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佳句撷英

2014-03-21 09:00 作者:孑然漠北  | 12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佳句撷英

延民/文

★ 权利是争取而来的,不是别人赐予的,恩赐与人格成反比,恩赐的越多,人格越低。

★世间总有一些不能忍之痛扎进你的心,生活总有不可承受之悲令人地狱天堂

★树神容易修行难,到最后干脆不修行,直接作恶成魔。

★淡茶雅心文自远,轻风携香谁与共。(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政声人去后,功德在民心。

★静水流深,岁月匆然。

★人有时候总是犯致命的错误,脱离实际的不服气,把脸面看得高于才能,如此也就注定了悲剧。

★在人类的进化发展中,以小部分的牺牲换取大部分的生存,我们称之为英雄主义。

★面对同类的背叛,如果没有反思和同情,而是基于一种欣赏,鲁迅评价这种行为叫沾血馒头。对于谎言的评判标准,如果只有一个单一的标准,笔者以为那不过是狼和小羊故事的新写。

★真理和谬误其实更应该存在于人心。所有的真理其实都来于对人性善良的坚守。

寓言故事之所以伟大,是因为它用最简短的文字,说尽了人世沧桑,道尽了人世的险恶。

★所谓的贞观之治,只不过是一个杀兄弟逼父亲的残暴皇帝,气短心虚之下的无奈之举。有人一直当成历史高潮的欢音,其实这更像一种文人基于理想的心理自残。

★自古文人少德行,多怀有卖身投靠的妾妇心态。

★正视历史,是一个民族前进的基础。正视个人的罪恶,是一个人取得良心安稳的前提。

★所谓腐败危害大小,“老虎”的危害显然是“苍蝇”望尘莫及的,除掉一万个“苍蝇”,不如干掉一个“老虎”。

★世间事有兔吃狗者?村野老兔曰:余年秋百载矣,安有兔如此雄胆。多为犬、狐、豹、狼等吃吾等善兔也。世间事有拒免费改造兔窝者?村野老兔怒泪横流曰:安敢存此便宜之心,吾等自老祖宗兔起,就耕耘于此,几辈子泥土刨食,安以生计。贱命苟活,不强求于别物。犬官暴戾,贱收我土,我窝,美名其曰上楼,吾等兔属,医不得保,休不得退,地不得存,何存活也?世间兔多有行不法之事者乎? 村野老兔 怒而指天曰:但有存暴恐之心五雷轰顶,然俗话讲:兔子急了还咬人。吾等兔者,跪过、求过、访过、哭过,何有出路也?

情是走向天堂的云梯,上帝把所有的浪漫和执着放于你心,你用这份珍贵的浪漫和执着与对方坚守一份爱情。只要够久,就会一起营造出美好的天堂。

★这个世界很大,大到一生你可能认识上千人,而最终记住的也就是百分之一,而常常萦绕你心的,却是个位数的亲人。甚而年老的时候,最终能陪你一起蹒跚散步的,也只有他或者她。

★重建的伪古迹是“愚昧”的纪念碑。它不论多么神似以前古迹和文物,都等于一种无言的拷问和控诉。断我华夏历史者千古罪人,毁我华夏文物者禄蠹国贼。

★纵有一万个借口,也无法遮掩犯罪的事实;纵有一万个理由,也不能失去人性返古。如果信仰变得邪恶,那么人其实跟动物无异,丧失理性思维和基于人性对事物的判断,你做的不过就是猪拱庄稼、狼伤人的兽性行为。

★人类的巨大进步在于一次又一次对人性的反思、对良知的坚守。但是对于泯灭人性,丧尽良知,为了什么而不顾一切的行为或者罪恶,如果每个人都找出理由为自己开脱,这才是可怕至极的。因为正视错误才能挖出罪恶的因子或者说根由,不自省无异于还活在曾经的罪恶里。

★既然怕见光,那肯定就有阴暗。

★公仆本是管理人,何时变成当家公。胡吃海喝啤酒肚,酒绿灯红醉眼蒙。官轿豪车犹大款,公款消费似神仙。奉劝某些为官者,看看志军刘铁男。

★关于嫖宿幼女:《动物世界》里那些外圈的公牛们,是不是会衔着一口草,到核心圈里找小牛们进行交媾?或者小牛们主动到外圈,约公牛们消遣自己,公牛们安然自得的趁势消遣小牛?

★如果你有私心,那么什么人情都可能很无情。而这具有普遍的社会指导意义。比如那些借、借干爹上位的人,他们洋洋自得占便宜的时候,其实失去的远比得到的多,因为你应该相信这个社会是公正的,所谓报应不爽,终有时日。如此思考,相信你会得到一个完全不同的社会认识,从而更加珍惜明规则的阳光社会,而不是潜规则的阴暗苟得。

人生没有撤销键,也没有复制组合键。一旦发生,即为结果。

★当一个民族扶老人怕、帮助别人也怕的时候,这绝不是个例可以解释清楚让人明白的。没有底线的对道德进行践踏,没有罪恶感的对良善进行践踏,最后会累及全社会,人人自危,遏制良善,彰显恶性。

★人生是一场奔跑,在岁月繁复的种种历经中,许多改变无力改变,唯一不能变的是对人生追求和向往的心志。一个人唯有永不停息的奔跑,才能为自己的生命,赋予独特的质地和内涵,才能把想拉进现实。

★人生之路大概没有高速公路,如我辈平民百姓,唯靠坚韧之道,坚挺之志,奔跑之心,经营自己的人生。无论是泥泞还是风,前行是超越自我的唯一途径。纵然是海上的一叶扁舟,樯橹合力也要跨越风浪汹涌的大海。

★追求什么,可以见证一个人的修养和德行。如果一个为官者热衷与神汉交,说明这个官员私底下的龌龊就像下水道,满含脏腐的自私和罪恶;如果一个企业家热衷求神问卦,说明这个企业家对于财富的不安全感趋于病态,不是害怕被别人夺走,就是害怕自己被别人陷害,甚至对于掠夺的原罪,心中不安的做噩梦;如果一个名利场上的明星喜欢与神汉交,说明明星的堂会唱进了权力的家门,不知道是被小妾还是被抛弃。

★自古中国文化就是上层玩的,一个村里出一个秀才都是烧了高香求来的的幸福。一群目不识丁淳朴的农人,安于天命,艰辛乐活。但就是这群人其实是最可怕的,因为没有一点文明和文化的熏陶,一旦激发出兽性,人性和人伦就消失殆尽。对这个民族来讲,更像一种宿命,上位者玩着老百姓取乐索取,骄奢淫逸,愚昧的老百姓最后被激发出兽性集体把上位者送到地狱。想想李自成进北平,把那些皇亲国戚一起杀剐屠戮,就能知道如果丧尽人性,上下只能一起玩完。

★拼不过爹,就拼智商,好的坏的一起来,诚信、道德溃败发端的肇因,是上有所率,下有所效。逼良为娼,足以体现了社会的失范和原罪。

★诚信可以鉴证一个民族的良心,诚信也可以鉴证一个民族的文明。

★有一种报应叫现世报,冥冥中自有天意。有些东西是不容易失去的,一旦失去就会万劫不复,比如良心,比如人性的善良。

★道德的好话可以说尽,但道德的现实却总是沦落不堪。

★争论和博弈都是在寻求一种权力边际。

★官员们大公无私做不到,但至少要做到为公则权力有边界,为私则权力无私图。

★庸人的存在源于激励机制的失衡。

★人哪,其实就怕比较,老公帅不帅,媳妇美不美,没有比较感觉一个是潘安,一个是貂蝉。有人一对比,越看越觉的潘安鼻子小,貂蝉单眼皮。

★反省是为了进步,批评同样是为了进步。那些犬儒永远嫉妒的是,为什么我跪着你敢站着。为什么我活得像一只狗,你却骄傲的像一只长颈鹿。

★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必须有啄木似的学者,必须有鲁迅那样的批评家,必须有索尔仁尼琴那样的清醒者。不然再伟大的政治家也会被一群逢迎拍马的小丑毁掉。

★中国社会向来就是私义天下,哪里有什么公平正义。皇帝用的是皇亲国戚,靠血缘、靠姻亲,靠哥们维持天下;大臣之间是结党营私以取荣华;江湖上是大哥小弟靠所谓的义气一起打家劫舍喝酒吃肉;乡村是同姓抱团维护一家利益。社会就是一个又一个土围子构成的,土围子里面有自己的规则,相比外面的寒冷里面温暖多了。其实中国人永远想不明白一个道理,就算土围子再大,与外面的那个世界比也是极小的,互相在土围子里面提防,其实受害的还是自己。

★尊重别人就是尊重自己,不以自己的道德观来攻击别人的道德观这是底线,如果突破了这个底线,你想想文革就行。

★没有皇上哪里来的奸臣,没有皇上的作恶,哪有狗官的为非作歹。可怜老百姓,永远用跪着的忠诚,来为自己的苦难找辙,做梦都不敢做恶自上来的噩梦。

★赞歌是跪着的奴隶对自我心灵的施虐。质疑是站着的人对自己权力的伸张。质疑是高贵人类独有的品质。而放弃质疑品质的人,无非是为利益屈膝或者为权力自我阉割。

★在2000年半封建半奴隶制的中华神州,奴隶始终是百姓基因里面最彰显的片段和遗传因子。雄性的荷尔蒙一直稀少到不用阉割就可以当太监,愚昧和保守在一个一个的噩梦里,变成砍头的刀。自新无能,它学无力,文化的灭亡也就成了必然。

★大河有水小河满。这句话按照唯物主义的观点来看都是不通的,所谓海纳百川,有容乃大。小溪汇流,江河湖海。

★给弱势者以希望,对他们伸以援手,这是正常社会的应有之义。

★没有人可以告诉你,你必须闭嘴不要说话,你必须放弃你坚持的按我说的做,否则你会得到经验和教训,而后你会清醒的知道自己该怎么做。免于恐惧的勇气,也是人类进化的标志。让经验回归生活,并因此激发创新的勇气。把恐惧关进“动物园”,让人们观赏把“恶”控制住的美,这是人类免于恐惧的自由,免于恐惧的勇气之源。这关乎人类文明发展,这更关乎人性回归的大善。

★水色漫漫,浓情如笔,雨肆意涂抹着这座城市的街道阡陌。听雨落的声音,仿佛缠绵浪漫的诉说,悠长而又忽远忽近的清幽。偶尔击打乐一般,叮咚叮咚地一路远去。人生几回经风雨,无奈独语寄水流。哦,这是久违的雨。它淘涤了浮躁的心灵,送一份清新伴我入梦。

首发散文网://www.sanwen.net/subject/3632074/

佳句撷英的评论 (共 12 条)

  • 雨袂独舞
  • 诗心云卿
  • 荷塘月色
  • 晓晓
  • 那转身后的落寞
  • 春暖花开
  • 吃着葡萄唱着歌
  • 心静如水
  • 聿铭
  • 龙行天下
  • 飘

    人生之路大概没有高速公路,如我辈平民百姓,唯靠坚韧之道,坚挺之志,奔跑之心,经营自己的人生。无论是泥泞还是风雨,前行是超越自我的唯一途径。纵然是海上的一叶扁舟,樯橹合力也要跨越风浪汹涌的大海。

    赞(0)回复
  • 孑然漠北

    孑然漠北回复@飘:谢谢

    赞(0)回复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