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2016-12-25 16:15 作者:峰柏  | 9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我这把年纪,“诗”这个时候来找我,不知道她来自何方?来自秋天,还是塞北、来自银河,还是沙漠,沙漠里的风沙?不,“诗”是不会言语,可也不全是沉默,她随时会给你灵感,如朗月上的桂枝,飘逸着的绫绸,突然行星的碰撞,一根根银针,箭在窗外。你是诗人,提起笔呀,或触动着浪漫诗意的情!

不要问;“诗”这个时候来找我,不想知道她来自何方,来自北方,还是德令哈、来自西海的冰凌、还是大山?

不,“诗”是不会言语,可也全不是沉默,她会邀你去遐思,看;巉壁上的雪莲,闪烁的银线、抖着洋洋洒洒的雪花,或就被你踩在脚下的一根霜冻的老藤蔓。你是诗人,提起笔呀,“诗”触动诗人流光溢彩的灵魂

不想问;“诗”这个时候来找我,不管她来自何方,来自心湖,来自桃源深潭、还是一尾鱼、云霄外一叶兰舟、还是个幻影?不,“诗”是不会言语,可她不会沉默,逼着你去遐绪,灯塔上的青,一尊神像。凝;繁星点点的天际月亮山的雾珠。你是诗人呀!提起笔,在“诗”韵里捕捉和宇宙的扑朔迷离!

“诗”这个时候来找我,只知道;是那些暴暴蓝的精灵跳出了圣诞老人的袖口,在我的蔽庐,点燃了一盏盏心灯,篱墙外的常青树秋千在晃,一竹架快胀破的葡萄,银鹿驴车一车车书简 ,使我不在孤零。“诗”说;谁让童童是喜欢写诗的人,必须提起一支智慧的笔 ......!

首发散文网://www.sanwen.net/subject/3886835/

诗的评论 (共 9 条)

  • 大三毕业
  • 醉雨轩
  • ShakespeareSky
  • 雪中傲梅
  • 浪子狐
  • 雨袂独舞
  • 鲁振中
  • 漫舞洛城
  • 王平如是说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