,只能试着不喜欢的鞋。

卡弗尔总是这样欺负看起来老实的顾客,因为他做这个太久了。对他来说,只需要一眼就能看清楚顾客的需求,或者说通过一双鞋看出那个女人的性格。他长期这样,还练出了一身看人的本领。什么困苦的人,劳累的人,福禄的人,卡弗尔在心中时不时这样估摸着,但庆幸他什么都没有说出来。

有一天,卡弗尔不再去观察这些了,他似乎在一个晚上的时间里变得抑郁。他的眼神呆滞,机械而又熟练的去完成了很多工作。午间吃饭的时间到了。老板走了,卡弗尔默默地站在鞋架旁边,他此刻在思考死亡。他还在为上次的事情感到遗憾,他无比无奈的回想着上次的飞机失事自己为什么没有死亡。倘若上次死在空中,现在很多事情大概轻松了许多,至少不会有这种烦恼。他思考另一种方式的死亡,比如是横着卧在铁轨里,还是竖着卧在铁轨里会更好的死亡。但他想起了曾经一个朋友说的话,竖着卡在轨道中间比活着还痛苦。卡弗尔打消了这个念头,就让那个诗人就这样成为永恒吧,卡弗尔想着不能那样死去。(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卡弗尔甚至想了更多死亡的方式,比如从桥上跳下去,最好是晚上,深人静,不然会吓到路人,也许还有孩子。在桥上经过的时候,还可以向一位美丽的女人打个招呼再去选择死亡,这是再美妙不过的事情了。那么,桥太高了,跳下去到底是心脏幅度过高死亡,还是因为其他原因死亡,哦,这样想太复杂。卡夫而又想到去吃安眠药吧,但是那不知得吃多少。或者买一把刀,插进胸口,那得找一个地方躺着。可是卡弗尔想起他没有家,也没有房子,他不愿死在别人的地盘里,那样似乎显得很狼狈。整个中午,卡弗尔想了无数种死亡的方式,可是卡弗尔始终没有找到所谓最完美的方案

就这样,卡弗尔觉得饿了。他又开始抱怨人类的无能了一番,随后他走过了很多地方,终于找到了一个安心的地方,他在那享用了他的午餐。在走出来的那一刻,他有了一个决定。他决定离开这里,他发现他是如此不喜欢这份工作。卡弗尔没有去想接下来去干什么,他只是准备辞职了,他以为这样显得很潇洒。

他不认为这个很适合跟老板面对面的说清楚,所以他只是留了一个短信:我要走了,卡弗尔。

卡弗尔没有工作了,他在街上游荡。当然,他没有选择死亡,他只是安静的走回出租屋里,默默地削了一个苹果,一口一口的吃着。他开始担心明天,他开始担心他的将来,夜深人静了,他开始想着如何去死亡。

第二天醒来,一切依旧,比如今天卡弗尔还是跟往常一样,呆呆的站在角落里,思索着昨日那个丢掉鞋子的女人,思索着今日抱着孩子的可悲的女人,他还在思索着人生,思索着死亡,跟往常一样。

首发散文网://www.sanwen.net/subject/3888967/

卡弗尔的评论 (共 11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