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到海滩吃鸡去

2016-03-24 19:56 作者:海天蓝蓝  | 9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到海滩吃鸡去

2015年1月21日,应朋友之邀,约上三五知己,前往海边,品尝沙滩鸡的极品美味。

天的海水,同样是波浪翻滚。只是空中飘浮着轻雾,无法看到湛蓝的天空与海水浑然一体的涵空景象。我们徜徉沙滩,流连林海,观赏着朋友鸡场里的鸡只,也有一种恬然自得的惬意。朋友在沙滩上养鸡是在去年初开始,至今也出栏了几批的成鸡。一次又一次地相邀我前去品尝鸡只的美味,可就是时间难筹或者其他朋友的时间不能同步,只好一拖再拖。直至1月21日,才得以成行。

朋友鸡场里,所有鸡只都是放养型,只用鱼网围裹着一片一万多平方米的场地,供鸡只走动。听朋友介绍说:目前所养的鸡约六千多只,都是清一色的三黄鸡,饲喂玉米和腰果合成的粉状饲料。

听了朋友的介绍,从科学的角度去分析,这样单纯的饲料是否能满足鸡只生长的需要?这样喂养出来的鸡只,肉质是否鲜美呢?还有在营养学的角度去考究,是否又能营养全面呢?带着一连串的疑问,一边帮忙打着下手,一边看主人的操作。整个操作过程,与一般家庭的一般无二。

午餐上桌了,主人热情地请我们伸长筷子品尝一下白切鸡的味道。朋友每一次相邀我前往,都是说同一句话:“方便时过来品尝一下吧,包你吃过之后,就忘不了这不同的味道了!”我与前来的几个朋友,就冲着朋友多次炫耀的话,想从中找出一些破绽,让朋友也知道凡事都难有十全十美的。鸡肉入口,我们故作高深地含在口中,嘴巴的咬合力度慢吞吞地由轻渐重,让鸡肉和唾液搅和在一起,再通过舌头的味蕾分辨,以祈从中找出鸡肉味道的不足之处。主人见我们挑剔的严肃面相,竟哈哈大笑着说:“你们就慢慢来吧,这一盘鸡可不等人,我可不客气了啊。”话未说完,主人就开始把醮了酱料的鸡肉塞进口里,大块剁颐起来。(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鸡肉初入口,味蕾就感受到了酱料包裹中的鸡肉香气。接着,一股淡袅的微甜,然后就是鸡肉的香味盈满整个口腔,而且直冲喉咙,然后进入鼻腔,袅袅不绝地从鼻孔漫溢出来,让人在不经意间,有一种半空晃荡的感觉——飘飘然,忘乎所以。这种香味,与一般鸡肉相比,似乎是相同,然而又有太多的不一样。细细品味,香气绵远而醇浓,和着那固有的丝丝淡甜,似源源不断的流水,从舌体的周围,越聚越密,扩散到整个口腔,还在不停地膨胀,似汹涌的波涛,接二连三地翻滚,一次又一次地冲撞着咽喉的关隘,奋力地寻找着一个可以突破的出口,一泻千里地喷涌开去。

到了这个时候,起初想在鸡肉中寻找美中不足的理智偏见,却已无法用意志去强逼忍耐。看着主人大嚼狂啖的馋样,我们再也没有矜持力量来与口里的极品鸡肉抗衡。绅士般的形象,一下子变成了饿狼的丑相。就象是不约而同似的,几张挑剔的嘴巴,竟然也狼吞虎咽地囫囵了事,那细嚼慢咽的想法,早就烟消云散到九霄云外去了!

当大家停箸缓一口气时,一盘鸡肉几乎是荡然无存。那清蒸的海鱼、焖炒海鱼和那一盘红鲜鲜的海虾以及那一盘蚌形的带壳白沙螺,还有那水东芥菜等三个油菜,却没有人动过一箸。一个朋友抹了一下油渍光亮的嘴唇,似乎还未从极品的味道中醒来似的,眯缝着眼睛说:“可惜,可惜,这么快就吃完了!”另一个朋友说:“你还说快,刚才就你吃得最不象人样了!”“谁说的?我吃得并不比你们快啊?”最先说话的那个朋友,装着有点委屈的样子辩解着。又一个朋友接过话茬指证说:“人家并没有说错你,只是你自己太贪婪那鸡肉的香味了,下意识地疯狂吞咽,自己都感觉不到自己的狼狈丑相罢了。”说到这里,环视了座上一遍,发出一句疑问:“你们大家说,是不是?”听了这个朋友的话,满桌的人异口同声地大声说:“是!”紧接着的掌声和哈哈大笑声,同时响起。被朋友们调侃的那个朋友,显得很难为情地低着头,右手来回不停地将前额的头发向脑后抹去,也咧着嘴发出与众不同的傻笑。

可能是要打破这尴尬的局面,一个朋友端起酒杯说:“哎,我们还没有喝过一口酒呢!来,来!大家碰杯——”和谐的场面,就在大家站起来举杯的时候又回来了。这时,又一个朋友才恍然大悟地说:“啊——我们还未动过其他的菜肴呢!”这一说,大家竟又笑了起来。主人说:“那我们就坐下来,品尝一下其他的菜肴吧!”一个朋友说:“吃了平生从未有过的鸡,这满桌的菜肴,再不在我的心里了。”其他的朋友也附和着赞同这一说法。

话题又说到了这海滩的鸡上面,就再也扯不开了。朋友们一致和主人要鸡只,说这样美味的鸡,无论如何也要让家里人甚至亲戚朋友品尝一下。主人说:“今天,你们每人可以带一只鸡回去,再多我可不敢了。”一个朋友们疑惑地看着主人,说:“多一只都不行,你不是这么吝啬吧?”主人说:“不是,我已与一个酒家客户签订了合约,在这一个月内,每天要给他送去二百只活鸡。这六千多只鸡,除了因疾病等自然流失之外,我要按合约保证每天的供应数量。想来你们也谅解我要履行的诚信责任吧?”

现场沉默了一会儿,一个朋友说:“下一批成鸡还要多长时间?”主人说:“大约一个半月吧。”朋友说:“那一个半月后,你就每天给我三五只,甚至十只都不算多,可以吗?”主人说:“预订的,我都不敢失人口齿的,就按每天十只供应给你如何?”朋友与主人击拳,当场成交了一个口头的君子协定。其他的朋友在心里盘划了一番,也提出了预约鸡只的要求,主人都一一答应,并保证满足。

回去的路上,朋友们计算了一下这海滩鸡的价钱与市场上村下鸡的价钱,都认为海滩鸡实惠和物更有所值。

首发散文网://www.sanwen.net/subject/3825814/

到海滩吃鸡去的评论 (共 9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