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执·念

2016-12-18 16:59 作者:云隐  | 5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以为再也写不出这样的文字了,可当我再一次停驻在回忆的门前,再一次不争气的望而却步,再一次清晰的尝到了那丝丝缕缕的痛楚...不觉轻叹,原来,我仍记得。

笔尖是浓浓的粘稠,仿佛裹上了化不开的情思。当我发觉触及到那片天地,已是晚了。窗上映着的自己,目光呆滞,没有了焦距,不是不知道自己现在的狼狈,而是痛得没了时间与精力去理会,眼里蓄满了泪,低着头,弓着背,即便是一个人的,仍旧努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游离的思绪,洋洋洒洒遍布各个角落,当汇聚到一处时,却已被残缺的回忆带到疯狂的境地,想逃离,却又是不能的。

过去,有过那么一段清清浅浅的恋,在惊艳了芳华,回首凝眸的刹那却令我心心念念的放不下,也许,是未曾想过自己会陷得那么深,也许,是未曾想过最后被“丢弃”的那个角色会是自己,也许,是未曾想过自己会变得如斯颓唐,不堪一击,也许,在很多年以后,我会记不起初恋的名字,但脑海里却会浮现她的容颜,也许,我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爱她,只是纯粹的守着这份“不甘心”的执念,却又一遍又一遍的在心底铭记着,那双剪水似的明眸映着浅浅的笑意,在初的某个早晨,成为我心底第一抹暖阳。

不敢否认的是,在那段属于我们的过去里,我是喜欢过她的,可我太骄傲,明白的太晚。

记忆中的她,是个简单的女孩子,一如我们的恋爱,简单的开始,简单的对白,最后简单的结束,尽管这个中滋味并不是那么的简单。

记忆中的我是骄傲的,熬过了高中三年,理所当然的在大学谈起了恋爱,我的初恋是医学系的系花,记得当时她把我拦在了去图书馆的路上。(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做我男朋友吧。”

“嗯?”

“你这是答应了?”

“恩。”

她挽着我的胳膊,去了图书馆,没有尴尬,没有窘迫,一切出奇的自然。

这就是我的初恋,不是想象中的轰轰烈烈与刻骨铭心,只是一瞬间的怦然心动,语言就比大脑的反应快了一拍,脱口而出。后来的分手,理由似乎也很正当:我受不了她身上的福尔马林味儿。

自从我“甩”了那位系花大人,一个个女生就前赴后继,扬言要“追”到我这“风流浪荡”的公子哥儿,再狠狠地“甩”了我。我自然不会给她们这个机会,也是我自己害怕麻烦,于是在那群女生中选择了她,那个穿着白衬衣牛仔裤,手捧书本的她。

我和她的故事就这样开始了。

我没送过她巧克力,也没送过她玫瑰花,但所有人都认为是她“高攀”了我,她却从未在我面前抱怨过一句,每天早早的到图书馆帮我占座位,不在我身边的时候会提醒我记得吃饭,晚上睡觉前会给我发一条短信,不得不说,这是个省心又省事的女朋友,有的时候,我甚至都在想,我们是不是可以一直这样,等到毕业之后,就结婚

我是一个喜欢追逐想的人,所以格外重视我的学业,她很理解我,我也很感激她能一直陪我坚持着,说起来,我们的感情多半是在学习中建立的,我们在一起多数时候会一起讨论题目,背六级和毛概,偶尔也会有一些小打小闹,总之,和她在一起,很轻松。

在遇到她之前的每一段感情里,似乎我永远是提出分手的那个“负心汉”,我从未想过自己会成为“被分手”的那一个,当然,在同她交往时,亦不曾这样想过。

我的生活早已在不知不觉间被她填的满满当当,似乎在哪儿都能看到她的影子,我竟从不觉得厌烦或是多余。

当我发觉自己在图书馆自习时会在不经意间抬头,看见对面的她便觉得安心时,我就知道:我完了!我彻底的醉在她那一双甜甜的梨涡里了。

大四那年,我在忙论文和实习的事,很少有时间能陪她,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我想,我找到了更合适我的人,所以...”

我愣了几秒。

“呵,没关系,分就分吧。”我好像在努力说的很轻松。

“你放心,对外我会和别人说是你甩了我的。”她似乎显得有些局促,或许是被我的冷漠吓到了。

“分都分了,随你吧。”

“哦,那...再见。”

我没吭声,赌气似的调头就走。

走了几步,我过回头看她。

她走得很慢,有那么一瞬我在误以为她是在等我过去追她,但我们彼此都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事,我放不下我的骄傲,尽管那种冲动是那么的热烈。

分手以后,我依旧做着我该做的事,对于她,我一边想着遗忘,却又在不经意中铭记,到后来,我真的就没能忘记她,不是不忍,而是不敢,真的只有我才知道,自己有多么贪恋那种念着她感觉。

当你喜欢一个人的时候,心里记挂着她都成为了一种幸福

因为你知道,就算她的心里没有你,但她还在你心里,这就够了。

分手后,尽管在忙着争取未来,但还是因为这件事生了一场大病,算是祭奠我第一次被人甩吧!之后也曾一度落寞颓废了一段时日,甚至后悔当初为什么没有追上去,常常在想:是不是只有在离开的时候才知道自己有多不舍?是不是只有在回忆的时候才知道有多难过,有多痛?

奈何,伤口已结痂,那层浓郁的暗红色脱落之后却是淡粉色的疤。

愈合,已是不可能的事了,正如我们,回去也回不到从前了。

也许,不是我们不珍惜彼此,而是都不相信对方是那个能陪你走到最后的人,我们的开始,就注定了这段感情的昙花一现,只是当初没有想到,烟花虽美,但却灼人,只不过在一开始谁都不曾设想自己会是被灼伤的那一个。

所以,我只能躲在记忆的角落里,守着那份骄傲的执念,在心底默默地铭记着那个她。

首发散文网://www.sanwen.net/subject/3885211/

执·念的评论 (共 5 条)

  • 歪才(卢凤山)
  • 雪中傲梅
  • 东湖柳
  • 鲁振中
  • 漫舞洛城
    漫舞洛城 推荐阅读并说 奈何,伤口已结痂,那层浓郁的暗红色脱落之后却是淡粉色的疤。 愈合,已是不可能的事了,正如我们,回去也回不到从前了。 也许,不是我们不珍惜彼此,而是都不相信对方是那个能陪你走到最后的人,我们的开始,就注定了这段感情的昙花一现,只是当初没有想到,烟花虽美,但却灼人,只不过在一开始谁都不曾设想自己会是被灼伤的那一个。 所以,我只能躲在记忆的角落里,守着那份骄傲的执念,在心底默默地铭记着那个她。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