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二年级

2017-01-03 19:21 作者:越秀  | 11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二年级

小学二年级,我们的教室比一年级时要小上一半。窄而浅。两个小窗子高高地吊在北面的墙上。四周的墙壁没有粉刷,裸露出赤泥的本色,到处都是洞。同学们就顺势找些短木条插进去,挂上书包。也只好如此了,因为教室里板凳挨着板凳,出入都不方便,真没有放书包的多余地方。

好在新来的班主任张老师说话轻轻的,会在上课时给我们拉那时候难得在乡间一见的小提琴。好在每周都有自习课,可以用来看小人书,一本一本地交换着看,最热传的有《东进东进》、《从奴隶到将军》。又好在,开始发现右上角的地方,坐有一个小巧的圆脸女生,眼睛闪闪的,说话脆脆的。只是那个时候,男生女生不说话。也没有哪个规定不能说话,但大家就是不说话。十几年后,一个月泛银华的晚,我正匆匆赶路,居然遇见她也正匆匆地往相反的方向赶。灰褐而高低不平的村巷,天月如水,反衬得她的脸愈是小而粉白,眼光闪闪的,衣服是衣服、裤子是裤子的,洁净整齐,样子精巧而轻曼。我不确认是她,心想就算是她,从来没有说过话也不合在这里过于热切。这样,一直到了前年,她在一次聚会上讲了这事,我才确认是她。她跟旁的人说,我见了她,定定地看,也不打个招呼。我正与别人说话,依稀听得,就问她刚才说什么了,她于是明明白白地当众说了。弄得我只好低头赶紧把眼前的东西吃了。

那时候,开始发现天下午上课会困得总想睡觉。有时候会特别希望晚上回去碰到“拜神”,这样,就会有干米饭吃。会注意到“反春气”之后,妈妈洗好的一块块的木床板上有好闻的阳光味道。

开始偷偷地与几个小伙伴去海边。天里早一点去,潮水刚退,海滩上一洼洼留下的海水沉淀得清清的,里面有时会有一些小鱼小虾。运气好一点,会见到活的小鱿鱼。小鱿鱼通体透明,表面变幻着一点一点的彩色的光,在朝阳之下,像个小精灵,漂亮极了。

海滩上有走得飞快的沙马。小小的脑袋在顶上点了一点白,高高扬着,修长的身体是浅浅的灰色,皮毛的光泽很好,总在沙滩上找寻一种叫小沙马的长脚小螃蟹。人一近,它就敏锐地往前跑,两只细细长长的小腿左右交换着非常灵活,好像十分自信跑得过人一样不着不急,待到人快追上了它却一下飞了起来。不知为什么,那时候,我总想沙马鸟就是精卫鸟,特别是它孤单地落在锈色的竹排上的时候。(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长长的海滩上有长长的木麻黄林,林带外时常可见一种叫沙姜而又开着牵牛花一样黄色喇叭花的植物。间有好几间矮小石屋,石屋中又间了几摊搬网的。清一色的男人,赤条条的,黑黑的皮肤被日头晒得哑哑的、没有光。一槽网要看着时辰和海水来下,大概与涨潮退潮相符合,这些自有古老的天气谚语代代相传,据说很准,我们有些同学会,可惜我不知道。出海的时候,先是几个精干汉子高高地挑起渔网跟在后面。前面,一个老到一点的男子作为大公,领着另一个,将两头翘起的竹排顺着一卷浪欲起未起的地方,像今天冲浪者一样,一层层翻过白花花的波浪,(弄潮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出了海,到了几乎看不见的地方下网,将绳头拉回来。海滩上的汉子,分成两边各十几二十个人,用力拉网收拢。这些人的样子刚开始总是不紧不慢。他们用一条黑褐麻绳死死地绑在腰上,前方正中留出长长一截,末端系一件重物。拉的时候,将前方的一截绳子用力一甩,钩緾在渔网两侧的主缆上,再用腰力和身体的力量匀匀地向后拉。待到一见网嘴刚出水面,就急忙起来,几乎半跑着,啊啊哦哦地不成节奏也不整齐的呼着号子,并配合着身体和绳头的上下摇动,直到整个Y字形的网底从海里完全出来。他们一边忙着叫好,一边用手捋网,一边顺手抓起身旁一只闪着红点的火海蜇向正在靠近捉鱼的小孩子身体中间的要害位置掷去,屡发屡中,往往会痛得小孩子节节败退,狼狈地弯着身子护着下身躲开去。

二年级,就是这样,并没有太多的关于读书的印象。

哦,三十多年了。

首发散文网://www.sanwen.net/subject/3888928/

二年级的评论 (共 11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