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雨夜擒贼

2017-01-03 15:29 作者:王宗伦  | 13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擒贼

王宗伦

黔北山村的那个夜,静得可以听到对方的心跳。

辜定乾和罗荣莹已经蹲守好久了,他们要执行一项特殊任务。

对面半山坡上的那间土屋里,有一个他们抓了几回都没抓住的老家伙。老家伙家住半山腰,居高临下,俯视一切,屋后是一座大山,屋前是一片荒坡,门前有几林竹子。茂盛的绿竹把小屋抱在竹荫里。一条弯弯曲曲的羊肠小道,是老屋与外界的唯一通道。通道尽头拴着一条狗,院坝中散养着两条狗。老家伙依仗这独特地形,坐在家门口,就可以俯瞰山下的一切动静,有陌生人上去,他转身就躲进屋后的大山里。别说靠近老家伙,就是那三条狗,就让你难以对付。警察抓了几回,不仅次次扑空,反而让他学狡猾了,索性把门口的竹子砍了,山下的情形更是一览无余。

老家伙被警察称为“强盗头”,但他的那些徒子徒孙,却奉他为“祖师爷”,成了警察的死对头。(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辜定乾多次踩点,观察地形,为抓捕作准备。那天晚上,他带着罗荣莹,别上强光手电、手铐、手枪,摸黑潜伏到老家伙居住的山坡下。月色如银,天地一片朦胧。老家伙和他的家人,在院坝纳凉,抽烟、摇扇、喝茶。辜定乾和罗荣莹在对面山脚下,死死盯着他的一举一动,恨不得一把把他捏在手头。

辜大,整支烟不?不!其实辜定乾的烟瘾早就发了,但他强忍着。不说还好,罗荣莹一说,“烟虫虫”反而钻得腮帮子直痒痒。他摸出一根,横在鼻孔下,闻,不闻还好,越闻越难受。干脆咬一截,嚼几嚼,一股烟丝苦味,呛得他差点咳出声来。成群结队的山蛟子,围住他们飞舞、叮咬、吸血。他们忍着、忍着,像两头猛虎,等待着冲刺的时刻。

天气突变,月亮隐退,黑云滚来,眼看就有暴风雨。老家伙进屋了。熄灯了。雨点大滴大滴砸下来。上?别忙!等他再睡会儿。雨点越来越大,雷声越来越响。天助我也!辜定乾暗暗心喜。曾经那些抓捕的镜头从脑海闪过。有一次,他们半夜三更从山脚爬上去,狗一叫,老家伙溜了。又一次,他们从后山包抄下来,狗一叫,又溜了。辜定乾咬住罗荣莹耳朵说:“打雷好,正好扰乱狗的听觉,打一个雷,我们就朝上爬一截,打一个雷,我们再朝上爬一截,就这样匍匐前进,让狗都听不到我们的声音。”

他们把外衣脱下,把手枪、手电、手铐包裹起来,抱在胸前,开始匍匐前进。荒坡上,荆棘丛生,不管是手臂、膀子,还是颈子,只要是裸露的肌肉,都被划起了血路。疼不?疼!忍着!忍着忍着,就不疼了。近了,又近了,狗也没叫!雨飘泼下来。刚开始还有些担心,等到淋透了,再大的雨,也都无所谓了。雨水顺山坡哗哗地流,两个人顺山坡慢慢地爬。雷声、雨声、风声、喘息声,交织成一张网。山路泥泞,寸步难行,越爬越难,心想爬快点,一不小心,却下滑几步。十米、八米、五米……咔嚓嚓、轰隆隆,一阵大雷,辜定乾和罗荣莹两个像泥泞里钻出来的两砣泥巴,爬进了老家伙的院坝。

“汪汪汪汪……”

三条惊慌失措的恶狗,一齐狂吠起来。

小屋的灯立即亮了。

辜定乾和罗荣莹,纵身窜到小屋门口,一边一个,把门守住。

三条恶狗不顾命地扑来扑去,袭击着他们……

辜定乾从窗孔看进去,老家伙已经提起弯刀冲了出来。就在老家伙开门的一瞬间,两个训练有素的警察,一招制敌……

王宗伦:贵州省桐梓县公安局宣传科,邮编:手机:

首发散文网://www.sanwen.net/subject/3888884/

雨夜擒贼的评论 (共 13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