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拥抱乡恋

2012-02-25 21:07 作者:潮湿的梦  | 5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拥抱乡恋

作者施泽会

时间一晃就到了天的三月,三月的春光洒满了祖国大地,阳光明媚,天空湛蓝,阳光站在故乡的枝头上,孕育出一树的新绿。麦苗返青,菜花翻卷,杂草疯长,欢歌笑语荡漾在金色的花海里。

千百年来,故乡就是这样忙碌着。过去,故乡不因为贫穷就能阻止茅草、剪刀草、灯笼花、鹅儿肠草、兔儿胡草、铁丝草、蓑衣草、狗尾巴草、芦苇等等野花杂草的疯长。那些细小的生命在春的滋润下,悄悄地开始发芽拔节。我贴近地面,能够听到它们生长的声音。它们在地下吮吸着土地的营养,毫不遮掩地,欢快地长高。这个时候,我就看到了故乡满坡的绿,满地的绿,满田野的绿,满眼的绿,全世界的绿。

我家门前的树木开始抽出了新芽,竹子开始发出了鹅黄鹅黄的竹芯,春雨从天空慢慢飘洒下来,竹叶上的雨水就顺着竹杆慢慢滴落,新生的竹笋就开始享受母亲一样的乳汁。当初来临的时候,幼竹笋就开始往上顶,一个小小的塔尖一样的东西就出来了。带着泥土的芳香,享受着阳光雨露。母亲这时候,拿着一把弯刀,走向自己家的竹林,看着幼笋较多的竹林,开始砍幼竹笋,把砍来的幼竹笋用来做延续孩子们生命的食物。母亲用粗糙的手,抚摸着幼竹笋,她舍不得砍幼竹笋,因为砍了幼竹笋,来年的成竹就要少很多,到时候拿什么去给孩子们上学读书,拿什么去给孩子买衣服?还是靠多卖点成竹好过日子。母亲在犹豫的思想斗争中,还是忍着心里的剧痛狠心砍下3条幼笋给孩子们充饥。

等到故乡树木的叶子大片大片的墨绿的时候,故乡的胡豆花开了,豌豆花开了,油菜花开得黄橙橙的,仿佛金色的海洋。桃树在一之间开满了枝头,春风一吹,满地都是漂亮的桃花,走在桃树林里,感到自己在世外桃源里漫游,是那样的甜蜜,是那样的舒心,是那样的欢快。那时还是集体生产,我就不知道,为什么村里那么多劳动力,居然每一年我们还是挨冻受饿。(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父亲告诉我,生产队的劳动力是多,大家的思想不统一,偷奸耍滑的人多,不干事情照样拿工分,只要人头在,工分就多,分的口粮就多,所以补钱户的孩子只有挨饿,比如我们的家庭就是这样。全家6口人,只有父母两个人的劳动力,怎么不挨饿?我长大后才知道这些不公正不公平的待遇。

为了减轻家里的家务事,我就承担起割牛草,找猪草的事情。每天放学回家,我就背着一背牛草或者猪草放在父母面前,常常受到他们的夸奖。

我听父亲说,故乡刚刚成立伙食团的时候,把那些地主富农的粮食集中在一起,过了一年多的好日子,过后日子就不好过了。因为集中起来的粮食越吃越少,人口也不断增长,地里生产不出来粮食。伙食团的人为了掩盖耳目,把蒸好的饭,洒上水,又放在蒸笼里再蒸第二次,这样饭就显得越来越多了。实际上吃下肚里就顶不住,要不了多久肚子就开始闹革命了。这样吃着,村民就吃出了水肿,脸色像黄泥巴一样,过不了几天,村里的人们就走不起路了。农村的集体伙食团没有开多久就垮台了,还饿死了好几个老人中年人和小孩。

在我的童年里,溪边的流水成了我常常去地方。夏天在溪水里搬螃蟹,在水田里捉泥鳅。在树林竹林里掏窝,夺蜂包,有时候被蜂子刺得鼻青脸肿的。回到家里,遭到父亲的一阵臭骂。同时还和小伙伴们一起网蜻蜓捉知了,用弹弓打小鸟,感觉小伙伴们是一群野孩子,无忧无虑的。长大了自己觉得小时候很可笑,很无知,很幼稚。

贫瘠的土地悲伤地让我到处流浪。一九八三年十一月,我当兵去了云南,后来参加了一九八四年四月二十八日的震惊全国及世界的老山战斗,经受了血与火的洗礼,经受了炮火和与恨的熏陶。人生就仿佛有了很多光焰,仿佛有了很多闪光点。其实没有经历过战争的人永远不知道战争是什么滋味。退伍回家,我还是我,一切的机会都与我无缘,因为社会是一个大染缸,我没有政治背景,染不出具有鲜红颜色的布料。我回到了故乡,我不得不为了生存为了养家糊口又要远离故乡。

来到别人的城市,什么都是陌生的。这个时候才知道,金窝银锅不如自己的家窝。大家的眼睛都在漠视对方,打工的日子是那样的辛酸,是那样的无奈,是那样的无助。困苦的心语对谁倾诉?只有自己的父母,自己的故乡成了唯一的倾诉对象。母亲说,你一个人在外面,自己要注意身体,该吃的自己买点吃,不要把自己的身体拖垮了,身体才是本钱,我知道你是一个很负责的男人,不要老是把钱往家里寄,老婆孩子是该关心,自己也应该关心自己知道吗?电话那头的母亲是那么关心自己的孩子,是那么放心不下自己的孩子。只有母爱才是世界上最温暖的最伟大的爱。我听了母亲说的话,我的眼睛已经湿润了。我没有尽到自己当儿子的责任,母亲倒关心起自己来,这是自己的人生中一大失败呀!

父亲很少说话,但是父亲知道打工的艰辛,只希望我在外面平安,平安就是最大的幸福。我常常在脑海里浮现父亲的身影,他在春天里去耕耘自己的田野。他在春雨里背着蓑衣戴着斗笠,驾着老黄牛,在水田里弓着背躬耕,脸上溅满泥浆,他吆喝着抽打着老黄牛一铧一铧的翻卷泥土,直到把一块水田或者一块土地翻耕完毕,自己才休息一下。到了秋天,父亲身上缀满了月光,挑着一担谷粒,倒在晒坝里,仿佛他的脸就是一堆谷粒,是那么慈祥,是那么丰盈,充满沧桑和彰显成就。

千山万水也割舍不了我对故乡的依恋。故乡是自己的根,不管走到哪里,不管自己流浪到哪里,心里总是装着故乡,装着父母,装着妻子孩子,装着故乡那条日夜流淌的小河。因为我是从春夏秋奔流不息的小河上离开故乡的。我看到春天的景象,自己仿佛又回到了自己阔别多年的故乡。

改革开放给故乡带来了发展的春天。故乡潼南从2008年春天起成功举办了四届菜花节。今年春天是第五届菜花节。通过菜花节的成功举办,大力宣传了故乡潼南,提升故乡潼南的知名度,前四届的综合旅游收入已达16亿元,通过“七彩花海,流金大地”的经济畅想曲,给故乡带来了很多发展机遇,招商引资,明星效应,打造美丽潼南,魅力水岸,伟人故里,千年金佛。人在岸上走,船在花中游。游客对陈抟老祖雕像的虔诚膜拜,传承了道教经典文化。用油菜花和小麦精心制作的118米太极图案象征着人类文明,象征着故乡的兴旺发达。

故乡的三月是油菜花的海洋,没有谁能够描绘出故乡的美丽。我身在异乡,心在故乡。拥抱乡恋,拥着着故乡的辉煌。

首发散文网://www.sanwen.net/subject/351600/

拥抱乡恋的评论 (共 5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