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长江与历史

2016-07-19 20:32 作者:和平年代  | 5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长 江 与 历 史

蒋 立 周

古来,多少文人墨客总喜欢涉水长江览胜三峡。面对滔滔东去长流不息的大江,脚踏江岸硝烟早逝的古战场,耳聆老翁“人道是”之类传说,触景生情、吊古思昔,遐思联篇,往往把长江与历史紧密联系起来。看到它,仿佛见到了上下五千年悠悠历史长河,想到了人世沧桑之艰辛漫长。比如:

北宋文豪苏轼的《念奴娇,赤壁怀古》里:“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一条滔滔东去的长江,巨浪淘尽千多年多少英雄人物,见证并记录着多少年的历史故事啊。

南宋国诗人辛弃疾两次登临京口北固亭,敬仰千多年前吴国国王孙仲谋之际,感叹多少英雄人物随着岁月悠悠,如同长江滚滚东流,不复存在。其一,《南乡子,登京口北固亭有怀》“何处望神州?满眼风光北固楼,千古兴亡多少事,悠悠。不尽长江滚滚流。……”其二,《永遇乐,京口北固亭怀古》“千古江山,英雄无觅,孙仲谋处。舞榭楼台,风流总被,打风吹去。……”

明代文学家杨慎一生正直,生涯坎坷,看破古今英雄成败,仅为后人笑谈而已。作词《临江仙》感叹:“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初唐四杰之一的王勃在《滕王阁诗》道:“……,闲云潭影日悠悠,物转星移几度秋,阁中帝子今何在?槛外长江空自流。”滕王阁外的闲云潭影连同昔日造阁的滕王,随着物转星移,现今无处可觅,惟有长江依然无尽东流。

初唐诗人崔颢的七侓《黄鹤楼》,“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又是黄鹤楼前的滔滔长江和空中悠悠白云,见证了昔人乘鹤而去的千载传说。多好的“活历史”!

清人撰于昆明大观楼之长联的下联里:“数千年往事注到心头,把酒凌虚,叹!滚滚英雄谁在?想!汉习楼船,唐标铁柱,宋挥玉斧,元挎革囊。伟烈丰功费尽移山心力。……”可叹啊!数千年往事及汉唐宋元的伟烈丰功,随着滚滚历史长河悄然流走,多少英雄谁在?伟烈丰功何在?只留下几杵疏钟、半江渔火,两行秋雁,一枕清霜。

流传经久的俗语,“长江后浪推前浪,世上今人胜古人”,更是历史。

想来,古来文人之如此,首先,恐怕是长江滚滚向前经久不停与历史长河的悠悠不息,何等神似。而且,长江历史比华历史更漫长。其次,古代有多少重要的历史事件发生在长江沿岸,特别是战争,留下多少古战场遗址和故事。再次,长江乃集古迹名胜和三峡美景一线,多少文人墨客寐向往。他们借着睿智目光满腹文采激情四溢和富于遐想,大笔一挥,长江更加迷人,充满历史光彩,如同历史长河。最后,大多历史悠久文化灿烂的民族,皆有大河流域为其发祥与繁荣之地,一代代子孙和文明由此潤育出来,并见证了悠悠历史沧桑。文人们很自然地把她们与历史长河相联系,而为历史长河的象征。中国的长江黄河,埃及的尼罗河,印度的恒河,古巴比伦的幼发拉底河等便是。

然而,历史毕竟不能等同江河,一人文,一自然,神似形非,虚实有别。大江乃实,看得见摸得着掬水可喝,除污染水,谁也离它不得。历史乃虚,文字记载,文化传承,可详可略,可深可浅,正史野史,有真有伪,当不得饭吃;更有,历史乃人的意志第一,同一历史史实,却有多个版本,因人因时而异,不乏为己需要改写历史者。何况,历史倘真是成功者所写,那么,不好意思,只能由俺立史啦,尔等如何看史,管不了那么多。即便后人写史,后人依然受着各种因素制约,如司马迁者太少也。可是,只有真实历史才有益人类。江河则不同了,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不管是否改朝换代,不管有多大人定胜天的意志,也不管人们多么赞美颂扬她,她们有着自身的自然规律,该咋作就咋作。一当暴雨倾盆多时,发起威来,可没那么温驯随和,泛滥成灾,毁堤漫岸,淹没农田人家,给两岸儿女带来巨大灾难,任你哭天喊地,母亲河不理的。即便在人类长期改造中有所变化,比如加高河堤开道分洪,总的形态功能和规律始终不变,任性不羁,本性难移。还有,大江东流,终归大海。长江再长,也只6200多公里,有限的。历史却是无限,不到世界末日,历史还得延伸。水向低处流,若要回到高处,需经海水受热蒸发,随风重回青藏高原,再入长江河道,循环往复。人却往高处走,历史虽有起伏曲折,有过历史周期律,但绝不是简单循环,而是螺旋式上升,离茹毛饮血原始起点愈远了。历史根本规律是向着理智和进步的高处,向着文明和科学的高处前进!

看来,把长江喻为历史长河,只是文人的形象思维方法的和人文理想罢了,当真不得。

首发散文网://www.sanwen.net/subject/3852938/

长江与历史的评论 (共 5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