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醉美人》

2017-01-01 20:17 作者:辰轩  | 12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琼坛镇自清朝开始就是个酿酒大镇,由于此镇背靠青山,面朝绿水,环境优美,而且酿酒工艺十分纯熟,就造就了当地奇特的酒文化。这里的酒气味醇厚,香浓无比,入口下咽后还有一股淡淡的清新回味在舌尖,于是这里的酒就成为了当地官员年年上贡的地方贡品,而且一直受到皇帝的大加青睐,就算清朝覆灭了,琼坛镇的酒依旧不减当年的风采,当地精明的官员看中了这一点,于是全力打造了当地的酒文化品牌——醉美人。并大力扶持发展酒文化产业,一时间,琼坛镇兴建起了一座座各式各样的酒作坊、酒楼、酒窖…………

而他与她的相遇便发生在了这个酒文化正盛行的琼坛镇里。

那时候,他是一个刚刚毕业的研究生,瘦瘦的,高高的。由于在造酒方面搞了些技术,便被本地的一家企业高薪聘请,而商量的地点就是镇上的“醉酒楼”饭店。当时他正和企业的高管就在一个六楼的包间“明月阁”里签约。

而她是“明月阁”里的酒店服务员,眉清目秀,大约二十来岁。

包间里,他正和一个高管签文件,可她是个新手,刚就职没几天,有些礼节还没背熟,不知该什么时候上酒,她怕误了客人的时间,于是匆匆忙忙的把刚送就包间的两坛酒放到了文件纸上。原本包间里的气氛非常融洽欢快,可一瞬间,全包间的人都把目光齐刷刷集中在了她的身上,她感觉到了周围的目光,这时她才发觉不对劲,弯弯腰,面色羞红的要把酒放在别处,然而,她还是太紧张了,只见其中一坛酒晃晃悠悠的在桌子上打了个旋儿,而后便听见“俜伶”一声摔碎在了地上,酒、碎瓷片到处都是,甚至还有的飞溅到了别人的身上…………

全场哗啦啦的都站了起来,她连忙向在场的所有人道歉,可每一个人都冷冰冰的,甚至连说话的都没有,站在旁边的高管更是拿出手机看着包间墙上的举报号码一个一个数字的按着手机上的键盘。她一下子哭了,跪倒在了高管的面前,泪流满面的求高管不要让她丢工作,因为这是她的第一份也是仅有的一份工作,她还说他家里的父亲早年去世,得病的母亲现在还躺在床上…………(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可高管无动于衷,还冷漠的把手机贴在了耳朵上,手机发出的“嘟嘟声”,在场的人谁都听得见。

她以为她完了,以后又免不了四处求职又四处碰壁的艰难生活,然而还有谁会要她这个既没学历又没文化的小镇姑娘呢?要不是酒店老板同情她,她简直就……想到这,她无助的抽泣着,然而,事情总是在人们心灰意冷的时候才出现转机,就像现在…………

他站起身,上前把高管放在耳朵上的手机拿了下来,轻轻地关掉了那令她害怕的“嘟嘟声”,他说,算了吧!谁没有过失误呢,多体谅体谅她,你们知道吗,我研究这个造酒技术的时候就被化学材料伤到过皮肤。他边说着边露出两只衬衣袖子下一块块大小不一的烧疤,甚至还有被仪器划破的伤口,一道道深浅不一的血印,令在场的所有人愕然。“况且她还是个女孩,家境还这么可怜……”。他善意的朝她笑笑,扶起了跪在地上的她,她慌张的盯住了他的眼睛,心里充满了感激,他又帮她轻轻拭去眼角的泪珠,她脸一下子红了起来,她连忙向他道了声谢谢,又向大家道了声对不起,就慌不择路的跑到了一旁的桌子上开始收拾残瓷片……

高管瞟了一眼她说,他们可以回公司重签文件。

他说,好。

于是一帮人就离开了醉酒楼,只不过临上车前他没注意到,她正站在明月阁的楼台上看着他的背影,嘴里默默念叨着他的车牌号。

他们再次相遇,是在一年后。

她依旧是那个明月阁的女服务员,而他却被提拔成了当地公司的总经理,被邀请入了公司股份。

依旧是明月阁包间,这次他是主角,他在请客,面对的一桌子人都是他的下属。她又一次拿了两坛酒从包间外走进来,一坛轻放在桌子上,另一坛被她拿起、启开、给他倒上,刚开始,她只给他一人倒着酒,他喝完她就倒上。

他说,他并没有要酒。

她答道,是她赔给他的。

他耸耸肩,又泯了一口说,服务越来越娴熟了,酒店的服务,相信有她会更好的。

她说,她这是在感谢上一次他对她的帮助。

见他沉默不语,她又说,几句话的恩可以用两坛酒相报啊?

他渐渐笑了,说,两坛酒可远远不够……

她诧异的瞪大了眼睛,想了一会儿,转过身去也给其他人倒酒。

他淡淡泯起嘴,不语。

他这顿饭吃的很冷静,但属下们却都伶仃大醉,接连开着车回去了。

明月阁包间里只剩下了他们两个人,他在帮她收拾桌子。

她低着头,一直不说话。

他突然问她干这些活累不累。

她说她什么也不会,这服务员还是破例被酒店老板招的,因为家里穷,没办法,再苦再累也得干,上一次要不是他……

他又突然打断她的话,说了句,这里的酒很好喝,但不要再打碎酒坛子了,至少在他下一次来之前。

说完,他走出了房间,包间里,仅留下了她带着疑惑不解的表情愣在了原地。

不出所料,一个月后,他又来到了醉酒楼,但他是一个人来的,穿着标致的西服,走的方向,依旧是那个六楼的明月阁。

这是个晚,月亮是朦胧的,淡淡的,有着微微的光晕。星星在笑着,眨着眼。天空是辽阔的,覆着深蓝色的光幕,这光幕中就缀着繁星,虚空很美。

明月阁里,她对他的突然到来感到惊讶,看他这次就一个人,于是故意问道:“先生,请问您是几位?是……”

“ 两位!”他说。

她哦了一声,转身就要出去拿餐具,然而,她却被他拽着衣襟拉了回来。

“先生,请问您还需要……啊?”她猛然回头,看到了一副令她又喜又羞又惊又不敢相信的画面。

他半跪在地上,左手不知何时多了一束鲜艳的玫瑰花,右手举着一个红色的小方盒,里面装着一颗光亮的大钻石戒指,他笑着看着她,她突然发现,他的目光依旧是一年前那种充满善意的笑。

他说,他见她第一面的时候就喜欢上了她,到现在才说的原因是由于他和她一样,也有个贫困的家,而现在他有钱了,他决定要把她娶走,因为他不想再看见和他一样的人再受苦了。

听到这些话,她一下子又镇定了下来,耿直又坚强的问道:“是因为对我的怜悯吗?那样的话我不需要!”

他再次善意的笑笑说,女人天生就是要被男人保护的,他这么久才向她求婚,是为了能更好地保护她。

她委婉地说,她不在乎这些,这样的生活她已经很满足了。

他摇摇头,站起身将一大束玫瑰花塞到了她的怀里,轻轻地抬起她的手,又轻轻地把戒指给她戴上。

他说,情无价,但生活要有家。

她沉默了,足足有半个小时,而他却一直在等,她终于脸色微红的点了点头。

她走到桌前,拿出两只杯子,倒满当地盛产的“醉美人”酒,自己拿着一只,放到他手里一杯,没想到他却一饮而尽,说了句,这样的话,他恐怕以后再也不会来明月阁了!

她又一惊,这突如其来的一句话使她手里的杯子晃晃悠悠的好像又要掉,她感觉自己被他开了个玩笑,她又气又恼。

他看她这幅样子,连忙过去扶住她和她的杯子,他摇摇头,拉起她的手一起走到了楼台上,她的手一直被她紧紧地拽着没有松开。

他说:“琼坛镇的酒很好喝。”

她把头朝向一边,不说话。

他又说:“所以我打算把公司的股份卖掉,在这里自己开一家酒店,店名就叫醉美人,而你……就来当老板娘!”

她恍然大悟,抬起头,看向他 ;“那老板就是你喽?”

他点点头。

她激动地看向天空,想了半天,学着星星的样子,顽皮地眨眨眼对他说道:“那你就不怕我得了仙丹,变成嫦娥飞到月亮上去吗?”

他说 ;“那我就会把酒问青天,问天上的宫阙,我们今生的缘分到底有多深多浅……”

她问:“只是今生吗?”

他说:“难道今生的你不愿意吗?”

她说:“我愿意!”

月光下,两人默默地共饮一杯酒,高高的明月阁传来了一阵一阵的嬉笑声。

月光微朦,黑色渐隐,琼楼玉女,绮阁月明。

首发散文网://www.sanwen.net/subject/3888467/

《醉美人》的评论 (共 12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