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故乡的疯女人

2017-01-03 20:15 作者:小语  | 13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我在那座小村庄生活过四年,生命中的最初四年。记得那条蜿蜒的河流,记得外婆家到奶奶家的那条小路、那片竹林。

儿时在那座村庄的记忆略显单薄,再次回到那里,满是不识亲友的尴尬。走过田埂,走过小道,看过陌生的风景,却再也没见到她,那个疯女人。我不知为何有些失落,竟有些想念她。也许是那段记忆里她有着浓墨重彩的一笔,好似她便成了故乡的符号,在我幼时的心里埋下了种子。

村里的人都知道她是个疯子,发起狂来会拿刀砍人,她婆婆的手指便是她拿刀剁下来的。在我的记忆里,却没见过她发狂的样子,只是记得她一直坐在家门前,短发,很邋遢。我自然是怕她的,无奈从外婆家到奶奶家必要经过她家门前,于是我的记忆里满是我经过她家门前,看见她时的恐惧。我总是在路上徘徊许久,见到她便紧紧盯住她,生怕她突然发狂,这个时候我往往也是泪眼婆娑,心里怪着家人,为什么让我一个人经过这里?最终还是鼓足勇气,撒腿就跑,跑到奶奶家时还心有余悸,然后说什么也不愿再一个人经过那里。这样的事在幼时重复着,以至于过了这么多年,我忘记故乡的许多人,却独独记住了那个疯女人。

我叫她疯子,也许村里的许多人叫她疯子,没人想过她的名字是什么,因她本不是村庄里的人,她来时,已经精神不正常。

是和外婆闲谈时提及她,知她原叫徐囯淑,已经过世多年,也知道了她的故事

疯女人原来是八十年代的大学生,名副其实的天之骄子,巴蜀女子中少有的身材高挑,相貌也是数一数二。这样的女子自然倍受青睐,在大学里谈了恋,怀了孩子。那个年代的人思想保守,未婚先孕好像就是十恶不赦。疯女人被逼退学,回了家。家人又逼着她把孩子拿掉,疯女人怎么肯同意,和家人大闹一场,一心想着和男人私奔,却不知那男人胆小懦弱,竟不负责任抛弃了她。疯女人疯了。我不知她是在怎样绝望的境地,才会变成那个样子,也许是觉得全世界都抛弃了她吧。(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因为精神不正常,又怀有孩子,所以她被家人嫁到了这座村庄。他的丈夫是个残疾人,三十多岁还未娶妻,所有人都明白,她的到来,不过是成为一个延续香火的工具。

不久,疯女人生下了一个女儿,是那个男人的孩子,外婆说那个孩子长得很水灵,和疯子嫁过来时一样好看。

她这一生诞下五个女儿,却夭折了三个。孩子一生下,便不再让她靠近,即便长大的两个女儿,也不曾叫她一声妈妈。她对于那个家是个怎样的存在,她无从计较,也没人会同她计较。

我时常听外婆说到,疯子不听话了,又被打了,真是造孽,然后听外婆久久一声叹息。我从没听得疯女人被打时凄厉的哭喊,也许是那时还小没有了印象,现在想来,却很是心酸。整个村里的人,对她的感情一半是厌憎,一半是同情。

听说她最后死于一种小病,完全可以治好,可没有人珍惜这条生命,最终,她对于那个家庭来说,还是个累赘。也许她走的那一刻,家人不是悲伤,更多的是一种甩掉包袱的解脱。

这便是疯女人的一生。

我想起了那座村庄,想起了那个疯女人。不知如今,可有人会想起她,带着一种惋惜和心疼的悲哀。

首发散文网://www.sanwen.net/subject/3888941/

故乡的疯女人的评论 (共 13 条)

  • 雨袂独舞
  • 雪灵
  • 荷塘月色
  • 淡了红颜
  • 草木白雪
  • 鲁振中
  • 清澈的蓝
  • 心静如水
  • 雪中傲梅
  • 漫舞洛城
    漫舞洛城 推荐阅读并说 我时常听外婆说到,疯子不听话了,又被打了,真是造孽,然后听外婆久久一声叹息。我从没听得疯女人被打时凄厉的哭喊,也许是那时还小没有了印象,现在想来,却很是心酸。整个村里的人,对她的感情一半是厌憎,一半是同情。 听说她最后死于一种小病,完全可以治好,可没有人珍惜这条生命,最终,她对于那个家庭来说,还是个累赘。也许她走的那一刻,家人不是悲伤,更多的是一种甩掉包袱的解脱。 这便是疯女人的一生。 我想起了那座村庄,想起了那个疯女人。不知如今,可有人会想起她,带着一种惋惜和心疼的悲哀。
  • 彩蝶

    彩蝶可怜的女人,只好掬一把同情泪。欣赏点赞!

    赞(0)回复
  • 彩蝶

    彩蝶可怜的女人,只好掬一把同情泪。欣赏点赞!

    赞(0)回复
  • 小语

    小语回复@彩蝶:谢谢欣赏

    赞(0)回复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