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泰山游记

2016-11-09 15:56 作者:依岸观涛  | 39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泰山亦称东岳,它气势雄伟,景色秀美,而且蕴含着浓厚的泰山文化。在国家旅游景区的目录中,可谓是名满天下了。因为很早就有登岳揽胜之念,于是,便借着秋凉之爽,与妻提前订票作泰山行。

由于近日天气不太稳定,是日泰山的天气预报是多云转小,但一早看到天晴云稀,我们还是决定先去登山。于是便搭乘公交车到了位于泰山脚下的天外村,再换乘中巴上山。

几乎所有名山的上山路都是类似的,车辆都是循着S形或是回头弯的山路上行的,只是泰山沿途所见与他处不同的是,此地的山涧石块裸露,完全没有了水的踪迹,晃然是一派久旱的景象。但与此相异的则是路旁和山坡上特有的柏树却翠绿异常。视觉上又给了人们另一种朝气蓬勃的感觉。我赞叹了一声柏树的活力,却引来邻座一对中年夫妇的搭讪,经交谈才知道,那位先生姓杨,他们俩来自陕西的渭南,登泰山是他们出游的临时安排,刚才在车站换乘时,他那位漂亮的旅伴本来还在犹豫,后来见到我们一把年纪的人都来了,她才下决心上了车。我跟他们谈渭南印象,侃华山风景,杨太则说,家门口的名山真的还没有上去过。我们从中巴站下车,决定坐缆车上山,转换之间的山道虽然不太高也不太远,但已经看得出,她的体力显然偏弱,只是我们素不相识却能结伴而行,大家都觉得很舒心。

泰山的索道高而不险。出了站之后,我们都交换着相互帮忙拍照,只是我们从西侧到了南天门处,与十八盘上来的人交集,一时产生了拥挤,在此拍张好的相片已经不容易了。

仓促之间,我还是去观看了天门两侧的对联,只见上面写着:门辟九霄仰步三天胜迹,阶崇万级俯临千嶂奇观。述的却是从陡峭的十八盘山道上攀崇门的感觉。我特意下行了几十级台阶上望,高处的南天之门虽然朱漆已旧,但确实雄伟之至。由此让我感叹在一些年间,有人不断拿出此处的上联让世人来应对下联,却从未找到超越之作。一个名山的天门,真的让人仰首而又佩服于心。

穿过南天门右转上行,不远就到了天街的牌坊处。所谓天街,顾名思义就是天上的街市,这里有一条用石板铺成的大道,大道的一侧依着山边建起一溜商铺,商铺里琳琅满目的都是有关旅游的小商品。自然,这里还有几处卖蒸包和面食的小吃店,它也是游客们的加油站。然而,当我们穿过牌坊没走多远,那小商店的东西还未来得及看,一阵山风和浓雾袭来,让人顿觉寒冷难当。与我们结伴而行的杨先生,他们也和着人群一起都跑到商铺租军大衣去了。而我们也赶紧放下背囊,把打包好的羽绒服取出穿上,身体才暖和起来。混乱之中我和杨先生他们走散了。在寻觅之中,因情景触及,亦依稀记起了李白“天门有长啸,万里清风来”的诗句,不过此时我却在想,这诗人一定是盛时来登泰山的。若他见过眼前的景象,他一定会说“天门弥大雾,万里寒风来”。(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雾,一会儿散了去,一会儿又再然袭来,寒冷一直未减。在天街近处的观景台上,我借着雾散的一刻,凭栏而望,可看到泰山深谷之下的山麓向着远处延伸,而山脚下蜿蜒如蛇的道路亦清晰可见。太太突然扯了我一下说:看这边的云多白!我转过头来看时,竟是从东边慢慢飘来一大片边缘清晰的云团,它洁白如,并轻盈飘逸的移动着,这“银台出倒影,白浪翻长鲸”的一瞬,便使深谷原先墨绿的色彩暗淡了许多。我对太太说,这是泰山送给我们特殊的见面礼,我们的面子真大呀!

名山之上都有山神,泰山的山神就是碧霞元君。人们从天街向东走,老远就会看到碧霞祠高耸的西神门。及至进入祠内,你会得知,这里于唐代始就受到帝皇的封禅(即封山神),并留下过圣谕。我们在祠后的大观峰可以看到削崖为碑,十几米高的碑上凿刻着《纪泰山铭》,其铭文是唐玄宗李隆基所撰,现在被描画得金光灿然。虽然自身对宗教了解得不多,但对于泰山这一历史的遗迹,我们也是崇敬的。

一览名山其实就是走与看。在通往玉皇顶的路旁,突然见到人们驻足不前,细看时“五岳独尊”题刻就在眼前。这是东岳之上一处名片式的景点,它于光绪年间所凿,其字迹深刻且苍劲有力,与泰山的厚重极为相称,人们都争先恐后的在大石前拍照留念,我们自然也不例外了。

稍候,顺着路标的指引,不远就到了玉皇顶。玉皇顶是唐宋时期皇帝封禅的遗址,走近看是一间不大的庙宇,庙宇的院子中央立着一个标有1545米的高程的石碑,显得很肃穆,这里就是泰山的最高峰。

从玉皇顶下来向东,便是日观峰。日观峰是泰山上看日出最佳的地方。站在日观峰处,我想起了一位山东的朋友曾跟我说过,站在泰山顶上北望,见到地平线上有一条黄色的线那就是黄河。是日因为从北面山谷下不断往上飘来的白雾所障,黄河自然无法看到,却发现近处一块巨石上用隶书刻就“拔地通天”的几个大字,因其气势雄浑,壮美旷达,它能让你觉悟中国书法的精妙。只是此地寒气逼人,让你无法久留。我们只好沿着山巅的小路,绕到东边的山嘴去欣赏那犹如巨炮昂起之拱北石。在赞叹着大自然的天功神造时,天气已经悄然回晴了,我们又回到了既闻人声且又见人面的氛围之中。

少有游人到的地方有时并不代表荒芜,在日观峰南侧的断崖,我探奇前往,却发现了在经过凿平的崖壁上,用草书刻有杜甫的泰山诗《望岳》。“岱宗夫如何,齐鲁青未了。造化钟神秀,阴阳割昏晓。荡胸生层云,决眦入归。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仰望着壁上的诗句,记忆的章页就翻回到1981年,时任总书记的胡耀邦在山东泰安搞调研,他非要登泰山去体验“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感觉。据说当时66岁的他,徒步登临山巅,极目眺望,因感慨泰山之雄伟,而久久不愿离去。这则消息后见诸于报端,却让我们这些对诗认知浅薄的人记住了杜甫的名句。

登山是不宜流连的。我们领略过顶峰的景观后,不久又回到了南天门。我试探着问了一声太太:我们还是坐缆车下山吧?她却跟我说:我们是来登山的,一早是怕有雨下才坐缆车上来的,现在天气又好了,我们有理由不从十八盘走下山去吗?因为几年来我们有多次徒步登山的经历,我从不怀疑她的能力。于是说了声“好咯,走!”两人穿过南天门径直向这条极斜的十八盘山道拾级而下。

十八盘中所有的山道,最为崎岖的,要数连接南天门的这一段了。这里双崖夹道,其斜角可达70度以上;在不足一公里间,其垂直高度却超过400多米。对于登泰山的人来说,这也是走得最难的一段。我们在这级短路斜处顺势而下,亦观尽了登山人的脸谱。如那壮汉也难免的“牛喘”“蟹行”;还有是拼尽洪荒后的疲惫身躯。当然你也会见到活力张扬的团队;紧握相扶的情侣;与及年岁悬殊的爷孙和银桑如铃的姑娘们。他们都极尽了胜利者的喜悦。我们唯有竖起拇指盛赞。

“泰山之雄伟,尽在十八盘”。当我们走到这十八盘山道的低处,依着升天坊的平台向南天门上望,只见陡峭的盘道,石阶鳞鳞,似云梯倒挂。此刻又经轻雾微饰,尤见仙气弥天。有人谓其“拔地五千丈”一点也不夸张。人们由此上行,也正应了石刻“如登天际”的境界。

从升天坊再往下走,我们见到了多处的牌坊,据说一个牌坊即为山道一个盘。到了龙门牌坊处,这里拍照的人多,问路的人也多。“大叔,还有多远到山顶啊?”我指着高处尚可看得到的南天门说:快了,你看那个地方就是。坚强的人回我道:“行,看到了就是希望!”而意志略欠的人则说:“哎呀,还有那么远呀!”此时的我也觉得,秋季登山是乏味了点儿,若是在雨季,那时众水归峡,飞泉若泻,涛声震耳,自然之声就能将人振奋起来并令你所向披靡。

泰山多云转小雨的天气预报是准确的。过了龙门牌坊后,一阵阴风吹过,毛毛的细雨就下了起来,我们只能撑伞以对。为防石面湿滑,于是目不旁顾、小心翼翼的前行,就连见到“冠盖五岳”等著名石刻也无法细赏。也因为这小雨,我们放弃了全程徒步的打算,还是在中天门外坐了中巴下山。有道是山里下雨山外晴,当我们回到了天外村时,这里的天却是晴朗一片,得赶紧把厚衣脱了去。

天外村的对面就是公交总站,我们去那里等车,让我们没想到的是,竟在此处碰到了杨先生夫妇,他们是坐缆车下来的。看得出来,杨太的精神超好,经过了这次的泰山之旅,她似乎坚强了起来,她扬了扬手上的拐杖跟我说,回去后一定要到华山上去看看。我说应该,不然你会对不起渭南秀丽的河山哟。因目的地不同,我们互祝未来行程愉快,并举手挥别。此时,太太却发出了一点感慨,说名山绝顶会给人予力量。我当然知道她还在念着同胞之情,于是点头是诺,因为登泰山而小天下,它的内涵确实比以前丰富了。

文/依岸观涛

2016年11月5日

首发散文网://www.sanwen.net/subject/3876801/

泰山游记的评论 (共 39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