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准乡绅刘皮匠

2015-03-01 10:10 作者:宁超文  | 9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作者:宁超文

乙未年正月初二日,一辆高档越野车开进我父母家前坪,来者正是意气风发如日中天的金银首饰经销商刘总经理。

十五年前的正月十五日,吃过元宵酒,刘父发话:“吃了元宵酒,各自寻生路”。次日,沩山乡一个小青年挑着一担皮革材料和制鞋工具,在我父母家公路边搭建起一个工棚制作皮鞋,人称“刘皮匠”。

刘皮匠离乡谋生,难免受些委屈。某日,小集镇几个堂客们提着一双在他作坊里买的皮鞋上门找毛病,泼妇骂街的场面,被我母亲遇见。

我母亲生儿育女做饭洗衣之外另有一项好甚至特长便是骂人,她骂人时既用乡村俚语又能引经据典,而底气之充实,神态之悠然,声调之抑扬,令人叹为观止,故以会骂出名于乡里。

其时,在我家族人多势众的背景下,母亲发挥专业特长,再创骂人业绩。那些欺负外乡青年的堂客们迅速土崩瓦解,四散逃窜如兽状。自此,刘皮匠每天放心大胆作皮鞋,如在自家门口。(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而作了几十年农村干部的我父亲,从来就爱与三教九流的人物打交道。那时他退休赋闲在家,几乎每天都去作坊里陪刘皮匠制皮鞋。刘皮匠一边作皮鞋,一边与我父亲天南地北神侃,两人从南京讲到北京后,又一双新皮鞋问世了。就这样,年轻的刘皮匠与曾经是人民公社社长的我父亲成了忘年交。

两年后,为实现先修一座楼房再讨一个实乖美貌堂客的宏伟蓝图,刘皮匠撤掉工棚撂下担子,只身去了云南。

从前,我乡亲形容一个地方很遥远,就说那里是“九州外国”或者“云南四川”,这可见,当年刘皮匠闯荡云南很需要勇气。

刘皮匠在云南吃过哪些苦头受过哪些磨难我未作考究,只晓得他后来发达了,从租用小镇上一间门面销售金银首饰作起,到如今已经拥有二十几家连锁店,据说其资产过亿元。

每到过年时节,刘皮匠总要放下手头业务回乡陪父母,拜乡邻,这其中的规定动作之一就是来给我父母拜年。

那日,我母亲接过礼物,“刘皮匠刘皮匠”喊个不停腔,我说“要喊刘总,人家早就是总经理”,我父亲不以为然说“什么刘总,我看就是刘皮匠”,还说“我只晓得清朝时节的曹千总,领了一队官兵来镇压农民起义,在老山坑被打得惨败”。

刘总经理的人生传奇让我想起一组概念:乡绅、乡绅文化的崩溃及其重建之必要与否、新乡绅。从刘皮匠到刘总经理,时代机遇与诚实合法经营造就了一名人物。这人物接受过中等教育,自觉资助地方公益事业,乡民尊重、信任、支持他。这种源于古典式民主并具有较广泛民众基础的社会地位,使他可能作为官方与民间都期望的造福乡里的人选,成为一名新乡绅。但当代中国是否需要新的乡绅阶层,至今尚无定论。况且,乡绅精神等同于贵族,贵族精神的最新释义即公民精神,这涉及到个人社会责任感、担当与作为诸要素。因而,乡绅之称谓不可贸然使用。

首发散文网://www.sanwen.net/subject/3734781/

准乡绅刘皮匠的评论 (共 9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