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那一份牵挂

2015-08-21 18:08 作者:王国强  | 6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天落了,“嗬嗬”零落,滴滴嗒嗒,心中竞萌生起一份牵挂。那牵挂,是心的飘荡,情的迷离,岁月的回味,心灵的期盼;那牵挂,丝丝缕缕,悠悠荡荡,星星点点,绵延于我那无尽的记忆深处......

你在他乡还好吗?

那一天,你说,你要走了,去一个陌生的远方城市去打工。背起挎肩包,扛起行李箱,你义无返顾地踏上了离家的征程。目视你渐行渐远的身影,怔怔地凝望你回首遥望的那一刹那,我的眼泪不觉夺眶而出。为什么要远行,为什么要离别,为什么要抛下我让我备受分离的煎熬。

从此,家乡的小道上缺少了你熟悉的身影,漫长的黑里,我只能一味的孤枕难眠。此时此刻,我方体会到分离的滋味是这般的痛楚难熬,没有你的日子里,生活中的一切全变得暗淡无味。

你说,你是为了一个,一个改变你人生的梦,一个实现自我价值的梦。然而,世事坎坷,前途茫茫,陌生的城市并不比咱熟悉的家乡。一切须谨慎,一切须操心,照顾好自己,多留个心眼,万事不要逞强,为人处事要多留余地。外面的风景再好都没有家乡月儿最圆,外面人待你再好也比不上我对你知冷知寒。

没有经历就不会有成长,没有离别就不知道你在我心目中的地位是那般重要。舍不得你的人是我,离不开你的人是我,想起你的人是我,牵挂你的人还是我。漫长的日子里,我一刻一刻的把你牵挂和思念,无尽相思的泪水呀,一遍一遍地滚过我的脸颊。(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离家的那一刹那,我便期盼你回家的征程,漫长的日子里,我一遍一遍地问着自己:你在他乡还好吗?相思是苦,牵挂是福。何日是归期,何日你才能回到咱的家门。落雨的日子里,想你念你的滋味竟是这般绵长,无尽的祈福中何时才能听到你熟悉的脚步。且行且珍惜,愿你一切安好!还是那一句:你在他乡还好吗?

梅花儿开。

永远不能忘记你那绯红的圆脸蛋,永远不能忘记你那尖尖的小虎牙,永远不能忘记你那湖蓝色的清澈双眸,永远不能忘记你那一袭乌黑的披肩秀发,永远不能忘记一脸嬉笑,唱的那首被你串改过歌词的“冬梅花儿开”。

你说,你叫冬梅,冬天生的。那天,一场皑皑白从天而降,一株腊梅在你家庭院灿然开放,一声婴儿的啼哭声划过天籁,一个鲜活的生命降临到人间,你的父亲喜出望外,得知是一女孩,当即取名:冬梅,这便是你名字的来历。

这个故事我不知道在我之前你讲过多少遍,但我看见你对我讲时眼眶里涌现出幸福和陶醉的泪花。是啊,冬梅,一个充满诗意且会引起人无限遐想的名字。那天,作为大学生志愿者的你来麟义务宣讲“卫生常识的宣传与应用。”你们一行十二人,分四个小组,要将全县十五个镇,上百个村全部宣传到位。我有幸作为你们组的向导切身和你进行了四天的工作和交流。

风风火火、干脆利落,对工作充满了无限的激情和热,是不是每个志愿者的一贯作风。对此我不敢言表,但我从你的身上确实看到了这股常人少有的火热和激情。宣讲完毕之后,乡亲们为你们送来了水和土特产。你们一脸嬉笑,擦擦满脸的汗水齐声说道:志愿者的作风不拿群众一针一线。你们走了,身后留下乡亲们感激和留恋的目光:这群孩子太好了,太可爱了。

你走了,走向另一个不为熟识的大山深处,但你的作风却给我留下难以磨灭的印象,还有你那充满诗意的名字:冬梅。在这个落雨的日子里,不觉萌生其对你的牵挂和思念,宣讲的日子里,愿你一路走好。同时好想 唱那首被你串改过歌词的“冬梅花儿开”。

外婆门前的那棵枣树。

有些事不论隔多久都不能忘记,有些人不论离多远都不能忘怀。心灵深处呀总有一份思念,一份牵挂,萦绕我的心际,牵绊我的梦香,把我带到儿时外婆门前的那棵夏枣树前。

潺潺的小河,迂回的乡间小道,牵着妈妈的手,听妈妈讲她儿时的故事。妈妈说,翻过那座山,趟过那条小河,爬上那条曲折的小道,便就到了外婆的家,外婆的家就是妈妈儿时的家。外婆家门前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妈妈都是那么熟悉而可亲,特别是外婆门前的那颗夏枣树,结出的枣是那么大,那么红,那么甜,赛过了世上最美味的果子。

我说,外婆家既然那么好,妈妈为什么还要离开呀?妈妈俯下身亲了我一口:“为了你呀!为了你这个心肝小宝贝呀!”我笑了,妈妈也笑了。我的心里升出一股说不出的甜,同时又升出一股对妈妈的负疚和感激:是我对不住妈妈,是我害得妈妈离开外婆,离开这么美丽而可亲的家,长大之后,我一定要对妈妈好,对外婆好。

妈妈的故事缩短了路途的遥远,我的小脚好像生出使不完的劲。外婆在门前的夏枣树下呼唤着我的名字。我像一只小鹿一样扑进外婆的怀里,用头拱着她的大腿:

“我要吃枣,吃最红最甜最大的大红枣!”外婆迷茫地望着那棵夏枣树,一时不知所措。

天哪来的枣呀?”妈妈嗔怒地说道。

我抬头望着那棵高过云霄的夏枣树,漆黑的树干,突兀的枝丫,星星点点的嫩黄新芽在春风的摇曳下刚焕发出一点微绿的气息。哪有什么枣呀,连颗枣的影子都没有。我一下坐在地上哇哇大哭起来。

“别哭别哭,外婆有大红枣,你闭上眼睛,外婆马上给你变出大红枣。”

我闭上了眼睛,外婆一把将我搂在怀里,向屋里抱去。“一、二、三,变。”当我睁开眼睛,外婆的手里果然攥着一把红枣,虽然那枣并没有我想象的那么大,而且有些干瘪,可我早已不在乎了,且转哭为喜,赶紧拿起一颗放在嘴里,大嚼起来。

我爱吃枣的名气从那时便开始在外婆家传了出来。从那以后,我每次去外婆家,都会见到桌上专门为我准备了一盘洗得干净光亮的大红枣。而这一直持续到外婆去世。

长大了,开始了辗转漂泊的异乡生活,离家远了,去舅家的次数也愈来愈少了。前年听表哥在电话中说,现在他们村都搬进了统一规划的新农村,老庄基已近复垦,夷为田地,夏枣树也早已被人连根挖掉了,我的心中不觉涌起一股心酸。

今日雨天,思绪翩迁,想起很多往事,包括外婆,以及外婆门前的那棵夏枣树。往事如烟呀!

首发散文网://www.sanwen.net/subject/3778452/

那一份牵挂的评论 (共 6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