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野百合盛开毛乌素(续四)

2015-05-21 17:06 作者:战鹰  | 33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人生讲究缘分二字。没有缘分,一起吃住没有感觉。有了缘分,千山万水挡不住。李占洪和孟月就是这样一对,在腾格里两年的风风雨中,相安无事过着各自的生活,也许相望一眼都不曾有过,有的可能是冷眼或高攀不起的遗憾。直到有一天缘分到了,两个心高气傲的才子佳人走到了一起。

正是:无缘对面不识君 空把桃花问离人

有缘千里来相会 天涯海角不离分

一、

李占洪是大庆石油学院毕业的学生,黑龙江漠河人。高高的个子,长长的大脸,脸上有些麻点。虽然脸色比较黑,性子耿直不怕得罪人,但是逢人见面打招呼,一看就是热心肠。

李占洪是个大大咧咧的人,平时邻居有什么困难,他都热情帮忙。(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借钱的还没等张开口呢,他就猜出八九分,恨不得把家底掏出来,他说:“乡里乡亲的,谁没个大事小情头疼脑热的,相互帮配一下也就度过难关了。”

他学的专业是物探,搞野外施工设计、质量监督比较对口。平时工作中从来不为难人,但是在质量方面绝对眼里不揉沙子,他说:“质量是生命,命都没了还干什么事业!”

李占洪也有软肋,就是喝点小酒,打个麻将。喝酒向来是能者多劳,不推不让。打麻将呢,他输的时候不少给,赢的时候不强要。你要问他为什么,他说就图个乐呵。人们都愿意找他玩,有人嘲讽这不是只出不入吗?李占洪一笑了之:“钱吗挣吗,没听说谁靠赢钱发了家,没觉得他们谁过得比我强!”

二、

孟月和李占洪在一个野外物探队,大大的眼睛,长长的睫毛,丰满的曲线,说话时总带着呵呵笑声。整个营地都能听见,笑声传到人们的耳朵里,搞得小伙子们心里痒痒的:要是把这个尤物搞到手,可就烧了高香了。

队上有个叫王欣的小伙子,跟孟月家是邻居。两人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一同上小学,一同读高中,只是后来孟月考上了大学,王欣只顾搞对象,大学没考上,只能在小队炮班当炮手。

他俩处对象的事谁都知道。两人手拉手出入,鸳鸯帐里嬉闹,别人听着都脸红。一个宿舍的人基本不怎么着家,把屋子让给他们俩。人们都说王欣是个多情种,孟月也不是嫌贫爱富人。

二人天天腻在一起还不够,每天早晨出工前,王欣把洗脸水打好放到孟月的门外。早饭买好端上,敲敲门说我出工了才放心地走。收工回来每天带来一封火辣辣的情书,五个月过去了,两人的情书堆了一大摞,人们夸他俩是一对情投意合的鸳鸯。

孟月在队部当文书,记记会议纪要,起草文件合同,有时也写写稿子。这些都离不开到野外采访获取第一手材料,孟月借此机会经常去野外看望情郎。有人说二人早就有了孩子,都打过几次胎了。但这只是猜测,人们都说孟月姑娘有旺夫相,屁股大有后幅,是个生孩子的美人坯子。

孟月有时也到李占洪的办公室搜集资料,可是只要孟月进来,李占洪就出去。人们都问为什么,李说:“没什么,就是怕跟她在一起,跟她说话脸就红。”

“不是看见美人心里痒痒六神无主吧?撬她,哥儿们帮忙。”有好心兄弟拍胸脯。

“去去去,不要你们瞎掺和。”

孟月看到李占洪故意躲闪自己的身影,眼睛盯着久久不能离开,心里在想:也许人家看不上。偏偏心有不甘:我怎么了,几个姑娘中我学历最高,又有模样,让你小瞧,气不打一处来。

这天傍晚有些阴雨看不清,孟月躲在拐角盯着打饭回屋的李占洪,等他走过来,孟月突然闪出身子,李躲闪不及,二人撞个满怀。

“哎呦这是怎么了,硬生生的往人家身上撞。”孟月喊着,一边抖擞着身上的饭菜:“瞧瞧,四千多块买的羊绒衫呀。”

李占洪的魂都飞了,连忙道歉说不好意思。想上前帮着清除饭菜,手却不听使唤缩了回来,愣愣地僵在那,脸也变成古铜色。

刚刚收工回来的王欣得知此事,一副打抱不平的样子,来到李占洪办公室讨说法。李一脸严肃:“怎么着还没完没了了,有胆儿咱哥们出去单练!”

王欣怯怯地后退着出去说:“没事,没事。我只是过来看看。”

王欣回来跟孟月说:“看见哥们他那个求饶,服服帖帖。既然认错了就算了,大人不记小人过。”

孟月似乎没听见,她打心里喜欢上这个傻大个了:“你还打人家,没把你打个稀巴烂就不错了。去,给我打洗澡水去。”

“是,遵命。”王欣像接到了圣旨,一溜烟儿屁颠跑了。孟月看着王欣不长进的样子,心里想着技术总监李占洪,怎么觉得王欣像个小玩闹,越发觉得李傻得可爱,又憨得让人疼。

三、

这年收工后有热心人给李占洪介绍对象。姑娘也是生就一张古铜色的脸庞,人们都说有夫妻缘。头一次见面李占洪就说:“我人丑,家底薄,跟就跟,不跟就算。不喜欢拐弯抹角,给个痛快话。”

“你不嫌弃俺咱就交往,不喜欢花花肠子耍心眼。”偏偏姑娘也是实在人,看中了他直来直去的性子,两人走到了一起。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生孩子那天遇上难产,偏偏李占洪参加学术交流不在身边,等腿脚不好的老母亲把人送到医院,媳妇已经断气躺在病床上。

“哎,”李占洪深深叹口气:“不是她没福气,就是我没缘分。”他说这辈子再也不找对象了:“我是杀人凶手,一下毁了两条人命,我有罪呀。”这次坚毅的汉子真得嚎啕大哭了。

从此,婚姻的事成了李占洪的一块心病。他永远忘不掉自己苦命的媳妇曾经说过的话:希望买个银手镯,戴在手上显高贵。

四、

杭锦旗巴彦布拉格附近的土山里,杂居着蒙汉居民,由于交通不便靠天吃饭,当地居民过得不是很富裕。

这天出发去新工区,走到没有路牌的交叉路口,只好和一个刚好路过得汉族妇女打听路。见汉族少妇左右手都带着银镯子,李占洪问道:“手上的镯子卖不卖?”

“如果喜欢就拿去,你们有钱人保养才升值。我也回去给孩子改善生活。”银镯子足有手指粗细,上书足银字样。只要了20元钱。可是当把足银拿到手,李犹豫了:拾得足银为故人,故人可知离人心。

傍晚李占洪和仪器组长展勇以及司机师傅来到老乡家做饭,门口一拉溜站着5个娃,3男2女,最大的也就5岁,个个浓眉大眼挺好看,就是穿得衣服有点脏和破。走进院子,只见女主人兀自忙里忙外正在做饭,小白菜炖黄米子腊肉。正眼看时,才发现这不是卖镯子的妇女吗。真是世界说大就大说小就小。

李和展勇从仪器车上带来挂面和黄瓜、西红柿,几个小孩馋得眼都直了,他们长这么大就没吃过水果。李赶紧分发给小孩子,把一个女孩抱在怀里,问多大了,俨然在和自己的孩子嘘寒问暖。

司机师傅瞧了问道:“这么喜欢孩子,不如抱一个回家。”

这家老汉(当地成男人都叫老汉,不论年龄)盘腿坐在炕上瞅着旱烟:“领去领去,都给你,不要钱,我都害怕怎么把他们养大。”

“瞧你熊样一天抽大烟,连个娃娃养不起,养不起还要这么多?”婆姨在外面抱怨着。

“女婆姨不要胡乱插嘴。造孩子咋了,造孩子咋了,造孩子说明我男人能力强。毛主席他老人家还说呢,人大力量大。”

“你能力强,炕头上的汉子,就怕把炕头压趴。”

李占洪看着缺少营养的孩子肚子鼓鼓的,喜欢的爱不释手,他掏出身上几十块钱还有那手镯子都给了孩子:“养是养得起,可是我工作怎么办?”

“使不得,使不得,怎么卖出去的东西又送回来?”婆姨看到镯子连忙推脱道。

“本来买给我婆姨的,可是她早早走了。我留它也没用!看见了还心酸。”

这时热乎乎的面条和大锅菜同时都出锅了,李问孩子们喜欢吃什么,孩子们说喜欢吃面条,白水煮的面条加了几片腊肉,大海碗盛满一个大人吃不下。

李占洪和展勇以及司机3人品尝着老乡家的大锅菜。虽说小白菜有点苦,但是换换口味,还觉得很好吃。

一会儿5个小孩子把面条吃光了,本来露着的大肚子更显大了。

李问老汉:“为什么不种点蔬菜呢。”

“这里穷山沟,只长米子和小白菜土豆。哪有水呢,有水买不起柴油化肥呢。”

“既然养不起,以后可不要再要孩子了。看把你婆姨累得哪像这个年龄的人。”

“连个避孕的袋袋都要钱,晚上没事干啥子嘛?你要喜欢让她跟了去。”

老汉红着眼,说话有点犯迷糊。

山沟的月色,明镜一样高悬。风吹起,茂盛的玉米地哗哗作响,李占洪、展勇和司机师傅喝了点啤酒,兴冲冲地谈论着当地百姓的贫困生活,只顾往仪器跟前走,大白的月亮地,谁也没在乎前面会有一道3米深的断梁梁,齐刷刷地掉下来,一个个吓出一身冷汗。

只听后面婆姨喊:“大兄弟注意了呢,前面有道梁梁要当心!”

五、

李占洪是个有远见的人,自从老婆去世,再也没了心思打麻将。静下来一个人开始看书学英语,没事哼着学说外国话,不管刮风和下雨,有时走着走着撞树上了。人们偷偷笑话他:“自从失去了老婆,这人有点魔症了。”

其实他的英语成绩在学校就顶呱呱,托福考了540多分。赶上公司开拓国外市场,顺利在俄罗斯项目当上了技术老总。

这天总经理打电话说晚上要会见一个重要客人,是中石油一个单位的,但是这人来历非同一般,一个女子干办公室主任才一年多,竟联系到了大客户,为公司赚得几千万利润,后来直接荣升地震检波器总装厂市场经理,那酒量据说千夫莫当。

李占洪是东北大汉,平时也能喝点大酒,涉及有关技术指标问题,他只好参加会议。

来到豪华宴会厅,水晶吊灯闪烁迷人光芒。

坐在圆桌旁一个雍容华贵的女子,齐耳短发,LV包放在桌上,劳力士手表显示着身份,一袭天蓝纱裙透着诱人曲线。眼前何人?这不是曾经相识的孟月吗!

“哎呦,这是什么风把李大总监吹来了?欢迎欢迎。”

“幸会幸会,孟总真是吉人天相,几年不见,已经是大老板了。”

“什么呀,还不是依靠你们主营业务赚点小钱。”

李占红说话间心里想着几年前那双热情火辣的大眼睛,如今更加含蓄和深沉,不成想在这里见面,心里好像打翻了五味瓶,眼前的美人风韵无限不减当年,几杯酒下肚已是飘飘欲仙。

“原来你们认识,李总监可要好好和孟总喝几杯,总经理焦某察言观色,感觉有戏可看,借口有事出去一下,把机会留给二人。

二人送走焦总,呆呆地转身,四目相对不知如何是好,异国他乡,回想各自经历,心如潮涌,感慨万千。

如果说孟月和王欣当初恋爱是青萌动,那么对于一个生于高干家庭,有着丰富家庭背景和学识的孟月是不会满足和王欣这种人卿卿我我的。没两年二人选择分手。凭着老的关系轻而易举在公司检波器车间弄了个办公室主任角色。

如果说这段时间对初恋多少有些遗憾的话,那就是学会了在回忆中喝酒,在酒中体味那份炽烈和真挚,在酒中回味些许温馨和遗憾,也经常想起李占洪对自己的冷漠和不甘。人是很怪的动物,越是得不到越想得到。何况从小就娇生惯养的孟月呢。之后她再也没有找另一半,把接待工作做得有声有色,一次接待一个俄罗斯大客户,就看中她一斤白酒的量,答应了一笔大订单,为公司挣得千万利润,从此她荣升市场部主任。

也有浪荡子骚扰她,凭着女人的直觉和机敏,她巧妙周旋和躲过。在这花花世界里越发锻炼得八面玲珑和游刃有余。

看到自己倾心的人儿就在眼前,她先开了口:“你的她还好吧?”

“生孩子难产死了。”

“你现在怎么过的?”

“光棍一条,你呢?”

“和你一样!”

没想到两人境遇如此巧合,机不再失,失不再来,李占洪这次再也不会错过:“你将来怎么打算的,就这样一人过下去?”

“遇上喜欢的人就一起过。”

“什么时候遇上,遇上过吗?”

“这可不好说,也许这人就在眼前也说不定!”

“那不就结了,我的情况你清楚,钱不多够花,房子不大够住,人不咋样有爱。”

“我等你等得好苦!”孟月留下伤心而喜悦的泪,她站起身扑倒李占洪怀里:“你呀没良心的,为什么不早点说呢?为什么不找我?”

“我哪敢呀,你们如胶似漆的!”

“不准胡乱说,我是故意做给你看的!”孟月用手捂住李的嘴。

“别,以后千万别这样,我可承受不起,看到你往别人怀里钻我心里都滴血。”

“你看着我往别人怀里钻无动于衷才真正是傻帽一个!”

俄罗斯伏特加酒冲撞着李占洪的血管,说到激动处,再也不能自控,把可人紧紧抱在怀里,把香甜的嘴唇封上。孟月激动得身子颤抖,二人在灯光下抱成一团。

一个月后,二人在大酒店大摆喜宴,广谢宾朋,完成婚礼。据说孟月带着几百万身价出嫁李占洪。

首发散文网://www.sanwen.net/subject/3757493/

野百合盛开毛乌素(续四)的评论 (共 33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