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装修工之变

2016-08-10 10:58 作者:和平年代  | 9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装 修 工 之 变

蒋 立 周

二十年前晚秋,我分到一套末批福利房,三室两厅,我兴奋得好几晚睡不着。尽管新房水电气齐全,完全可以入住,装修新房当时亦不普遍,我还是决定简装,不然再装困难。我乃自行设计自购材料,只雇工人按图施工。那些年,农民工蜂涌入城,僧多粥少,一件工作多人抢。我本性俭朴,装修要求不高,不太挑剔民工,只要技术尚可,价格合适,第一个往往成交,免得后者纠缠。

家具买成品,防盗门厂家包安,木工仅仅包墙包柱包门装饰屋顶灯池,工作量不大。况且,“现代木匠”乃电锯铁钉加粘胶,一般木工皆能胜任。首位木工还没开口,先递自制名片,姓罗,二十出头,短发如针,个子不高,精瘦匀称,神色略显拘谨,说半句就打住,偏头看我脸色,倒是那对滴溜转动的眼珠透出他的灵敏精明。他满口川中土话,跟我老家口音一样。

我压住兴奋,问:“出来打工几年了?”他答得很快:“七年。”

我逗他:“七年了也没变口音,还是把‘二’说成‘呃’。”(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他“嘿嘿”笑了,很欢,于是,说话流畅多了。我问他哪里人?他说出某处。

“哦,一个乡嘛。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

他听罢,看我一会,脸色陡地变了,带着哭音:“老乡,你不给我做?你也晓得,我们那边很穷,好多人出来打工了。你把工程给我们,也是帮家乡脱贫啊”。

原来他会说嘛。尽管我进城三十多年,老家贫穷我很清楚,很多人还没解决温饱。

我忙解释:“小老乡,我没说不给你做嘛,开个玩笑。”

他转忧为笑:“老乡,你放心,我不给你做好,对不起你老人家。”

“我这套房一百多平方,工作量多,你一个人做?”

“我和幺来做,他技术好,我跟她学了七年,不信,你去考看看我们装的新房。”

我未加思索,道:“还信不过老乡?不必考察了。”

“最好还是去看看。”他固执道,像是激我。

花岗石地面铺毕,叔子俩立即进场。我们仅订口头合同:我方及时提供木板木条铁钉粘胶等材料,依照通常计算办法和市场中等略上价格付费;他们则按我的设计方案和通常程序施工,若有问题,协商解决。其实,多按他俩意见。

他幺爸跟我年纪差不多,五十好几,技术不错,做工精细。小罗动作却快,不无毛糙,锯过的边角也懒得多刨多砂几下。可他口算既快又准,计算的木板木条需量与实际相差无几,还会利用边角余料,精打细算,为我节省材料。他常常给我出点子,比如说:“买材料要去偏街商店买,价格便宜些。”;“水电工结束,工钱莫付完,留点尾款,万一电线短路水管漏水,他不返工,就用尾款请人。我们木工没有这些问题。”

我自然知道这些,可是,我哪敢拖人工钱!人家等钱吃饭哩。

为租房便宜,他们住郊区,转车加步行,每天在外不下十三小时。他们生活简单,虽是隆,上穿旧中山服,下着劳动布单裤,胶鞋难辨颜色。我赶紧把不穿的衣裤搜了一大包。老头双手接过包袱,颤抖着说,拿回去给家里穿。午饭也简单,小菜米饭搅在一起,用小铁盒提来,天然气灶上热热就吃。有时,我煮两碗热腾腾面条,二人狼吞虎咽,转眼吃完。我心里虽不是味,还是颇为宽慰:我在为家乡脱贫出力啊。

完工结账,一千四百多元我立马付清。他俩笑眯着眼,边数钱边说:“还是老乡好啊,不拖不欠。”我却唱道:“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他俩傻笑。

此后,小罗来过两次,送上土鸡土蛋,求我帮助介绍业务,我按价付了钱,凭我人脉,还真帮他找到两处业务。

几年后我回老家,一问小罗情况,妹夫抢先说:“他呀?出名了。办了个装修公司,当老板了。村里有几个人在他手下打工,都说他给的工钱少。”

“简直忘本了。我碰到他,非要狠狠教育他。”我说,可我没再碰到他。

几年前,清明回乡扫墓。妹夫说:“大哥还记得罗木匠么?大款了,昨天,他们全家回来扫墓,加上亲戚朋友,九台小车,全是高级车,威风得很,镇上人没有不骂他暴发户。”

我七十有余,老俩口回乡扫墓,都是坐火车转汽车。我不禁酸楚而愤然起来。

殊不知,上月一天,我正打电脑,门铃响了。我大声问:“哪个?”

门外哈哈笑了:“嘿!真的没搬家。还认得我么?蒋老人家。”

门一开,我一抬头:“哦,罗大款嘛,你化成灰我也认得。”

他没长高,胖了,白了,短发依然很硬,名牌西装,皮鞋贼亮,后面还跟着夹包的女秘书。二十年过去,天壤之别了。我一向不愿与富人往来,对为富不仁者更是不屑,此刻,毫不掩饰。

他却哈哈笑道:“我离火化还早吧,是不是,蒋老人家?”

我心里直笑,难说,早死的多得很。

“我早想来参观蒋公馆,看看有啥子变化?就是没空,又怕搬走了。”

我不无嘲讽:“巨大变化的是你们大款,穿金戴银,山珍海味。我们工薪阶层,只有喝稀饭下咸菜。”

他只笑,末了,问:“蒋老人家不让我进屋?”

不知有意还是无意,原来我还挡着门口,说:“岂敢岂敢,大款光临寒舍,蓬荜生辉啊,哈哈。”

他亦自嘲:“我说不过你们知识分子。蒋老人家,我是真心的啊。”说着,他套上鞋套直奔客厅,缓缓扫视一圈,“哎呀,二十年了,没变啊。”

我冲口而出:“想把老乡的杰作留作纪念,名垂青史。”

他看了一眼,反倒大笑:“蒋老人家,你挖苦我了。”哼!算你聪明。我不笑。

他放低语气,非常认真:“蒋老人家,买个新房吧,现在哪个还住这种房子,电线管网,像蜘蛛网。换套新房吧,钱不够,我借,不要利息。”

“多谢了。”稍停,我亦认真起来,“那些年,我家三代住一间屋,十三平方,一住八年,现在的房子好了几十倍,我还舍不得,打算从这里抬去火葬场。”

他哈哈笑了,说:“蒋老人家,你跟不上形势了。不是炫耀,我在本市西山买了一套别墅,三百多平方。有人骂我是暴发户,有人说要打土豪,我不怕,我的钱来得正当,该交税就交,该消费就消,没少给国家作贡献。”

我脸发烧,低声道:“该向罗老乡学习。只是,我实在没打算换新房。”

“叹——,蒋老人家,你实在不想搬,也该重新装修,莫把我的杰作当纪念品了。重新装修我负责,老办法,你负责材料,我负责人工,保证不落潮流。如何?蒋老人家?”

我玩笑道:“是不是因为现在每天工钱涨到五百了?”

“工钱我分文不收,白帮忙。”

“多谢啦,罗老乡,我没打算重装。”

他停了一会,说:“别墅正在装修,我入住那天,请老人家光临指导。你看了,包你改变主意。”

我淡淡地:“如果有空,届时前去恭贺乔迁。”

手机响了,他看一会,说:“蒋老人家,对不起,司机说,车停久了交警要罚款。好,请你和贵夫人一起吃个便饭。”

“她出去了,我还有事,不麻烦了。”我仍然不愿与尔等为伍。

“也好,以后见面机会多。蒋老人家,那就拜拜了。”

送他们出门,进了电梯。他抵住门:“蒋老人家,那年你帮了我,我记得,莫把我当外人啊。”

我不知如何回答,只觉脑海冒个问号——莫非真不该把他当外人?我是不是有点……

首发散文网://www.sanwen.net/subject/3857523/

装修工之变的评论 (共 9 条)

  • 文庄
  • 绝响
  • 春暖花开
  • 心静如水
  • 大三毕业
  • 火淼
  • 淡了红颜
  • 溪水清清
  • 草木白雪
    草木白雪 推荐阅读并说 欣赏,推荐问好!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