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小小说)轻信

2016-10-15 13:27 作者:和平年代  | 9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 小小说

轻 信

蒋 立 周

一天上午,身边电话响了。我抬手按下免提,却是语音电话:“你有一个邮件在邮局。查询请按一,人工服务请按二,……”我稍作犹豫,按下2。有年轻女声传来,普通话也不标准:“你好,需要服务吗?”

“不是说有个邮件在你们局吗?”

“请问姓名?”(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你们打来电话,还不知我姓名?”我不喜欢语音电话啰嗦,

“我们要核对,万一打错呢,万一冒领呢。”

人家为你负责呢,你还不耐烦,我歉意道:“对不起,我来领。”

“领导说你的是重要邮件,需要当面核对。必须你来,不得他人代领。”

感动了,忙说:“要得要得。”

夫人回来,听我一讲,她说:“不管它。恐怕是骗子。”

“人家通知你领邮件嘛。哪来那么多骗子?”我说。夫人文化不高,我常常批评她怀疑一切,不相信人。不过,因为忘了问哪个邮局,我没去领。

过了两天,电话又来了,她很不悦:“你说了要来取,怎么没来?第二次通知你了。”

“请问,你是哪个邮局?”

“中国邮政局重庆榨油坊支局,知道吧?”她似不耐烦。

“知道知道。请问,是啥重要邮件?”

“现在不能告诉你。先说你的名字,我才好查电脑。”

想想也对,我便说出名字。为了缓和气氛,我特别强调孙是“孙悟空”的孙,重庆简称的渝,和身份证一致。她立即问身份证号码。

“你要身份证号码做啥?到时,我凭身份证领就是了。”

“同名的不少,你不说身份证号码,我没法核实邮件。”

“哦!我去找身份证。”可一时没找到。她不耐烦,挂断电话,声音很响。

第八天下午,此电话又响了。夫人正好在旁,笑道:“先听她问些啥?”

我却想应该给她道歉。她开口很耐心:“孙老师,你大概是给诈骗怕了吧,不错,你们退休老同志警惕是应该的,我很支持。我们局在榨油坊二路四十号,不大好找。我叫刘静,工作证号,你可以打电话查问。”

“不是不是。”我忙解释,转眼盯住夫人,看看,你又乱怀疑嘛。

“你叫孙渝,重庆简称的渝吧?那好,实话告诉你吧,你的邮件是一张银行催款单,来半个多月了。不知怎么邮给本局了,我们嫌麻烦呢。”她稍停再说,“今天又来电话说,下午三点,你再不回话,他们要向法院起诉。”

“我欠哪个款了?”我懵了,哪顾得上感谢

她反倒不急,慢慢问:“二月份,你是不是去招商银行上海静安支行办了一张信用卡。”

“我连门都少出,何时去了上海?闯他妈的鬼了。”

“别气嘛,孙老师。你身份证没丢?”

“从来没丢。”

对方依然不急:“孙老师,你好好想想,会不会有人用你身份证复印件造了假证,在上海办了卡?卡号是。你要不要抄下来?”

老天爷,复印件到处撒,完全可能啊。我崩溃了。夫人却忍住笑。

对方十分体贴道:“孙老师,现在骗子多得很。可能是骗子透支了钱,银行找你还。” “好多钱?”我廹不及待,信以为真。

“不多,二万三。如果你不还,加上滞纳金和处罚,那就更多。”

“还不多?老天爷,冤枉啊。” 我喊。夫人却悟住嘴。我真想吵她。

“没关系。孙老师,我完全相信你们老同志。有两个办法。一是给银行汇钱去,二是报案,只要属实,法院会公正裁决。”

我急了:“怎么报案?”

“我们跟静安区公安局有联系,请他们帮你调查。他们公安分局电话是,区间号零二一,电话,记住没有?我再念一遍。,银行要你三点钟答复,赶快报案。要不,我帮你接通,争取三点钟前报案。你手上电话别放,直接报案。你注意听。”

“谢谢呀,小姐。”此时,我感激不尽了,只管照她说的做。夫人还是笑而不言。接着,听见对方用座机拨通上海静安公安局,说重庆有个孙老师要报案。

过一会,一口上海普通话男声传来,不大热情:“孙老师,为了证明我是上海静安区分局,你先用手机拨上海查询台,问我们分局电话是不是?”

我还说什么,叫夫人照办。她笑着用手机拨查询。

上海查询台的女声普通话很准很甜:“。还需要服务吗?”

“没了没了。”夫人这下开口了,却很细声。

不一会,那男声问:“没错吧?相信我是上海静安分局了吧。”没等我回答,他又说,“我们马上做报案笔录。作为法律文件,你要如实回答,说假话要负法律责任。按法律规定,为防备串通作伪,只能我们两人在场。你太太若在身边,请她出去。”

“按法律办事,应该应该。你出去吧,老婆。”夫人只笑,不肯动脚。

“她出去了么,那你开始回答基本情况。”他从姓名年龄性别职业问到退休工资和老两口月收入以及子女职业收入。我一一如实回答,速度还快。

突然,夫人朝我狠踢一脚,我忍不住“哎喲”一声。对方马上问:“你身边有人吗?说实话。不然,追究你串通。”

夫人瞪着我,我只好说没人。接着问我身份证号码,我正掏身份证,夫人挨近电话,大叫:“不管三七二十一。”末了,她哈哈大笑。我给吓了一跳。

他火了:“干什么?干什么?孙渝,你不是说没人吗?”

“对不起对不起,警察同志,她有毛病。”

他大声道:“我是公安局的,对我还保密?你找我们报案,又不说身份证号码,什么意思?我要告你干扰执法。”

夫人再吼:“随便。你还要不要银行卡密码?”

“神经病!等着罚款吧。”对方说罢,“啪”!关掉电话。

我压起免提,气急败坏:“这下好了,警察也得罪了。”

夫人说:“你以为他真是静安公安局的?骗子!”

“人家叫我们查静安区公安局的电话嘛。”

“是怕你不信,故意激你。他们是一伙的。”

“你不是听到上海查询台回答了吗?”

“静安区公安局的公开电话,哪个查不到?冒充榨油坊油局的刘静,哪个办不到?你呀,要不是我在,遭骗了。你的毛病就是轻信,不动脑壳。”

我还是不服:“轻信不好,你怀疑一切就好?哎——,到底咋办哟。”

首发散文网://www.sanwen.net/subject/3871212/

(小小说)轻信的评论 (共 9 条)

  • 春暖花开
  • 马文卿
  • 鲁振中
  • 依梦
  • 雪灵
  • 雪中傲梅
  • 火淼
  • 清澈的蓝
  • 心静如水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