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母校赋

2016-10-13 09:18 作者:越秀  | 12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吾等,少时读书于大埕古城之西北。其山不知其名也。然今日所思,实高山长水,作育才华。

山东有昔陈壁娘驻兵重地,壁立如锋,又有九里荷田,山光水色,如诗如画。

山西实为母校靠山一脉。绵延数十里,间有名寺曰龙潭,名园曰兰圃。今细思之,山脉应发端于福建名山,贯气如龙饮海,势不可挡。

然母校杰地灵气,又于南面略胜。盖因登高一望,南海如埭,天海氤氲,尽收眼底。山海之间,田园炊烟,人来人往,鸡犬牛羊相闻,如桃源,如蓬莱。

北面层峦,独荫吾校。遂依山拾级,学堂列排,步步高升。青葱秀雅其间。木麻黄林,青云直上,苦楝花开,紫云如雾,蝉飞唱,书声朗朗,更兼学子初长,青暗蕴。此间胜景,岂无钟灵毓秀之势。

校内有三眼井,或方或圆,径尺分大小。盖示之吾等,成人,做事,为学,当知方圆,知分寸,不可懵懂,不可愚钝。三井之中者,泉如甘醴,源源不断。吾等晨读时,工友松兄光膀汲水,上下求索,如虹如吸,又于红日映照之下,是斜坡之上操场之中一景也。然东西二井,东井可食而泉歉,西井可用而不甘甜。此虽告诫吾等,人生一世,当不计甘苦,但也当知,掘深井者得甘泉。今日观之,共一风水山脉,岂有厚薄,实关用功深浅尔。(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吾等在校时,沐师恩,得教示,如得甘醴。吾曾于一午,见校长着一单衣,手执一锹,亲平西井外围石砾。又思诸尊敬师长,于其时之艰辛岁月,不计甘苦回报,吾辈若子若孙若弟,于课堂内外,言传身教,问寒暖,问学业,谆谆引导,有鼓励,有鞭策,爱之抚之,教诲经年,于今三十年,不敢忘怠。

嗟夫,人道,受之滴水,当报涌泉。然昔吾等得之又岂止滴水,岂止涌泉,实宏恩大德,无以为报也。

又校园西北,有一青石峰。登之如崖,突丌起地数十尺,攀而东南望,龙湾、白雀两古寺,忠臣石、七夕井、镇风塔、风吹岭古石刻,等等诸胜,虽眼之不及,然心往之。

奇之者,吾等入学,初二年,或五日,或十日,必组织劳动,群起而锄之损之,欲学愚公之举,然实不知其用。经年累月,以至状如巨鸟之巨喙。

三十年来,每读庄子,句曰:“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遂思,此鹏之巨喙也。

则吾等学子,经年所在,岂非鲲鹏其背,真大幸也!

及至毕业,别后经年,重访此峰,殇痕新覆,芳草丛生,三两支红黄花枝,迎风向阳,一派生机。后而知吾等学弟学妹,已讲环保,常学渊明公扶菊,难怪乎此山俨然南山矣。

诚如是,岂非昔损之引为愚公,护之引为陶令,进退左右俱得表彰乎?世间实是如此奇巧也。公理何在?其必曰,无他,因时势不同欸。顺天则遵于自然,应人则穷于世事。今昔及至来日,至永远,东里及至海内,至海外,莫逆此理。虽时时有悖义,有主动亦有不得以,亦唯有顺应自然之规律,兼入世风之浩汤,非如此,无以生存,无以昌盛,无以安常。此为吾山下之愚识也。格物致知者,于我则愈磨砺成钝。

诚如是,诸同进定要笑我,岂不受之诗书,行之粪土。非也。

昔时,孔子学琴尼山。一曰知其曲,二曰知其志,三而曲志俱忘,直呼文王,高山仰止。盖吾等观此峰也当如是。再三而鞭辟入理。是故,顺天理,应人伦,实非权宜,惟因人力有限,应有为有不为,知足知不足也。

诚如是,何不直将此峰作比尼山。再祈吾等日后,驰骋四海,出入来归,胸中吞吐有名山。岂不壮哉?

首发散文网://www.sanwen.net/subject/3870791/

母校赋的评论 (共 12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