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用什么祭奠逝去的爱

2012-02-24 20:12 作者:潮湿的梦  | 5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用什么祭奠逝去的

作者施泽会

每当我想起1984年节联欢晚会著名男高音歌唱家蒋大为演唱的《战士与梅花》这首歌的时候,我的心久久不能平静,我不由自主就想起了我们在老山战斗中一起战斗过的战友,他们有的带着遗憾带着痛苦离开了我们,我们幸存下来的战友不知道用什么来祭奠逝去的爱?

从1979年2月17日开始的对越自卫反击战,到1989年10月结束,自卫反击越战经历了10年之久。在这10年时间里,我们的战友用血肉之躯,筑起了一道南疆钢铁长城。战友把爱献给了祖国,把生命献给了祖国,把青春献给了人民,他们18岁的永远丢失在血染的焦土上。他们的亲人得到的回报的是什么呢?有谁能告诉我们?

想起我们战斗过的地方,没有谁不流下几行热泪。那时候都是血气方刚的好男儿,我们逢山过山,缝河过河,风里来里去,天黑出发,伸手不见五指。这是命令,军令如山倒,有谁敢违抗?在战场上,班长指向哪里就打向哪里,枪林弹雨,雷区,用自己的身躯匍匐成一条通往胜利的血路,用自己的勇敢和智慧战胜敌人的强大的旱季攻势。老山,者阴山,八里河东山,法卡山,凉山……每一个战役都有战士们倒下的身影,都有战士们喷洒的热血。

谁说的战士们不懂得爱,谁说的战士们不懂得情?他们把爱,他们把情埋藏在自己的心里,把自己的责任扛在肩头上,在自己倒下的那一刻,用充满激情的目光,看看班长,看看战友,看看自己荷包里心中那个她的照片,用流淌着鲜血的嘴亲吻她的照片,然后慢慢倒在了血泊中。战火中的爱情纯洁,最能代表战士的心声。(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1984年4月28日早上5点钟,我们在老山脚下待命,兄弟部队不久就攻下了老山,六六二点六等高地,我们沿着一条白色的绳子走,下午两点钟,我们在炮火的掩护下,要攻打一四六高地北侧突出部,八连攻打一四六高地。我们连是往下打,八连是往上打,八连的进攻受阻,敌人居高临下,敌人就趁机打我们的屁股后面,我们连的战士相继牺牲和受伤,其中就有六班的副班长牺牲了,新战士新志也牺牲了。副连长看着这样的情景,心里像插了一把钢刀,他马上调整战斗队形,让战士们充分利用地形地物,以最快的速度攻占一四六高地北侧突出部,全部拿下此高地。我是班里的卫生战士,哪个战友受伤了,我就给他包扎,把他们放在路边,因天上下着雨,只有用雨衣盖着他们的身体。我又向前推进。当我们把高地攻打下来,打扫战场时,这时候才发现,那些受伤的战友由于流血过多,由于救护的医疗队被敌人的炮火压制迟迟未到,最后还是离开了我们。一条小路上摆着战友们的遗体,有的在牺牲的时候眼睛都没有闭拢,真的是死不瞑目呀!

打下高地这个晚,我们都不敢有丝毫的松懈,敌人在夜空里时不时打来几发炮弹,又打来一连串的夜光穿甲弹,火光划破漆黑的夜晚。原始般的森林里传来鬼哭狼嚎的声音,静静的夜晚把我们的心拽得越来越紧。我们只好把勇敢系在枪尖上,注视阵地前沿的一切动静。我们睁着眼睛一直到天亮。我们经历了5天5夜没有吃饭的饥饿,我们经历了5天5夜没有喝水的干渴,那些茅草上的露珠,芭蕉叶上的露珠,那些山上的野果,是我们延续生命的最爱。大家都把最后一滴水留给伤员,留给战友。在猫儿洞里,我们感情贴感情,体温贴体温,裆烂了,蚊虫的叮咬,蚂蝗的叮咬,大炮的袭击,大雾的笼罩,都没有吓倒战士们,战士们心中只有一个信念,坚决完成党中央,中央军委交给我们的战斗任务,誓死保卫祖国的领土完整。

1984年5月15日,我们转战八里河东山战斗。团里主攻连的战士们与敌人展开了殊死的搏斗。这时,我们作为前送后运的连队,我们抬着一个受伤的战友,他只剩下一个正身子了,双腿双手都被地雷炸掉了,他躺在担架上,对我们说,给我一枪吧,我这个样拖累了大家。我说,战友,你不要那么想,你的身体残废了,你的思想是健康的,我们一定要把你抬到野战医院。后来,大夫们及时抢救,他的生命保住了,双手双脚没有了,今后的生活怎么办?他的眼睛流满了泪水。

许多媒体和网站都知道我们的对越自卫反击战是离我们现在的时间最近的一场战争。这场战争是我们改革开放开始打响的一场战争,实际上是我们现代化建设的一个潜在的声音,没有这场战争,也许我们的改革开放不会这么顺利进行。因为当时的国际社会风云变幻,许多国家对中国的改革持怀疑态度,自卫还击打出了军威,打出了国威,在国际上的影响很大,很深远。但是我们经历了生死的考验,现在那些长眠在烈士陵园的战友,已经离开我们有几十年的时间了,他们没有希望看到现在国家的巨大变化。他们难道不遗憾吗?他们的亲人难道不痛心吗?我们只能寄托一份哀思,给他们心灵上的慰藉,让他们的灵魂永远在天空中升华。

我永远忘不了那个夜晚。那个只有正身子的战友离开部队的那个夜晚。全团官兵在大礼堂里座无虚席,团里为他们举办了一场欢送晚会,一个个战友登台演出。《骏马奔驰保边疆》、《战友之歌》、《十五的月亮》、《血染的风采》、《战士与梅花》等等军歌,这些军歌是从战士们的心里唱出来的,虽然没有专业歌手那么好的歌喉,但是,这是战士们的原声带,是生命的元素,是战友之情的情感升华。

战友们推着轮椅,他坐在轮椅上,歌唱《战士与梅花》的歌,团里的官兵流泪了,是激动吗?不是,是战友之情,是兄弟的情谊,是生死的爱恋。这歌声越飘越远,飘到了九万里高空。

每当我想起那个夜晚,我就会想起战友演唱的那首歌,《战士与梅花》。

【披霜

迎飞沙

战士挺立在哨卡

胸中自有春光

想起家乡的腊梅花

家乡的腊梅花

妈妈花前做年饭

香味漫出竹篱笆

爸花前贴对联

巧栽春光门上挂

战士爱花更护花

腊梅吐艳香万家

住帐篷

盖云霞

山影做伴走天涯

自有腊梅心中开

战士持抢保卫她

战士要保卫她

弟弟花前放鞭炮

火星化雨凌空洒

妹妹花前扭秧歌

彩灯辉映尼龙纱

红梅红星遥相映

妆点江山美如画

妆点江山美如画】

我在写这篇短文的时候,我不知道用什么来祭奠逝去的爱?我们现在金钱至上物欲横流的社会,我们的民众,我们的国人,我们的官们,你们在花前月下漫步的时候,有谁知道这条路是我们的战士用生命和鲜血铺就的路,你们居住的高楼大厦,是我们的战士用身躯垒砌的高楼?是曾经无数的战友匍匐过的树立的丰碑?

我不知道用什么来祭奠逝去的爱?

首发散文网://www.sanwen.net/subject/351064/

用什么祭奠逝去的爱的评论 (共 5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