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酒神的歌舞

2016-11-16 17:38 作者:多杰思让——东永学  | 7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东永学(土族)

土族人敬仰着天地万物,信奉着天人合一,土族人的信仰世界里有千万个神佛,但就是找不到酒神的身影。今天用这样一个题目,只是表明土族人的生活里离不开美酒歌舞。

——题记

不会跳安召算半个土族人,不会喝酒不是一个土族男人。——这是老辈人流传下的一句俗谚,记着这句话不是表明我是个酒鬼,只是说明我的民族骨子里渗透着一种豪情,还有对生活的热

安召,土族的传统舞蹈。土族人跳安召不光是喜庆的自娱,原初的时候更主要是娱神,是祭天祀神庆祝丰收等重大庆典的祭祀舞蹈;再如村子里或者家族里有佛事活动,要迎接一位高僧大德,我们也要跳着安召迎接;土族人所有节庆的迎来送往中,跳着安召迎送是土族人最神圣、最尊贵的礼节。

想当年,走进一个土族村落里,小孩子只要能正常走路,不管男孩女孩都会跟着大人跳安召,两三年之后人人也就成了无师自通的安召舞者。就是寒风凛冽的晚上,只要有一堆篝火,不管大小节庆,大人小孩都会围着篝火跳起来;如果有酒的助兴,歌舞晚会就会通宵达旦。所以不会跳安召算半个土族人一点也不夸张,对!我很认同这句话,作为民族一员,不会跳自己的民族舞,不会唱自己民族的歌谣,真的有辱自己的民族身份。(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不会喝酒不算一个土族男人。这话是不是有点过头了呢?没有。如果你真正走进过土族村庄,参加过土族人的一场婚礼,或者参加过一次土族男人们的聚会,你就能理解我们为什么会说这样一句话,我们土族人喜欢酒不是嗜酒成性,而是我们的所有礼仪文化里酒是个吉祥的载体。没有酒,我们的男婚女嫁的仪程就会索然无味,一次节庆活动也会在没有赞歌,没有舞蹈的冷凉中匆匆结束。

第一次听见这句话是十三四岁的时候,那天家里来了几个远方的客人,阿在喝酒的场合挖苦一个酒量不大的叔叔时说的这句话。当时年岁小,想着不能喝酒咋就不能算男人呢?那天为了证明自己是个小男人,我在大人们喝醉不注意的时候,端起一大杯酩馏酒喝了下去,不到一分钟就有种天旋地转的美妙感觉产生了,大脑开始兴奋,情绪极度高涨,我给阿爸他们主动唱在学校里学会的很多歌曲,给大人们学唱半生不熟的土族敬酒歌,宴席曲。

过后阿爸知道了我偷着喝酒的事情,他笑了笑,拍拍我的头说:儿子,再等几年了喝,你还没长大。这一次他没有像以前闯了祸那样用拳头和木棍教育我。

说到酒,似乎有很多话要说,又不知道从何说起。是的,就我们土族人的酒文化可以写一部鸿篇巨著,土族人口不足三十万,是较少人口民族之一,但我们有自己独特的酒文化,青稞酒的清香渗透了我们的礼仪文化。

新生儿出生了,满月酒一定要喝。第一个邀请的一定是新生儿的外祖父外祖母等娘舅人,德高望重的外祖父端起酒杯,首先弹指三下,祝福的开场白是——今天是个吉祥的日子,我们把第一杯酒敬给高高的苍天,第二杯酒敬给保佑我们的神佛,第三杯酒敬给我们英明的领袖。“领袖”一词是我的翻译,原生态的歌词里是“汗”这个词,也就是说土族人一直以来拥护领导自己的领袖人物。

之后是对家庭的祝福,对亲友们的祝福,最后把最好的祝福送给新生儿。之后举行的新生儿洗礼中,在放了五种粮食、柏树叶、花椒等的洗盆里也要倒上三杯酒,以示吉祥,也做了一种消毒。

一个人的出生礼,还有成人之后的结婚典礼,或是子孙们一年一次的生日,只要端起酒杯,我们当中的一位长者一定会用无名指弹酒三下,说出如上的祝语,之后自己才会喝下三杯酒。不说别的,清明节上坟,祭祀时我们不放烟花爆竹,一定要祭奠三杯青稞酒。

所有的敬酒喝酒场合里,“三”在我们土族人的观念里是个吉祥的数字,我们的佛经里,古老的族训里这样说:“三”代表佛法僧三宝,日月星三光,天地人三才,所以我们的吉祥数字就是“三”。

客人到家门口了,我们要敬三杯接风酒,上炕落座要敬上炕三杯酒,头道茶上来了,还有吉祥如意三杯酒。如果有两家人儿女的姻缘成了,女方家就会收下男方家送来的三瓶青稞酒,把酒倒在自家的酒坛子里,或者当场喝掉,装上三瓶青稞或麦子回给男方,预示着好姻缘成功。之后主客之间就会用酒歌相互祝福,都会端起酒杯,相互敬酒——

烧炕中央放着桌子,

这不是普通的桌子,

是赞丹木做下的桌子;

桌子上放着酒盅子,

这不是普通的盅子,

是绿翡翠雕成的盅子;

盅子里斟满着美酒,

这不是普通的美酒,

是紫青稞酿成的美酒。

赞美酒和酒具,这也是一种礼赞习俗,唱给客人,意思是我们东家把客人看得很尊贵,用的物品都是上等的;如果是唱给东家的,赞美着东家的勤劳和富裕,这样的赞歌会让主客都高兴和满意。

土族青年男女的婚礼是一部歌舞剧,从女孩出嫁到男方家迎亲,再到男方家举行婚宴,时时处处都有酒歌唱响,有安召跳起来,更有酒香一直陪伴着参加婚礼的亲朋好友。

男方家的宴会期间,主客之间有一场对歌和喝酒为主的宴席,其对歌也叫赞歌,内容包罗万象,唱到天地万物等等。有一首赞歌,专门说唱酒和酒具的来历,酒的传说,喝酒的意义等,端着酒杯的男人们用歌声表述着酒在土族人的宗教文化和世俗文化里的一切功过。

听,手持美酒的娘家人会这样向男方问道——

酿酒的青稞是谁带来的?

它又是怎样成熟的?

成熟的青稞是怎样酿成酩馏酒的?

这个问题很简单,婆家人端着酒杯会做出这样的回答——

青稞种子是西王母的大青衔来的,

青稞是我们的父老乡亲种植的,

好喝的酩馏酒是土族先民智慧的结晶。

这样的回答不仅在考量彼此的唱功,而且还融入了土族人对于酩馏酒,也就是青稞酒由来的美好传说;一场婚礼一天一,这样的赞歌对唱一天一夜。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土族地区的生活条件还不太好,家里有男婚女嫁的喜事,大家就会自家酿酒,酿出的酒叫“酩馏”,是纯真的原生态酒,原料是青稞,几样中药,酒麯;酿酒工具就是一个双层的直径30多厘米,高不到1米的熬缸。

酩馏酒酿造过程简便,大致是:先将选好的青稞簸去杂质,入锅煮熟,直到青稞裂口开缝后,沥出凉一凉,再配以酒麯,调拌均匀,装入瓷坛或大缸中密封,盖上棉被等物进行发酵。发酵时保持恒温,以手摸缸壁不凉为宜,一般将温度控制在摄氏15度左右最为合适。然后将发酵好的青稞原料,加上中草药,装进熬缸里,加水煮沸,煮沸的蒸汽通过蒸流管进入里层的冷却缸进行冷却, 冷却的酒液经导流管流出来,这就是绵软可口的酩馏酒。

二三十年前,每一个土族人家的主妇都会熬制酩馏酒,但是土族妇女很少饮酒,她们种青稞,收青稞,用青稞熬酩馏,自己却看男人们醉酒而歌。

青稞,青藏高原上最古老的粮食作物,是酩馏酒的最主要原料。说到青稞,土族地区还有一个家喻户晓的传说——

土族人生活的地方,有一座最高的山峰是龙王山,土族人叫赤列山,它是土族人心目中的神山。

有一年,西王母在龙王山宫宴请各路神仙,特派她的一个座骑大青鸟到东海蓬莱仙岛采集美食。大青鸟回归降落时,不慎将一仙物从口中滑落,落在龙王山下,只见那仙物落地生根,不久长出了一棵绿苗,到秋天结出颗粒饱满的籽果。

山下的一位土族阿这晚上做了一个,有一只五彩鸟给他说,明早出门到什么什么地方,有一棵金黄的粮食,把果实捡回来,明年的天种到地里,来年就会有很多收获,这是养人的东西。阿爹第二天找到这棵粮食,把穗头上的所有颗粒拿回家里,从第二年开始播种。几年间这种谷物种遍了土乡大地;年复一年,皆获丰收,养育了一代代高原儿女。土族人因感念大青鸟,人们将这种神鸟衔来的神物称之为青稞。

青稞在龙王山下生根结果后,既解决了人们的吃饭问题,又演绎出了绚丽传奇的青稞酒文化。

一方水土酿一方酒。

高原黑土,高原黑土上长出的青稞,还有高原上的冰融水都可能是青稞酒不可或缺的元素。有了这些得天独厚的物品和条件,土族先民依靠自己的智慧酿造出了这醇香的美酒。

青稞酒,使土族人的生活变得有滋有味,有声有色;青稞酒,使土族人的胸襟变得宽厚温暖,质朴真诚。土族人左邻右舍之间有矛盾了,一方拿着一瓶青稞酒上门,敬三杯酒,说三句认错的话,对方也一定会认错,回敬三杯酒。一场误会一种尴尬也就在三杯酒里化解。

土族人家大门上有客人光临,我们就会说:客来了,福来了。有客人光临,是我们的荣幸,我们会陪着客人尽情欢乐。

客人上炕落座,端上焜锅馍,倒上奶茶,之后我们就会端出手抓肉,吃喝着,我们还会说:没有盐和牛奶的茶不叫茶,没有酒的宴席不叫宴席。于是,主人就会拿出珍藏了很长时间的青稞酒,拿出摩挲出光亮的铜酒壶暖上酒,我们会端起酒杯唱着酒歌敬上三杯酒。

早上喜鹊喳喳叫,喜鹊欢叫客人到,

客人带着喜庆来,用洁白的哈达迎接您;

早上喜鹊喳喳叫,喜鹊欢叫客人到,

客人带着欢乐来,用醇香的美酒迎接您;

早上喜鹊喳喳叫,喜鹊欢叫客人到,

客人带着吉祥来,用热烈的心情欢迎您。

青稞酒奔流在土族人的血液里,形象地化作土族人的激情舞蹈——安召,尽情释放着我们热爱生活的美好心愿。青稞酒,使土乡的生活变得有趣而浪漫,充满诗意。

有酒就有歌,有歌就有舞。歌舞相伴的内涵丰富的酒文化,以它特有的质地和芳香,诠释了土族人饱满的生命情怀,丰富的情感世界。

曾经,我们的姑娘要出嫁,一定是骑着一匹马,这匹马还不能是阉割过或有残疾,这是一种美好的祝愿,表达一个民族对吉祥的一份渴望。白胡子的阿爹说:骑着一匹马出嫁是一种荣耀,家境好的娘家人能陪嫁一匹骒马,几头牛,一些羊,还有几大坛酒,那出嫁的新娘就会在婆家得到因有的尊重,娘舅们来到姑娘家也就会得到最高的礼遇,会得到赞歌的迎接,会喝上最醇香的青稞酒。

以前,土族人送亲的队伍是几十个人,每人一匹马,一伙人怀揣着酒瓶,唱着酒歌,簇拥着新嫁娘一路高歌而去,这场面仿佛古代将士的出征。土族人留下这样一种习俗,就是为了缅怀和记忆。可惜好多酒歌失传了,一些土族姑娘出嫁时也不会唱哭嫁歌,不能用一种独特的方式报答父母的养育之恩;现在小汽车代替了马,几辆小汽车的灰色尾气里一种英雄豪迈也就消失在时尚流行中。

酒与歌,构成了土族独有的礼俗文化,它们溶解在整个民族的历史发展中,在温润的酒杯中映现着民族过去现在的身影;酒与歌,歌与舞的融合,搭建起一座座连心桥,维系着人与人之间的情感纽带;安召舞和青稞酒的礼赞,渗透了土族人的生活,映射着土族人特有的文化个性:无酒不歌,无歌不舞。

写到这,我又想起祖先们留下的一句谚语——山里的兔子狗撵里,心里的话儿酒撵哩。今天,我没有喝醉,但写到青稞酒,写到随风远去的一些记忆,一种温软的醉意浸润全身,其间还有一丝淡淡的忧伤慢慢爬上心头••••••

作者简介:

东永学,土族,青海人,系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学会会员,青海省作家协会会员,鲁迅文学院第十二届少数民族作家高研班学员。出版个人作品集:《土族》、《五彩互助》、《走近中国少数民族——土族》。

首发散文网://www.sanwen.net/subject/3878161/

酒神的歌舞的评论 (共 7 条)

  • 鲁振中
  • 大三毕业
  • 醉雨轩
  • 心静如水
  • 足迹
  • 雪灵
  • 冰山雪莲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