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野棉花

2016-10-14 13:48 作者:江春华  | 10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秋冷了,深山静得令人毛骨悚然,山下有很多抹不去的记忆

山莺嘶鸣,把黎明叫醒,我睁开半只眼,房门被推开,见母亲弓着身子,轻脚妙手走过来,低声地说:〞这娃儿,咋个睡的?铺盖掉半截在脚边了。〞轻轻拉上来,给我盖上。我怕吓到她,假装睡得很香,还拌着嘴。然后母亲转身轻轻把门掩拢,出去了。

我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想着母亲今生为儿女所做的一切。她硬朗的身板被艰辛的背篓一天天练成了弓,不知疲倦的双脚日渐弯曲,高大的身影,就这样被岁月摧残。母亲老了,矮了,她对我的更深更浓,她说:〞万一哪一天我离开你了,千万要记住我跟你的嘱咐,世上没有什么不得了,只要身体好好的,比什么都好。〞母亲始终把我当成小孩子,一见到我总是说个不停,说这事该如何作才好,说那事不该有那样结果,应该如何面对生活中的问题。上回在街上遇到的人是她哪个亲戚,亲戚处要多来往,别等母亲过世了,少了亲情。下了,反反复复提醒我别忘了带伞,要么拿着伞在门口等着,出门时递给我。我时常说她老人家操空心。

母亲回乡下了,少了母亲的提醒,老是健忘,很不习贯。这不,趁放假,想与母亲多呆些时光,可她把我当成了客人,更多的还是把我当成孩子,吃饭时总给我夹菜,说:〞乡下菜,绿色,多吃点,对身体好。〞还老盯我碗里还有没有饭,抢着添饭:〞多添一点,吃饱些。〞晚上催我早点睡觉,她却忙着准备早上要做的饭菜。

秋收结束,农活基本没有。我陪母亲去田野,山坡闲逛,一路上母亲说得最多的是我小时候的事。谷子打完了,山坡上的油柿子到处都是,她和父亲带着我上山去摘,她们不要我爬到山上去,怕刺藤弄伤我,怕路不好走摔伤我。于是叫我在山脚下釆野棉花,釆了,放在一起,给我做花衣服,我信以为真,老老实实釆,放得整整齐齐的,困了,捧着花或躺在花束旁睡着了。

又该是野棉花开的季节了,这段记忆,母亲问我还记得不?早饭后,她叫上父亲,我们一同去小时候上过的山坡采花,山坡被繁茂的树木封锁,根本找不到上山的路。在进山的路口,我们仨釆了一大堆野棉花,我用手机自拍了下来,父亲摘下一些花瓣放在手心,用嘴吹向我,母亲选刚开的花,插在我头上,像逗小孩一样,嘻嘻哈哈,笑声惊动了山林里的松涛,它叫出一群群麻雀,给我们欢歌载舞。(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母亲说:〞看过这一季野棉花,说不定下一季只有我或你,也许我们都不在了,你要看住这坡,这是我们家祖辈传下来的。〝

我捧着花,对天祈求:祝福我爸妈万寿无疆!

首发散文网://www.sanwen.net/subject/3871037/

野棉花的评论 (共 10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