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莲若有心——《踏莎行》赏析

2014-10-29 10:56 作者:双子  | 11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踏莎行

贺铸

杨柳回塘,鸳鸯别浦,绿萍涨断莲舟路。断无蜂蝶慕幽香,红衣脱尽芳心苦。

返照迎潮,行云带,依依似与骚人语。当年不肯嫁风,无端却被秋风误。

也许,我是远山寒径上的一颗石,倾一世光阴,只为杳望离人泪醉染的枫林……穿越五千年的,此时随风起,惊了天边飘来的暮云。

也许,我是偕天涯沦落人跋山涉水的一匹马,拥蓝关,踯蹰不前,白云生处,故园何在?展露着英雄末路的铮铮侠骨,吟啸着天地长存的浩荡。(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也许,我还会是一池秋水中红裳脱尽、香销殆失的莲,秋阴霜飞中听雨,“还与韶华共憔悴,不堪看”!翌年五月,谁还会是渔郎,撑着小楫轻舟,梦回芙蓉浦?

也许,也许吧,就是秋窗外的几滴雨,不小心飘入了宋词那缕清婉的风里,洒入了贺铸的杨柳回塘,香草池畔,谁“碧玉搔头斜坠”,“闲引鸳鸯芳径里”,捋着红花蕊?

犹若孤鸿萦回寂寞山林,寒枝拣尽不肯栖。晓雾迷离的青崖上,一位袖藏清风,脚踏明月的白发道人抚琴而歌,美妙而轻盈,你正欲眯眼放松心情陶醉杨柳间时,琴声蓦地高亢,一下又沉钝不前,郁婉悲怆,似激流被巨石青崖挡道,于山涧涡旋咆哮……朝奏夕贬路八千的悲愤,皆因乱世浮萍厚密,青莲一朵,洁然于世,终在一声铿锵中幽愤而谢。

“花落子归泥,不过世态,无非因果。”莲只能默默地被秋风脱去艳丽的红裳,结出那一颗颗子儿,可心儿苦涩苦涩的。难怪佛说:“莲若有心,必当其苦。”凡尘中的谁,又会是这五百年前失落的莲子,等待一场不期而遇的花开?曾经怀才不遇、无人赏识的愤慨均可在心底淌成莲叶下的一宛清波,一颗颗受伤而疲累的心也会修得通透,滴出菩提露,润泽万物,容纳万物。

只愿做一朵艳不求名的莲花,于荷塘中淡淡地开,月光下静静地落。秋风肆虐,我自波痕凝碧,“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不嫌孤独寂寞,不嫌稍微有了荒凉秋色的颓然,纵使红裳单薄,难耐月光白练的如水秋凉,我也会结成籽粒归泥,不再让含苦的芳心碎,不再盈泪为谁开。守一方岁月安稳的净土,轻启香唇,微露皓齿,寂静,安然,等待来年的春天再发,盛再开。谁欣赏或者不欣赏,我无所谓。

夕阳回照共潮水澎湃,流云中疏雨点点,似荷花粉泪,谁说“泪眼问花花不语”?荷花,饱经阴晴不定、风吹雨打,和词人仕途变幻莫测的遭遇何等相似!惺惺相惜,幽怨诉衷肠:谁叫自己当年不肯在春天开放,嫁与春风?而今却只能无端地在萧瑟的秋风中受尽凄凉,误了终身!

词人贺梅子似那孤高幽洁的荷花,开遍红尘,只为寻那偶遇的惠质兰心的女子,与其共度锦瑟华年,可现实残酷,无奈目送芳尘,“月桥花院,琐窗朱户,只有春知处”的佳人,宛如他的美好理想,只能化为一帘青花烟雨的梦!于是他晚年逃到江南泽畔,以诗词为炉,取微石撞击冷酷的时光点火,摄取迟暮年里剩余的几丝煦暖,独自疗伤,那缱绻仙凡间的闲愁终是那“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

古代迁客骚人郁郁不得志时,彩笔时题百转千回的断肠句,写尽一世光阴,可后人又有几人能读懂他们沧桑风雨的流年?

纵是红尘里的一朵荷花,红衣脱尽,芳心含苦又如何?无论世间秋风如何扫落叶般的无情,白云悠悠、芳草萋萋处,我们依然看得见莲花的绽放,依然笑看风尘起落的人间。

面对天地苍茫,不妨抚琴高歌:

“用冷的锋刃琴的寂寥

写往事今朝

孤剑 指尖 谈笑

……”

首发散文网://www.sanwen.net/subject/3703881/

莲若有心——《踏莎行》赏析的评论 (共 11 条)

  • 老党
  • 流云
  • 荷塘月色
  • 春暖花开
  • 低吟浅唱999
  • 心静如水
  • 雪灵
  • 晓晓
  • 醉死了算球
  • 草木白雪
    草木白雪 推荐阅读并说 推荐阅读问好作者!祝散文网写作愉快!
  • 倾湮
    倾湮 推荐阅读并说 无论世间秋风如何扫落叶般的无情,白云悠悠、芳草萋萋处,我们依然看得见莲花的绽放,依然笑看风尘起落的人间。 欣赏。。问好。。。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