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逛庙会

2016-09-24 11:39 作者:踏雪寻诗  | 13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逛庙会

文/宇莫

正月十五元宵节,是人们历来赏花灯,逛庙会,观焰火,看秦腔的好日子。这也是天水古郡伏羲城历来的规定。民间有“朝人宗,祭伏羲”这样的说法。从正月十五一大早开始,天水人便有万人朝宗(伏羲)的传统。人们从四面八方涌来烧香祭祀以求取平安吉祥。

早闻天水古郡伏羲城的庙会独具色彩,又听闻今年请了十位“梅花奖”著名秦腔演员,便兴趣大浓,决定去伏羲城逛一逛这万人朝宗的庙会。早早坐上六路公交车,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愉悦,直觉告诉我这将是与一座古城最亲切的接触;我将会推开涂有油墨色的大门,闻见古色古香的楼兰,触摸那雕满花的窗子;甚至,我能听见它的心跳。在它的面前,我像是得到了什么优势,竟成为它最可孩子

终于来到了天水古郡,两岸粗大奇特的古老柏树展现在我的眼前,人们在上面挂满了红灿灿的大灯笼,远处看犹如红于晚秋的柿子。小路两旁摆着各式各样的花灯,有端正和气的财神爷,有火红发亮的大花灯,有满身金黄的火凤凰,有六棱六角的小楼阁。但让我最喜欢的,就是弥勒佛花灯了。花灯是照着弥勒佛的样子做的,挺着胖胖的大肚子,笑眯眯的,一副憨态可掬的样子,实在使人心胸开阔。花灯旁还有位捏泥人的老先生,戴着一副黑眼眶的老花镜,一手拿着熬好的糖汁,一手拿着长条竹签,神情专注地往面板上滴着糖汁,等凝固后,拿着刀片在底下一滑,这便就是一条龙的形状,买卖之人接连不至。

等过了榆阳街,便远远看见一座高大威猛的三寰城门,上面用正楷大大地写着“羲皇故里”四个金光大字。下面走动着密密麻麻的人群,在周围的旁边,摆满着各种各样的小吃食,这便就是有名的伏羲城,庙会就在这里举行。走进伏羲城,一股古色古香的气氛便瞬间而来,这是我境中所未看到的。两边是古时候遗传下来的房子,漆黑的木门散发出古老的纯香,窗子上雕有花鸟的图样,正屋子中间挂着一副孔子像的中堂。但大多数的屋子都摆满了古玩,书法和雕刻这种玩意儿。还有的变成了人们享乐的茶馆,要是到这时,能够大大方方走进去,大声叫道;“老板,喝一壶上好的龙井,”那是再好不过的了。(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人越来越多,越来越挤,以致我不得不放慢脚步。伏羲庙的前方就是戏台,秦腔还没有开始,底下便坐满了老的,少的一大群人。——听说一会儿是李小峰主演的《周人回府》,很多痴迷秦腔的人都远道而来。咚咚恰恰的锣鼓声从前面传了出来,我好奇疑惑地走了过去,只见是两条舞龙从那面张牙舞爪地走了起来,后面几个高大威猛的男子抬着一个雕塑的神仙像,再后面紧接着便来了两头舞狮;几十个道士在那里拿着牛皮鼓边跳便唱。前面的道士则左手拿着一把斧头,右手拉着一把小刀,上面都用红布缠着,口中念着我们听不懂的咒语,一会朝这边画下,一会从那边劈下;最后问了周围的一位老人,才懂得这就是以前最古老的祭祀——开山攒神。

进伏羲庙得有门票,但是不贵,人人都可付得起。我花五元买了一张去往伏羲庙的门票,走进伏羲院内,门口的两棵大柏树显得最为显眼。那是一颗长了百年的老树,树干的有的部位都枯了,但头上部却显得富有生机,人们认为它是有灵性的,便把庙中求得的红菱绑到老树上面,就会一年中都平平安安,财源广进等。等过完第二道门,便就走进了大殿,也就能看到伏羲的雕像。只见他盘腿而坐,手中护着八卦罗盘,身披一件黄色的长袍,双目和谐的直视着眼前的儿女。

院中显得特别古幽,四周都是高大奇特的古柏。特别有一棵,倾斜着已经倒在了殿房上,却能够坚强地活着,这是我对自然的一种敬畏。有很多的风俗是我未所见我的,也是不认同的。比如,很多人都拿着把红纸剪成的小人放在树上,然后用香烛点燃干了的艾草,(你只在小纸人上把你疼痛的地方点一点,)那身体的部位便就会好了。或者有的人认为转动烧香的铃铛就会消灾减祸等。我认为,传承的文化是好的,我们应该呵护我们老祖宗遗留下的产物,这样,我们的生活才会变得更加精彩。但是一贯的把全部的生命都给了虚无的世界,而自己又不好好的努力,那就是过于迷信。

舞台下围满着各种各样的人,有的小孩子骑在父亲的头上,有的干脆站在凳子上,有的个子矮又挤不前去叫骂的,有的挤前去但挤的不舒服抱怨的。吵闹的叫嚷声在秦腔的锣鼓下显得惟妙惟肖。现在上演的正是李小峰主演的《周人回府》,他熟娴的演技在舞台上表现的活灵活现,那淳厚的嗓音像带有磁性的一样,浑厚有力,他吐字清楚,圆滑,使人听起来显得特别的震撼和舒适。底下不时响起一阵一阵雷鸣般的掌声,几位老人都赞叹不绝地直夸唱的好。我虽对秦腔并没有什么经验,但李小峰主演的《周人回府》,我实在是完完全全的看完了。

戏结束了,人多的犹如洪水般的退去。早在来的时候就打听到天水的凉粉最为有名,便打算在这里吃上一碗,再慢慢的回去。做凉粉的老妈妈表现的很是客气,她勤快而麻利地端上来满满的一碗凉皮,白白的凉粉在辣椒的衬托下,显得白里透红,用筷子小心翼翼的夹上一片,它便会像游鱼般弹来弹去,等放进口里,一股又凉有辣的凉粉条子便就滑入了我的口中,那是怎样难以形容的一种味啊!不免想起也给父母也带上几分,让他们也尝一尝这天水有名的凉粉。

首发散文网://www.sanwen.net/subject/3866935/

逛庙会的评论 (共 13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