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玩茶

2016-09-23 11:11 作者:八千岁  | 13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狂草生碧色,秋风乱枯叶;松下盏盏菊,疑是天外客。

斜阳尽染,湖水潋滟,我独坐于东湖糊边的石椅上,把玩一片嫩黄色的落叶,想起宋朝林速的诗,“秋景有时飞独夕阳无事起寒烟 ”。

洗笔描蓝天,风清飞独鸟;日落虫声,静湖生寒烟。如此景致,可谓静美。只是蓝天空阔,独鸟怠情;水重波皱,不见游鱼,便心生寒意,索然无趣。

人说,人生的拐角处,又是一番风景。我欲转身,却见暗柳愁重伤枝离,绒花频首戏秋风。

罢了!罢了!不问秋色,回家玩茶。

几案上,一盏海芋在清水中婷婷地探出几片流苏般的绿叶,它们错落有致,绿意翩跹,好一盏中秋里不老的色。我这才发现,已经心仪这盏绿了。(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一室秋光,嫩黄柔美。茶案上的水壶咕咕作响,烟雾徐徐。水沸了,我轻提壶身,倾斜壶底,一泓含烟启势的水龙倾泻而下。紫砂杯内,翻江倒海、云腾雾绕,暗绿色的“铁观音”在杯中上下沉浮,潮起潮落;嫩黄色的秋光里尽是绵柔清幽的茶香。这香,让人迷醉。

一盏绿意、一杯茶香,相辅相成;一白、一紫,相映成趣;一静、一动相交辉映。此情此景,相交我在东湖湖边那会儿的心绪,已经是别样的情境了。

我不懂茶道,也品不出茶之精髓,却懂得比较,更有诸般玩法。玩多了,玩久了,虽然玩不出名堂,却玩出了境界,玩出了见地,也玩出了茶的另一番情趣……

陆羽的《茶经》把茶树生长的土壤分为“上者生烂石,中者生砾壤和下者生黄土”我虽然不懂就里,却知风蚀崖岩、水沤烂石之上生茶,其味醇厚,其香悠长,其汤清澈,其境旷然。砾壤之中,气畅土爽,其中产茶,茶如娇颜,其味、其香、其汤犹如漫不经世的女孩,虽然惊鸿一蹩,却记忆犹新。琢黄土,肆意泛滥,其上种茶,春滥、燥,有如怨妇,所以色萎、汤浊、味涩。

高山流水、云腾霞飞。其中之茶,不得日月之精华,但受云雾之熏陶,有如大家闺秀。虽然妙曼多姿,却少氤氲之气。

山涧清冷,溪流潺潺。其间之茶,不仅有百花熏染,更有朝阳月华的呵护,自然茶色清纯,仿佛小家碧玉,日长夜短。

乡间山野之地,任其风雨。茶生其中,无所拘束,肆意生长,尽其心性,少有矫揉造作之态,更无妖娆妩媚之意,所以茶形不拘,茶香无忌。虽然茶汤不纯,却意味甘冽,好似村姑,既有羞涩之意,又有含蓄之情,欲言又止,欲罢不能。一旦上了,便无所忌讳,肆意笃情,自然少她不得。

我先用紫砂杯,后用玻璃杯,再用青花瓷杯泡同一款“铁观音”;而后同时用紫砂杯泡“正山小钟”,玻璃杯泡“西湖龙井”,青花瓷杯泡“台湾乌龙”。同茶不同杯时,各得其所;不同茶不同杯时,各显风采。端的是姿态万千,香气撩人。

紫砂杯中之茶:兰花指捏入江湖,潮起潮落怀若谷;轻抿小口吐幽兰,疑是琼浆人不古!

玻璃杯中之茶:片片绿叶轻抖舒,红袖添香疑麻姑;色莹醇柔赢玉液,一味人生一味酥。

青花瓷杯中之茶:小乔生烂石,百转入瑶池。轻吹白幔帐,低眉舒芳姿。

如此玩茶,得赏、得嗅、得饮,我这满肚子的茶水,即有苦涩之味,也有甘冽之气,更是回味无穷。

茶如人生,人生如茶。虽然是玩,但玩有玩的规则,玩有玩的底线,玩也得取舍。这般玩茶,才有情趣,还能玩出个花样年华。

此刻,我的鼻息间流芳泥土的气息,太阳的味道。

无论是生于烂石的上品之茶,还是生于砾壤的中品之茶,即使是生于黄土的下品之茶,只要用心呵护,轻采细捏,爆炒静揉,恰到好处地冲泡,恰如其份地品评,都是好茶,也有极品。

China,为“中华”和“瓷器”的英文译名,可见中国瓷器曾经影响之大。时过境迁,近代世界,“茶”与“功夫”,曾经在不少外国人心目中代表过“中国”,但中国茶文化对世界的影响却更加深远。

不少文学作品,或者人们闲谈中,经常看到、听见这么两幅对联,“坐,请坐,请上坐;茶,泡茶,泡香茶”;“累,读书累,持家累,治国累,累时一盏茶;难,做人难,从商难,仕途难,难处一盅酒”。可见茶与生活,茶与文化之间,无空隙的渊源流长。这两幅对联,也有玩味之意,却玩出了一份积极向上的精神,玩出一个对上者的敬意,还玩出人此一生的无奈,以及无奈时还有生活的美好

无论是喝茶,品茶,或者是玩茶,都是生活。生活中有风景,需要用心去品味。生活的美丽,不在别人的眼里,而在自己的心里。

首发散文网://www.sanwen.net/subject/3866792/

玩茶的评论 (共 13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