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亡命徒的情人(一)

2016-12-19 14:27 作者:椿梃  | 10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你,只因荒谬。这是林赛常说的一句话。有时她心想:自己为什么要出现在这个世上?为什么她要禁锢在这么一个家庭中?她虽然很聪明,她也许了解所有,但她却无法明白自己。

她认识世界上的爱是什么,但所有的人都无法了解她。她或许自大,骄傲,但心中总是空白一片。

林赛的父母是一对亡命鸳鸯,很早以前就死了,只把她独留在世上,忍受一切。林赛真心觉得,父母是世界上最可恶的人。她的养父母是村子里的贫穷家庭,当初收养她,也只是满足自己后代长存的愿望。

“林赛,快来,吃饭了!”奈叫着,她是一个满面油光的女人,对金钱着了迷,却又无法得到。她使劲的叫着,可林赛却视而不见,装作聋子。

“如果你在不下来,小心我揍你!”这是她的养父,在她看来,只是一位四肢发达的愚人,她挨了他不少打,心里虽然没有憎恶,多少却有点恶心。

林赛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学习资料。漫不经心地说道:“哦,知道了。我不一个机器,也不是一只狗,受人控制。我亲爱的妈。"她静静地下楼,眼神里无视一切,但只有她自己知道,装是有多么可怕,其实,她恨不得朝全世界大喊:来呀!我是宇宙里的渺小一点!但我需要爱,只需要一点爱或一点鼓励,这样,我就什么都不怕了!给我爱吧, 希望不要小气’(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下了楼,她洗了手,慢吞吞地吃起来这一锅垃圾。养父母坐在旁边。气氛有点尴尬,但林赛却不以为然。终于,长时间的静默之后,父亲开口了:林赛,你最近怎样?村子里的人都不喜欢 你,你得注意。你看,隔壁家的黛娜多文雅!你却只会说一些不切实际的话。还有,不要太骄傲,搞得自己是女王。”

“哦?父亲。我是谁?”林赛嘲讽的说着。

“你是林赛呀!你还能是谁?”养母插进嘴来。她十分不解,林赛为什么不能当一淑女,非要这么古怪。自己还要靠她享福呢。

“我只是一个有意识的躯壳。而我的灵魂却是独立的。你们抹也抹不去。你们别忘了,人是会死的。也许你今天还在夕阳下漫步,明天就变成了一堆骨灰。我们最终也只会变成物质。如果你没有意识到人终究死去,就不能体会活着的滋味。世事无常。可你们却在乎我有多少钱?我能活多久?儿女们会不会成才?你们才不在乎他人的感受,你们只在乎自己。所有的一切只是商品 ”林赛返了一击。她真的很讨厌他们。

林赛的养父早已火冒三丈,胡须都吹起来,举起了拳头,被养母拦下了。“不女!你知不知道当初是谁把你养大的吗?就你,又丑又骄傲,有没有爸妈,也能成才!”养父把所有心里话都扔了出来,像一枚炸弹。

窗外吹来一阵和风,林赛没有回答,她只是去触摸这无形的风,感受它的轻吻。此时,她到在与点跳舞,在与世界歌唱。她没有丝毫动摇的说道:凡事皆忍,最不可忍。我想像着明天升起的太阳,却忘了明天终究是个阴天。”林赛说着说着,眼眶很红很红,她想哭,但哭不出来,她就是么一个坏女孩

最终,不愉快的一天结束了,大家都各自上了楼。

时间过了很久,已是午,他们都睡了,可林赛却依旧奋笔疾书,不是看向窗外,黑夜里的明星,是啊!既然明天若是个阴雨天,拿把雨伞不就好了么?时光未老,我梦还在。如果一切都是假的,那么我的思想肯定是真的,只要把现在当成一个不会醒来的梦就好了吧。也许。

她定得成功,站在世界之巅。

首发散文网://www.sanwen.net/subject/3885553/

亡命徒的情人(一)的评论 (共 10 条)

  • 秀
  • 漫舞洛城
  • Fatck
  • 老党
  • t111
  • 雪中傲梅
  • 鲁振中
  • 雨袂独舞
  • 棒棒很棒丫头
  • 清澈的蓝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