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张方宇《单独中的洞见》唯美语录

2014-02-22 10:51 作者:觉知  | 13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人生就像一个上山和下山的过程,能够在山顶上逗留和眺望的时间非常短暂。

渴望别人的承认正好反映出我们自己内在的黑暗。如果你真的是太阳,你就不至于会堕落到需要一块陨石来证明你的光。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地平线,一个人无法看到超出他自身高度以外的东西。

人们常常在山脚下谈论山顶的高度。

单独的浪漫,浩瀚而深邃,那是一个人与整个存在之间的浪漫。

在关系的温暖中,一个人将会迷失。孤独是凄冷的,但正是在这个凄冷中,一个人的灵魂将会结晶,从而找到他自己。(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洞察力和敏感度来自于内在的清晰,而麻木迟钝则是内在混乱的产物。

向外,一个人能够知道存在的广度,向内,一个人能够知道存在的深度。

来到高处并不能让我们获得什么,因为越是高处就越是什么都没有,但它却能让我们更好地看清楚低处都有些什么。

一只被关在笼子里的小,它一定会经常想念天空的自由。两只一起被关进笼子里的小鸟,不久它们就忘掉了天空。

智慧总是目不转睛的注视着整体,欲望的眼睛却不停地在局部上扫描。

一个把自己摊平在水平面上的人,他将失去垂直面上的高度。

真理从来不曾像城门一样,能够让蜂拥而至的人群攻陷。真理是浩瀚的,但通往真理的却是一条窄路。

看到纯净清澈的溪水我们会心生愉悦,而一条污秽的臭水沟却让我们感到厌烦。同样地,心灵的喜乐来源于内在的清晰和纯净,而苦恼来自于内在的混乱和污浊。

我们人生的前半部分就像一个缓慢地向山上攀登的过程,迎着太阳,迎着希望。在人生的后半部分,我们开始从山上向下滑落,我们已经来到山的背面,太阳不再照耀我们,而且天色渐暗。

空间上的距离创造出幻象,彩虹在天空中出现是因为我们与它在空间上的距离。如果你想上前抓住它,它就消失不见了,但正是在它消失的地方,你又看到了远处新的彩虹。

时间上的距离也同样创造出幻象,希望永远都是在未来,你必须隔着一段时间的距离才能够看到它,它就像彩虹一样只能在远处被看到,但你无法真正捕捉到它。

我们觉得时间在流逝,其实是我们自己的生命在流逝,时间本身从来都没有动过,它一直在看着我们流逝。这就好像我们坐船的时候看到两岸在后退,但那是一种错觉。

只有那些轻蔑表面逸乐的人,才能达到内在深层次的喜悦。

正如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独特的指纹,在这个世界上,每个人也必定有一条属于自己的独特的路,一条只有你能够走而别人无法走通的路。你的命运就是要去走完这条路,所以不需要左顾右盼,看看后面是否有人跟随,只有当你的前后左右都再也没有任何人,你才真正地走对了路。

真正的平庸并不是在社会上无所成就的那种平庸,而是精神和灵性上的空泛,一种内在的荒芜。

骄傲通常与一个人内在的精神品质有关,而虚荣往往伴随着一个人外在的物质占有而产生。骄傲是拥有一种内在的高度,但这种隐性的高度不会为别人所见。而虚荣是试图通过外在的堆积和展示建立起一种高度,为的是让每个人都看到它。

只有一个拥有自己独特高度的人才能够坦然地面对自己的缺陷。他不会去隐藏这些缺陷,他或许还会有意地暴露它们,因为这些缺陷并没有降低他的高度,甚至那些缺陷也是他整体高度的一部分。

越是不善的人,就越是渴望得到别人的。越是善良的人就越不需要别人的爱,对于太过善良的人来说,别人的爱常常反而只是给他添乱罢了。善良本身就是对善者最好和最纯的滋养。

一个人之所以在乎别人怎么评价他,一个人之所以顾虑被别人看高或看低,那是因为他内在的高度还远远不够。如果一个人已经达到了云层之上的高度,那么他就超越了所有的看高或看低,事实上几乎所有的人都已经看不到他。

对于这样一个人,人们也只能对他进行一些胡乱的猜测而已,而他自己却会怀着轻松的心情去享受这个猜谜的游戏。

婚姻是一块世俗的土壤,那些超凡绝伦的事物是比较难以在其中扎根生长的,正如天鹅难以在沼泽地里栖身。

如果一个人对爱情哪怕还有一丝的向往,那么他的灵魂还没有真正的成熟。一个成熟的灵魂已经将自己根植于整个存在的土壤中,他会甘愿将自己栽种在一个花盆里面吗?

真正的家应该是一个人可以完全放松和安逸在其中的一个空间。从这个意义上说几乎没有人有自己真正的家,而且由于我们执着于目前这样一个虚幻的家,我们永远不会再去寻找自己真正的家。

时代的浪潮把一些人推上了风口浪尖,也把另一些人卷入水下。但是另有少数清醒的人,他们借着涌起的浪潮迅速跳上了河岸。

常常有这样的现象,一个很早就创造出非凡作品的人,当他出名后反而变得平庸无奇,就好像他所有的才气和灵感都蒸发掉了。也常常有这样的现象,一处不为人知的奇异风光被少数人发现后,逐渐变成了一个著名的风景区,从此,这里原来那种引人入胜的优美就消失了。

美丽的风景只能够在远处静静地欣赏,但如果你走进去,原来那种整体的美将会消失,你看到的只是一些碎片。这个世界大部分的事物都与此类似。

时尚总是与平庸、物欲和虚荣这三个要素密切相关,简言之,时尚就是平庸的物欲所表现出来的一种虚荣心。

流行时尚代表了那个时期公众的平均趣味,它不可能很高。它只是在公众一时的炒作和抬举下获得了一种暂时的高度,一旦人们厌倦了它,它马上就从那个高度上跌落。从根本上说,流行时尚从来就不具有像艺术那样的一种内在高度,否则,它就能够自己上升到天空中的某个高度,悬浮在那里,并且永远供后人仰望了。

最了不起的外出,并不是去北极那样遥远的地方,而是走出自我。

欲望永远跑在你的前面,你永远都不可能追上它。如果你在后面快追,它就在前面快跑,如果你慢下来,它也慢下来,但它总是超前你一个身位,你会觉得它是触手可及的,但实际上它是遥不可及的,因为它就是你的影子。

生命的主干道直通死亡。我们一路上建造出宫殿、舞台、假山和盆景,有了这些屏障,我们就可以在这条主干道上拐弯抹角地向前挪动,就像接近敌人的阵地那样。

爱绝对需要以一个人纯真至善的品性为基矗善是常态和静态,爱是动态和显现,爱其实就是善良和善意的表达。如果把善比作海洋,那么爱就是海面涌起的波浪。

爱是温暖,智慧是清爽。如果爱和智慧结合,那是最完美的

如果女人能够成为爱的化身,而男人能够成为智慧的化身,那么他们之间的汇合就是一种最高品质的结合。

真正摄人魂魄的美是空旷和孤寂之美,那种美才具有一种永恒的品质。

在孤独中,人的心灵才会变得清澈起来。孤独的时候也是离真理最近的时候。一个不曾好好地孤独过的人,不会变得深刻。

单独对于自我是一种窒息和死亡的感觉,但对于灵魂,单独是复苏,是重生。对于自我,进入单独就如同走进了一块荒漠,但对于灵魂,进入单独就等于跳进了神的海洋。

一个有着清晰视力的人将会看到属于自己的路,他会更愿意保持他的单独,享有自己独立的空间。

低处是那么的拥挤,虽然有一种暖烘烘的甜蜜。高处是那么的空旷,让人神清气爽,虽然时而会感到一丝凉意。不过,最极致的风景从来都在高处。

单独是一个人自由、尊严和神性的全部领地。如果一个人能够领悟单独的美,他也会明白距离的美。

社交是走向世俗的路,孤独是通往神的路。你不需要去教堂,也不需要去寺庙,哪些地方几乎快要变成了俗世的一部分,神并不在那里。只要进入内在的单独就足够了,那里才是你唯一的神殿。

真理有一种内在的力量,它的力量是柔软的,万物都被它所滋润。

虚伪有一种外在的力量,它的力量是暴虐的,万物都被它所戕害。

每个天才都以他创造出来的伟大作品拷问自己的时代,但得到的回应通常都是长期的沉默。

智慧就像一条河流,活生生的,流动着的,而知识就像一个干枯的河床,河水把河道冲刷成某种形状,留下了自己的痕迹。但是当我们能够看到整个河床的全貌时,那个河流早已经不在那里了。

世俗之路从来都是熙熙攘攘、热闹非凡的,一个人永远不用担心没有同行者。而通向真理的路注定是一条孤独的路,这里荒芜人烟,寒风凛冽,追求温暖热闹的世俗之人视之为畏途,很少有人能够凑足勇气去走这条路。

那些美和真理性的事物,它们在这个世界所遭遇的命运常常就如同一块宝石掉进沼泽当中,没有震荡,没有涟漪,甚至没有声音。

直接去阐述一个真理是单调枯燥的,因为你无论运用了多少文字,它们都是同一个平面上的东西。但是如果运用比喻和寓言的方式,那么另一个层面的东西就进入了,一种立体感产生了,整个事情开始变得比较生动。

智慧就像是一束永恒的光,如果有什么东西来到它面前,它就照亮那个东西。当没有什么东西进入它的范围,它的光还是在那里照耀着,那个照耀本身就是永恒的喜乐。

音乐的流动就像河流的流动一样,蕴含着生命力、美感和喜悦。音乐是大自然的灵感,是浓缩凝练的自然。

真正的创造力来自于一个人内在的宁静和空寂,当所有的欲望、情绪和动机都消失,某种神圣的东西就进驻到他里面。这种创造力不指向任何目的,它只是对内在宁静和喜悦的一个庆祝和表达,它只是那个喜悦的能量的一种自娱自乐的方式。没有动机的创造力产生出最纯粹的艺术。

空寂并不是死寂,这个空蕴含着创造性的能量,它灵动而充满喜乐,它是一种极富潜力的状态。它可以表达为慈悲和爱,也可以用音乐和艺术的方式表达出来。

精神和灵性的世界就如同浩瀚广阔的天空,足够让我们每个人去自由驰骋,在这里,你完全不用担心碰撞和拥堵,那些是物质世界里才会发生的。在精神和灵性的世界中,不会形成竞争,也不会有拥挤,更不会产生群众。

宗教就像河流一样,它们的源头非常纯净。每一种宗教随后的发展和变化就犹如一条河流不断地流经人类居住的地域,渐渐地被污染,并且加进来很多完全不相干的杂物。

在自然界中,花朵是最美的。在人类当中,一个觉醒的灵魂是最美的,觉醒是灵性的开花。

如果没有灵性上的成长,那么不管你在其他方面有多么成功,你的生命之路也只会越来越窄,并且越来越暗。但如果有了灵性的生活,那么另一个世界就打开了,那是你以前从来不知道的世界,一个与现实世界完全相异的世界,你会被那个世界的光所照亮,渐渐地,你自己也变成了那个光。

正是因为我们一直在寻找什么,我们才丢失了自己。当我们停止所有的寻找,我们自己就被找到了。当我们找到了自己,我们就找到了一切。

竞争或许有它自己的乐趣,但是唯有从所有的竞争当中抽身而出才会有真正的喜乐。静静的坐在路边,看着竞争的大部队从你身边呼啸而去,就像注视着一条河流从你身边流过,那也是一道不错的风景。

适度的骄傲是天才的特权。在众多的矮房子面前,一栋高耸的大厦只要略微点头示意就可以了,如果要求它弯下腰来鞠躬,那就太过分了。

正如火山、洪水和泥石流会侵蚀地形地貌,同样地,像愤怒、憎恨、贪欲和嫉妒等等这些强烈而狂暴的情绪也会在一个人的脸上逐渐刻下经久不退的印痕。

在单独当中,一个人可以垂直地向上成长,就像一根竹子那样笔直地向上生长,伸向天空和太阳。在关系中,人们就像缠绕在一起的藤类,很难长高。

如果要完全看清一个层面的东西,隔开一定的距离也许还不够,甚至必须要错开到另一个层面上。然后,这两个层面就犹如两块不同的镜片,可以起到放大和显微的作用,于是一切都尽览无遗。

首发散文网://www.sanwen.net/subject/3623025/

张方宇《单独中的洞见》唯美语录的评论 (共 13 条)

  • 荷塘月色
  • 婉约
  • 残留的回忆
  • 雨袂独舞
  • 剑客
  • 春暖花开
  • 晓晓
  • 心静如水
  • 清瘦人

    清瘦人社交是走向世俗的路,孤独是通往神的路。你不需要去教堂,也不需要去寺庙,哪些地方几乎快要变成了俗世的一部分,神并不在那里。只要进入内在的单独就足够了,那里才是你唯一的神殿。 真理有一种内在的力量,它的力量是柔软的,万物都被它所滋润。 虚伪有一种外在的力量,它的力量是暴虐的,万物都被它所戕害。 每个天才都以他创造出来的伟大作品拷问自己的时代,但得到的回应通常都是长期的沉默。 智慧就像一条河流,活生生的,流动着的,而知识就像一个干枯的河床,河水把河道冲刷成某种形状,留下了自己的痕迹。但是当我们能够看到整个河床的全貌时,那个河流早已经不在那里了。 世俗之路从来都是熙熙攘攘、热闹非凡的,一个人永远不用担心没有同行者。而通向真理的路注定是一条孤独的路,这里荒芜人烟,寒风凛冽,追求温暖热闹的世俗之人视之为畏途,很少有人能够凑足勇气去走这条路。 那些美和真理性的事物,它们在这个世界所遭遇的命运常常就如同一块宝石掉进沼泽当中,没有震荡,没有涟漪,甚至没有声音。 ……品读!祺福!

    赞(1)回复
  • 未来的远方

    未来的远方智慧就像是一束永恒的光,如果有什么东西来到它面前,它就照亮那个东西。当没有什么东西进入它的范围,它的光还是在那里照耀着,那个照耀本身就是永恒的喜乐。 看到纯净清澈的溪水我们会心生愉悦,而一条污秽的臭水沟却让我们感到厌烦。同样地,心灵的喜乐来源于内在的清晰和纯净,而苦恼来自于内在的混乱和污浊。 在自然界中,花朵是最美的。在人类当中,一个觉醒的灵魂是最美的,觉醒是灵性的开花。 如果要完全看清一个层面的东西,隔开一定的距离也许还不够,甚至必须要错开到另一个层面上。然后,这两个层面就犹如两块不同的镜片,可以起到放大和显微的作用,于是一切都尽览无遗。

    赞(0)回复
  • 未来的远方

    未来的远方智慧就像是一束永恒的光,如果有什么东西来到它面前,它就照亮那个东西。当没有什么东西进入它的范围,它的光还是在那里照耀着,那个照耀本身就是永恒的喜乐。 看到纯净清澈的溪水我们会心生愉悦,而一条污秽的臭水沟却让我们感到厌烦。同样地,心灵的喜乐来源于内在的清晰和纯净,而苦恼来自于内在的混乱和污浊。 在自然界中,花朵是最美的。在人类当中,一个觉醒的灵魂是最美的,觉醒是灵性的开花。 如果要完全看清一个层面的东西,隔开一定的距离也许还不够,甚至必须要错开到另一个层面上。然后,这两个层面就犹如两块不同的镜片,可以起到放大和显微的作用,于是一切都尽览无遗。…… 明净 透彻!

    赞(1)回复
  • 觉知

    觉知回复@未来的远方:知音哪!这些确实是明净、透彻的句子。

    赞(0)回复
  • 心藏聚魂棺

    心藏聚魂棺深刻!

    赞(0)回复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