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一封家书

2017-01-01 18:53 作者:四夕言鱼  | 9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老罗给我打电话说已经到了的时候,我正在公交车上晕的死去活来。我正迷糊的时候,电话铃声响起来了。

我说:老罗,省点电吧。不然你到了我们没办法联系。

老罗声音顿了顿,说:妹,我刚下火车,已经到了。

我顿时有了短暂的惊醒,那感觉有点似在太阳穴上涂抹了风油精,且涂到了眼睛里。

但是司机一个猛刹车,我惯性的朝前扑去,一种恶心的感觉又将我拉回晕车状态。

老罗似乎听到了刹车和汽车鸣笛的声音,问我是不是还在车上。(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我说:昨晚熬赶了论文,两点多才睡。所以起晚了。

我听见老罗“欸”的一声,话又吞了回去。

我在哪等你,我在这里的一棵树下面等你行啵?手机快没电了。

还没等我应他,电话就挂断了。许是手机没电自动关机了。

老罗脾气不好,所以我们父女关系。说不上好,也说不上坏。

刚下车呼吸到新鲜空气,我有短暂的眩晕。熬夜加没吃早饭搭公交车,还是很难受的。

我看到前方二十米出,坐着三两个人。而我一眼,就认出了老罗。

他个子不高,很瘦,背微驼,头发也很久没有打理了,穿着一件绵夹克。手上拿着不大的行李袋。

他正吸着烟,不知道望着哪里出神。

我走近,看着他嘴角上长出的胡渣,面色也有些憔悴。

我说:你饿了吗,你是选择在这附近吃呢,还是去学校附近吃。

老罗毫不思索的说,去学校附近吃。火车站吃的都是难吃的很,还贵。

我看着老罗笑了笑,示意他灭掉烟准备走。

回去的车有许多空的座位,我靠窗,老罗坐我旁边。我感受得到他在看我,因为这时的我面色肯定不太好看。

果然,他带着质问我的语气问我是不是没吃早饭。明知道自己身体素质不好晕车严重,昨晚又熬夜又早起的。这是在作践自己。

我没有力气和他斗嘴,只是跟他说待会一起去吃常德牛肉粉。

他带着笑意问我,这个好。是常德人开嘚啵?

我说:老板是常德人。这家店生意很好,你可以多吃点。

我和老罗嗦粉完了之后,带着老罗到校园里逛了逛。

老罗说:上次陪你来报名的时候好像就在昨天,你明年就要大四了。这日子过得还真快。

我默默不作声,但是老罗对我的大学有着强烈的好奇心,我在他的“带领下”,离我的宿舍,他的宾馆越来越远。我们俩路上基本上没有怎么讲话,可能真的是父女之间话题太少了,我们始终保持着0.5米的距离。

在他走到没看见路的时候,我才带着他朝我的宿舍走去。

我的室友这时都已经去图书馆准备期末考试的复习了,老罗看了我的桌子,说果然不出他所料,我是宿舍里最不会收拾的人。

我反驳说因为最近作业太多和没有时间整理,才变成这样的。我没有因为你来故意收拾,很信任你的让你看我的“本来面目”。

老罗却说我连装装样子都懒得装,由此可见我平时是有多么不注意个人卫生。

我在他的注视下,不得不把我的桌面整理一下,而他则坐在旁边,看着我。

整理好桌面后,他又觉得我们的地板太脏了。我假装没有听懂他的意思,他已经把拖把洗好拿到我面前了。

我带老罗去了给他定好的旅馆,他说他买了火车票,明天一早就走。

我倒如释重负,一方面是期末考试即将来临,而我复习还没开始,有点担心挂科。另一方面是我和老罗实在没有很多话讲,如果给我个两天三天,我们估计也只能吃吃饭,散散步了。

这时其实已经十点多了,老罗主动提出来要休息一会,于是告诉他十二点半我会过来叫他吃午饭,他嗯了一声,准备休息会。

其实这时的我,体力和精神消耗的比较厉害,又累又困。所幸旅馆离我们宿舍不远,我打算了一下,回去睡一觉再起来叫老罗。

奶奶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刚躺在床上准备入睡。奶奶着急的说,老罗手机关机,一直联系不上,问我接到老罗了没有。我不由得有点懊恼,接到老罗的时候应该跟奶奶说一声的。

中午我带老罗去食堂吃饭,老罗看着长长的队伍。低头不悦的对我说,以你的慢性子,估计等你吃到饭的时候,菜都卖光了。然后,他毅然走向了打菜阿姨那里,准备插队。

我远远的喊他,你没拿饭卡啊,但是他没听到。

但是很快他就回来了。满脸洋溢着莫名的微笑。

我刚刚在前面看到你们食堂的菜了,有鸡有鱼有肉的,你们食堂伙食很不错啊。价钱怎么样。

我说,全荤4块,带点肉的三块五,全素1块五。中间的价,看菜放在哪里。我伸手指了指每个打菜窗口的菜价。

老罗在人行中穿梭,将每个打菜窗口看了一个遍。回到我站的位置的时候,恰好到我打菜了。我给老罗打了一份鱼头和排骨瓜,都是老罗非常喜欢吃的菜。而我自己则点了茄子和红烧土豆片。

我盛着两份紫菜蛋汤从人来人往的窗口走过来,离很远就看到了老罗。因为他的头发,至少三个月没去理了,而且白头发尤其明显。我暗暗决定,吃完饭带老罗去附近理发。

然后,便聊起了我们俩最关心的话题。

老罗的工作

老罗待业在家八年了,靠着跟着他的一些狐朋狗友打着帮人修理电路赚点小钱。他上有老,下有小的。其实这点钱连他自己买烟都够不到。

我家从一个上世纪的“万元户”,开始由盛转衰,从前喜欢来我们家吃饭的亲戚,也渐渐变成不常来、很少来、几乎不来了。

而老罗,也从曾经被我的同学说成“我哥”变成了“这是叔叔吧”。

不过老罗倒是对这块不在意,说:人总会老,你在长大,我在变老。这不是很正常吗?万一你十八了,我才二十一,那才有悖常理哩。

从和我妈离婚到现在,老罗一直都颓废。也正是因为他的颓废,我妈也才不肯回来。我为此说了老罗几次,但是老罗都顾左右而言他,估计是触及到他的内心最要强的面子了吧。

老罗是独生子,也是父辈的长子,因此从小疼倍加。而我爷爷和奶奶又是能干的主,凭借年轻时候攒下来的积蓄,在老罗没离婚之前,基本是毫无保留的给老罗挥洒。那时候,我家前面开了一个茶馆,老罗和我妈基本上是早出晚归,为茶馆里的茶钱作出了突出的贡献,也成为老罗和我妈感情不和的由头。

近几年,在我和小妹的撮合下,闹僵了六七年的老罗和我妈正进行着“破冰”之旅。好迹象。

老罗这一次来找我,因为他要去广州的一个工地上做事,过年回不去了。特意来问候问候我,顺便,把拖欠了我两个月生活费当面给我。

我看到老罗从包里拿出来一沓钱的时候,我正在喝汤。结果一口汤呛的顺着我的嘴角留下来,满鼻子的紫菜蛋汤味。

干嘛,这个时候给我钱。怎么不直接打给我?你不会带着这笔钱来的吧?

我昨晚上才拿到的五千块,然后就上火车了,没来得及存。这里是三千块钱,是之前你的两个月生活费,还有回家过年要用的钱。应该够了。

我看着满脸倦意,头发渐白,眉头紧皱的老罗,突然就很心疼他。虽然我全年都在怒其不争,但是毕竟,他是我。对我,从来都是尽力满足

我突然怀念起我老太出殡的时候,那是凌晨的三点,我和老罗走在回家的路上,大概2000米路。我第一次挽着老罗,犹如新娘的父亲即将女儿的手交给另一个男人的手,走在长长的红地毯上的样子。这路上,我和我爸聊了很多,内容大致已经模糊了。但是我记得,在凌晨三点钟的时候,我刚感到凉风,不禁身体抖了一下的时候,他的大衣就披在我的身上了。

我脱口而出一句谢谢,让他愣了愣。说了一句:读书把脑子读坏了,我是你爸,谢什么谢。

我爸其实有很多坏毛病我都不太喜欢,也屡次说他,他改的很少。比如,戒烟或者不要当着我和妹妹的面吸烟,早上起来动手把自己的被子折了,别经常有事没事和我爷爷奶奶吵架等等。我爸几乎是左耳进,右耳出。在学校的时候,我就常接到奶奶的电话,说又因为给我的生活费不及时和我爸吵架,我爸还“威胁”着说不能把这件事告诉我。每到这时,我都觉得我爸不是个顺儿子,也不是个好父亲。

但是我奶奶也有告诉我,上次爷爷做肾结石手术的时候,我爷爷刚刚醒麻药推出手术室的时候,我爷爷个子小,又憔悴,感觉像是出了大事的样子。她看到我爸在一旁偷偷的抹眼泪,哽咽的喊着爸,然后直到我爷爷醒来,我爸一直都在爷爷床边守着。

老罗,其实就是一个还把自己当小孩的叛逆父亲。

吃完饭,我在楼下把钱存好。我提议去给老罗理发,老罗才想起来好像是真的该理发了。

老板娘问老罗要剪成什么样子的,老罗操着一口方言。

我说,剪短点就行,然后给他修个型。

老罗边洗头边和我聊天,问我回家的票买好了吗

我说考试还没有定,这次坐汽车回去。不急着买票。

他又问我期末考试的准备,和室友的关系好些了没有,衣服是不是暖和之类的生活问题,我一一作答。然后到老罗剪完发,我们都没有再聊天了,也没有其他的事情聊了。

在走出理发店的时候,他问我接下来去干嘛。我说带你逛逛周边,虽然不大,但是也不算小,今天大太阳,我们可以去草地上坐一坐。

我和老罗始终隔着半个肩膀的距离走着,我给老罗说,这里是我们上专业课的地方,那个建筑是老师办公室,这边是我给家里寄快递的地方,那边是一条有名的小吃街。就这样边走边给老罗讲,竟然也走了近一个小时,从西边走向东边,在从南边走到最北边,最后我们在中间的草地上休息晒太阳。

我问老罗这次去广州做事准备干出什么样的业绩回家。

他给我说,至少得把你大四那年的学费给赚回来吧,少说也得三四个月不会回去。

我夸赞老罗终于长大了,希望这次不让我们全家惦记。最重要的是要注意安全。

老罗说这些他肯定记着,命和钱一样重要。

我略有不爽,说他不分重点,明明是命更重要,钱没了还能再赚,命没了,就真没了。

老罗说我不想些好的,净往坏处想。要对他充满信心。说不定今后在广州打拼出来,留在广州也说不定。

我说,就你这年纪,创业未免晚了点。别想一步登天,踏踏实实赚钱就行了。别瞧不起小钱,高楼也是一块块砖头叠上去的。我说真的,前几年吧,你要是踏踏实实的拿着3500一个月的工资,反正就在家附近,钱存起来很容易,你非要借着钱创业,结果,血本无归吧。

老罗沉默,不过我感受的到老罗有点不悦。但是我还是得告诉他,毕竟,他要去一个陌生的环境,不再有亲戚朋友的关照,也没有狐朋狗友的帮助。他只能跟着我三伯踏踏实实在工地上做事。

爸,这两年好好表现,好好存钱。我呢,明年就大四了。工作不好找,可能花家里的钱更多。你呢,就辛苦两年,踏踏实实赚钱,给家里贴点家用,我反正每个月就那个数。两年出来,我也有工作了,你也能减轻一点负担。到那时候啊,咱妈,说不定还能接回来……

你妈回不回来,不取决我。取决于她。老罗及时的打住了我,显然不太愿意提这个话题。

你们俩都跟踢皮球似的,这个接不接的态度还是得你来。我反正也会在我妈面前多夸夸你。说你这两年的进步大家都看到了。你呢,也要自己争气。你这要面子的问题得好好改改。

老罗看着草坪上好几对情侣依偎在一块私语,也恰宜的又老生常谈的和我聊起来恋爱的事情,我知道这是他转移话题的手段,但是也明白我说的话他都听到了。

老罗从我初中开始就对我身边的男同学产生很重的戒备心,托老罗的福,我没有一个玩的好的异性。这一次老罗倒没有强制要求我和男同学保持距离,但是也要我慎重考虑,他不支持我读书的时候谈恋爱,耽误学习。而且现在人心险恶,和你谈恋爱,他们的目的不一定单纯。比如某某大学生被他杀,某某大学生为情自杀什么的。

我无奈的应和着,这段话,我常听。刚刚在心里,默默的背了一次,和老罗讲的一字不差。

晚上老罗要我叫上我的室友,请她们一起在外面吃饭。

老罗在我的同学面前一向不主动讲话,也不知道如何讲话。所以这一顿饭,话题聊的不多。我能感受的出,老罗和我的室友都有些尴尬。好在我提前给我室友说过会有这顿晚饭,所以她们今天特意没有吃饭,就等着晚上的大餐的。

我轻咳了一声,示意我爸说点话。我爸偏头看了我一眼,又把头偏回去了。过了几秒,老罗终于讲话了。

老罗说,我是她爸爸,这几年在学校多亏了你们的照顾和包容啊。我也不会讲话,就是希望你们的关系越来越好,今后欢迎去我们家玩。

室友纷纷笑着说叔叔客气了,今后有机会肯定去,叔叔很年轻……

我看着老罗傻傻的笑,我也笑了。

吃完饭,室友先走了,我和老罗在操场上散步。冬天天黑的早,我们吃完饭才七点不到,天已经全黑了。夜空中有零星的星星忽闪忽闪,路边的暗黄灯一眨一眨,略有凉意的冷风呼嗖呼嗖。我挽着老罗,聊着我最近学习上的事情,一直在操场里来回走圈。

我告诉老罗,我对未来其实很迷茫,不知道何去何从,也不知道方向在哪,所以压力很大。

老罗说,我们一家从来没有给你很大的压力,成绩好不好不重要,你开心我们就开心。只要尽力而为,就行了,社会上有那么多混的不好的人,照样活着。你比他们还是优秀些吧。

也许是我还太年轻,觉得能力求做到最好的事情为什么要做“差不多”小姐。所以这一点我和老罗甚至和我们家其他人的意见都有很大的不同。

湖南地区12月末的风,能吹得你锥心刺骨。八点多的时候,我们就回去了。我告诉老罗,今天早点睡,明天早上我六点过来找他。

晚安

第二天一早,我只是简单的洗了个脸和刷牙就出门了。我到楼下给老罗打了个电话,没过多久老罗就下来了,还是那个行李袋,还是那套衣服。只是今天的他,剃了胡子,理了发,显得精神多了。

清晨的校园里很少见人,见到两三个同学,也都是拖着行李箱准备回家过元旦的。我其实有十几天没课,但是由于考试复习任务重,选择在学校复习。

老罗的车是八点十分的,我们在昨天早上吃过的粉店吃完早饭,闲聊了几句就走去公交车站。

我问老罗昨晚睡得如何。

老罗说可能是太累了缘故,昨晚一回到房间倒头就睡。还好定了闹钟醒来了。

从衡阳到广州还有六个小时的火车,到广州也才下午两三点。我给老罗买了瓶水,又挑了几份面包。递给老罗,要他饿了就吃。

老罗颇感动的看着我,感叹的说了一句,还是女儿好,老爸的贴心小棉袄。

我哈哈大笑,告诉她这句真心的赞美我就收下了。

七点不到,车上的人很少,我和老罗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下来。

我再一次叮嘱他,在广州那边要自己照顾自己,注意安全,尤其是工作的时候,以安全为重。

老罗嗯了一声算回应我。

今年过年不回家,也得在除夕的时候给我打电话,我要家里人轮流接。今年没有两个女儿陪你一起啃鸭脖看晚了,也要记得找三伯出去喝酒。总之不要一个人过年。

老罗说知道了。

你有没有什么话要给我说的。我看着老罗满是小疙瘩的脸,深深的鱼尾纹从眼角快要延伸到耳根,不舍的说道。

老罗顿了顿,说。

注意保暖,不要感冒了。

我说嗯。

还有回家的票早点买,别到时候又买不到票,爷爷奶奶干着急。

嗯。

放寒假别一个人在楼上待着,帮爷爷奶奶收拾屋子,拖拖地板,扫扫灰尘,浇浇花。

嗯。

期末考试好好复习,考出好成绩。

我知道了。

没有了。

嗯。

然后我们两个很有默契的都没有再说话,车子就到了终点站。

在这里下车的人都是“行人”,我跟在老罗后面,走到了进站口。

老罗说,就到这吧。时间刚刚好,还有半小时。

我说,好,那你注意安全。到了广州给我打电话。

嗯,你放心,你三伯也在这辆火车上,不过我们不是一个车厢的。我们下车了会一起走。

我说,那是最好的。

……

行吧,要不就这样?你进站去吧。我估摸着如果老罗再不进去就错过检票了。

嗯,我这就进去。妹,你放心,爸我会好好干,不会让你和妹妹失望。这一次既然决定要去广州,那肯定是爸爸我想到做出让别人肯定的事情的。你不用担心。

我看着老罗一本正经的书这段话,鼻子一酸,眼泪就情不自禁的盈满了眼眶,而我克制住了它要掉下来的冲动。

我说,相信你,加油。爸爸,好好干。

然后我就看着你的背影,逐渐远去。

我的视线一直跟着你的背影走过每一条路,我似乎在过身份查证,似乎在过安检,似乎在大厅里寻找列车信息,似乎在候车室里找了个空的座位坐下。似乎,我也去了广州。

我顿时就体会到了龙应台《目送》里面的那段话了。你在用背影告诉我:不必追。

我还在没有到学校的时候,手机发来了一条短信。

妹,我上火车了。提前预祝你元旦快乐,2017年心想事成。

我看着这个短信,微微出神。

回:爱你爸爸,明年加油!我一直相信你。

首发散文网://www.sanwen.net/subject/3888453/

一封家书的评论 (共 9 条)

  • 心静如水
  • 雨袂独舞
  • 冰山雪莲
  • 火淼
  • 鲁振中
  • 清澈的蓝
  • 雪中傲梅
  • 雪灵
  • 漫舞洛城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