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尘世的荒凉与人性的无奈

2016-06-28 09:21 作者:杨通莹  | 13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关于阿来《尘埃落定》的点滴思考

———一首献给即将陨灭于历史舞台的土司制度的无尽的挽歌

杨通莹

在安多藏区待了近三年,呼朋引伴,期间我去过河拉卜楞寺,看虔诚的藏民,在袅袅的松烟里,一路磕长头,直至我瞠目结舌,无言以对。我也去了郎木寺,在镶嵌着鎏金铜瓦的大殿里,在滚滚而流的白龙江畔,茫然的看着藏传佛教的喇嘛们,举行佛事活动。据此,我认为我对这个古老的民族稍微有点理解。

现在,就让我们走进藏族作家阿来,看看他的小说《尘埃落定》,去感受一下这个古老民族的异样风情。

阿来是四川阿坝州人,而《尘埃落定》的故事,就发生在阿来老家,书中人物的离合悲欢,都在这片土地上演。(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前面笔者就说过,这部小说,是一首献给即将陨灭于历史舞台的土司制度的无尽的挽歌。

土司们,在蒙古汗国的杀伐声里站起来,成为一方的霸主。又在人民解放军的炮火中,化作历史的烟云。这期间的过往,长达数百年。在这几百年中,既是一部中华帝国的中央集权史,同时,也是地方土司们的日渐消亡史。

《尘埃落定》这部小说,整体给读者以静谧、冷峻的感受。这种静谧、冷峻,恰好契合青藏高原那种特有的阴湿高冷的天象,以及在高原环境下成长起来的淡定的沉默的民族心境。

用心遗忘这个悲壮的故事,但故事中的点点滴滴,却又不时浮现在读者面前,挥之不去。

《尘埃落定》这部小说中,并没有多少人物,一个土司王国,也不大可能出现太多人物。作者阿来把故事放在二十世纪40年代的四川阿坝藏区,他坐在他老家的阳台上,用深沉的笔调,去雕琢土司的前世今生。

一、土司王国里的恩怨情仇

《尘埃落定》里,十八个世袭罔替的土司,十八个名副其实的土皇帝。他们,长久盘踞在天府之国的西北隅,经年累月,生生不息。

中华帝国强大了,兴盛了,腾出手来了,他们便序齿朝班、俯首称臣,一个接一个去帝国的中枢朝贡,厚往薄来,取得几纸印信,借此证明自身统治地位的合法性。中华帝国衰落了,倾颓了,无暇他顾了,他们便乐的自在逍遥,不用向帝国缴纳赋税了,也不必抽调兵员保卫边疆了。放任自流的状态下,土司们没有隔岸观火。遥远的中原正乱成一锅粥,土司们无事可做,也不想闲着,趁机大打出手,互相攻伐,彼此兼并。土司们,是看着中原的天色来行事的。而土司制度,原本便是中央与地方各少数民族统治阶级互相联合、斗争的一种妥协形式。

(1)戴着黄金镣铐舞蹈着的麦其土司

《尘埃落定》中,麦其土司是十八家土司中的一员。在自己的辖区内,麦其土司是执掌最高权力的男人。他总管辖区内的人民,收缴赋税,总理诸事,拥有生杀予夺等众多权力。

麦其土司是这片土地上最富裕的贵族,却也是最不自由的可怜人。名义上拥有世俗的一切,实则一无所有。从出生起,他就没有多少选择权,命定是土司制度的下一个继承者。在这个位置上,他也只能过着和祖先无甚差别的生活。麦其土司,是这片天空下,戴着黄金镣铐来发号施令的贵族出身的朝廷官员,也是一个富裕的奴隶。

麦其土司如是,其他的拉巴土司、汪波土司、茸贡土司,亦复如是。他们,除了名目有异、性别不同、实力有殊之外,着实找不出什么新的亮点。

麦其土司的现任这样,他的前辈可想而知,至于后继者,则目不忍视,后继无人。

(2)威武雄壮却死于非命的大少爷

现任麦其土司有两个孩子,长子,是他与藏族太太的儿子,二儿子,是麦其土司醉酒之后与汉族太太的结晶。

大少爷,一个拥有藏族血统的阿坝汉子。几乎所有的人都认为他会是下一任麦其土司,他自己也认为继位只是一个时间问题。

权力让人腐败,未到手的权力暂时让人无法高度腐败。古今中外,大大的帝国储君如此,遑论小小的土司少爷?

童年,兄弟俩还能和睦相处,哥哥对弟弟暂无猜忌。一方面,是因为人类固有的亲情使然,另一方面,着眼点在于傻子一般的弟弟,还不对自己构成威胁。但是,人是会成长的。长大了,这个问题便日益公开化了。

在别人口中,大少爷,已然成为活在别人眼里的下一任麦其土司。但是,这并不是因为他有多么优秀、多么杰出,这只是基于人们约定俗成、口耳相传的习惯与规则。一切的一切,只因为他是一个外人眼中的正常人。

除了尚未到手的权力,以及白热化的战争和花枝招展的女人,不知道大少爷还会对什么感兴趣?

冷兵器时代,一个战士所具有的完美品格,到他所处的年代,却全都成了行将就木的赘疣。是的,这个可而又可怜的大少爷,看上去威武高傲,却进一步彰显着简单粗暴;看上去力大无穷,却进一步刻画出色厉内荏;看上去风光无限,却进一步诠释着孤家寡人。

无疑,大少爷这样的人,在吐蕃王朝时期,还可以在松赞干布们的麾下,做一个摇旗呐喊的战士,在冷兵器时代的雪域高原上,还可以做金戈铁马上建功立业的贵族。然而,时代变了,贵公子们,已无用武之地。

大少爷的一生,是一出深入骨髓的悲剧。然而,这是一出时代的悲剧,他不能逃过这一劫。所以,在仇人的报复下,父债子还,他死于非命,腐烂在雕花的床上,最终无人问津,花一般怒放的生命,匆匆谢幕,就此退场。

(3)傻里傻气却大智若愚的小儿子

《尘埃落定》中,麦其土司的小儿子,是最引人注目的人物。跟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哥哥相比,二少爷可以用大智若愚来形容,尽管这是一个众口一词的傻子。

作为麦其土司家愚顽的二少爷,他过早的看透了尘世的荒凉与无奈。所以,他命定对土司这个饱受觊觎的位置无动于衷。

在别人的眼中,二少爷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傻子。但在自己的心中,这个傻子却是亮堂堂的。他是麦其土司酒醉之后的产物,出生后的种种表现也像喝醉了一般。在其他土司狂种鸦片的年代,这个傻子却建议自己的父亲种植粮食。在自己的哥哥南征北战杀人放火之际,他却在边境上展开集市贸易。

傻子少爷,用“尝将冷眼观螃蟹,看尔横行到几时”的冷峻眼光,去衡量这个日新月异的社会。一方面,他有着藏族的果敢刚毅,另一方面,他也是华夏老子哲学处下不争、以柔克刚的实践者。他从来没有刻意的争什么,但最后什么都是他的。大少爷“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剩下二少爷,带领着一群“贩夫走卒”,开拓着大业宏图。

麦其土司认为自家的事业如日中天,到达了一个新的高度。中原正在统一,土司也在谋求着中兴,可是,这个傻子早看出来了:中兴,不过是灭亡的先声而已。

笔者常常感觉,阿来《尘埃落定》里的这个傻子一般的二少爷,是曹雪芹《红楼》里主人公贾宝玉的“孪生兄弟”。他们之间,有着太多的相似之处,不禁让人叹服。按辈分,他们都是老二,都是家族里备受争议的混世魔王人物,他们的大哥都局促而短寿,他们的结局都有着某种相通。

笔者认为,这是阿来继承了曹雪芹的笔调,继续去深入刻画自己周边家族祖上的没落悲剧。在无处不在的矛盾里,让人叹为观止,慨叹命运的无常与生活的波折。

二、下人奴隶中的离合悲欢

《尘埃落定》这部小说中,有许多小人物。如跛子管家、婢女桑吉卓玛、家奴索郎泽郎、行刑人之子小尔伊、婢女塔娜、银匠等,一起构成小说中的小人物阵营。相比高高在上的贵族,他们也是不可或缺的角色。

雪域高原上生活着的土司,自有一套不同于中原王朝的世俗法律。自由民与奴隶的界限,在这儿十分模糊,全凭土司来定夺。

书中的小人物,也有着自己的离合悲欢,他们的生命,在土司眼中,如蝼蚁,如枯草,如粪土。一言不合、一事不谐,这些人的生命便危在旦夕,人头落地与否,全在于土司心情好坏。

婢女桑吉卓玛,下人中的“人上人”,她的命运沉浮,与傻子少爷息息相关。

作为土司家的奴隶,她没有人身自由,也没有选择命运的权利。只能过着逆来顺受的生活,在无尽的劳动中,接受生老病死的一生。嫁给谁,不是她该思考的问题。她只能在土司的分配下,收获自己或喜或悲的生活。

税务官索郎泽郎、行刑人之子尔伊、银匠、管家,他们都是土司统治链条上的重要一环。缺少了这些小人物的点缀,土司便成为了孤家寡人。

时代的大潮浩浩荡荡,谁都无法逆天而行。中原经历了太多的战火,是时候该统一了。人民解放军到来,土司们自身难保,这些奴隶与下人们,注定冰山难靠。

树倒猢狲散,土司消亡了,这些小人物,也走向各自的命运归宿。

三、汉人及其政权的兴衰荣辱

《尘埃落定》这部小说中,除去对藏族土司的描写,便是对汉族及其政权的描述。

那个病殃殃的躺在床上吸鸦片烟的汉族太太,那个在阿坝藏区“吟诗作对”装斯文的兜售鸦片种子的黄初民特派员,那个特派员之后的继任者姜团长,以及国民政府大批大批溃败的军队、乘胜追击的共产党解放军战士,甚至是传播了梅毒的内地来了娼妓,他们,构成了藏区汉族的生力军。

小说中说到:他们(指汉族),不从内地带来点什么,便要从藏区带走点什么。一定程度上,这句话是对的。

被当做礼物送给土司的娼妓出身的汉族女子,在醉酒之后的土司胁迫下,有了一个傻子儿子。

黄初民特派员来到藏区,带来的,不仅仅是鸦片种子,还有近代化的军事装备。用鸦片挑起了土司之间的战争,又用武装起来的麦其私人军队打败了其他土司的进犯。

姜团长到来,红白汉人军队正在内地打的不可开交的消息传播开来,各个土司之间的鸦片战争进行了一场又一场。

溃败的国民党军队,在这里试图反击,但崩溃的命运无法改变,除了束手就擒,别无良策。

内地进行的战争,让流民四布。娼妓也过来了,在傻子建立起来的集市里,他们又做起了皮肉生意。 年轻的土司们,不知就里,纷纷入彀。土司贵族就是这样,看得见自己的光芒,看不见别人内心的欲望。

战火还没有烧到藏区,许多人已经溃不成军。打败他们的,不是军队,叫梅毒。

顺天应人的共产党军队,一路势如破竹,强大如国民党都招架不住,几个小小的土司,又能掀起多大风浪呢?历史一路行进,一路凯歌。

傻子少爷没有杀酒馆老板的弟弟,但这并不意味着参加了汉人军队的老板弟弟不会对傻子下手。冤冤相报何时了?傻子流血了,在冷冰冰的刀子捅入身体时,留给读者以无尽的悬念。

国共之争,随着共产党军队的胜利而结束。中原自此销金戈,南京总统府上飘扬的青天白日旗,被战士踩在脚下。那么,那些在深山密谷中唯我独尊的土司城堡,想必也是不合时宜的。

读完《尘埃落定》,出门,天气尚好,微风不燥!

首发散文网://www.sanwen.net/subject/3848754/

尘世的荒凉与人性的无奈的评论 (共 13 条)

  • 岭中人
  • 荷塘月色
  • 歪才(卢凤山)
  • 雨尘
  • 沧海一笑
  • 雪灵
  • 火淼
  • 春暖花开
  • 心静如水
  • 大三毕业
  • 淡了红颜
  • 雨袂独舞
  • 龑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